武汉市法轮功学员2016年受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明慧网资料显示,二零一六年,在武汉市政法委610公、检、法、司、及各级610操控下,导致武汉市至少有法轮功学员雷银芝被迫害致死,万大久等二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或面临非法开庭,张霞等一百五十一人次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或超期关押,姜桂芹、李菊华二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范琴霞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一、法轮功学员雷银芝被迫害致死

原湖北省省妇联处级干部雷银芝,因修炼法轮功,曾六次被中共武汉市610(610办公室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人员绑架、关押,家人也受到株连,致使雷银芝在精神及肉体上遭受到巨大伤害,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在医院含冤离世。

雷银芝一九九八年初开始学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看淡名利,放下名·利·情,思想境界得到升华,心态变得祥和,身体也非常健康。

雷银芝
雷银芝

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中,曾多次遭到迫害,当时湖北省委副书记杨永良在省直干部大会上点名“批判”雷银芝和她的丈夫;“610”、公安部门也经常电话或上门骚扰,为监视出入,曾专门在雷银芝家楼下楼栋门口安装摄像头。雷银芝由原来的省妇联调研室主任(正处级干部)降为科级干部,并被强行要求提前退休。

雷银芝曾被非法问讯一次、刑事拘留一次、行政拘留一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迫害三次。家人也受株连,雷银芝丈夫原是一所大专院校的书记,因为雷银芝修炼大法受株连,被免去职务,当时五十一岁,直到退休,都没能再恢复职位。雷银芝的父亲在雷银芝第一次被绑架时,因承受不了精神压力,又急又怕,突发脑溢血去世。

二、非法判刑迫害

1、湖北省武汉法轮功学员夏美荣被诬判五年,王利君被诬判四年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武汉法轮功学员王利君、夏美荣被汉阳区法院非法庭审,法院不将结果告诉家属,家属打电话,他们也不说,最后不得已才告诉家属,夏美荣被诬判五年,王利君被诬判四年。两人不承认判决,提出上诉,最后被中院驳回并维持原判。

武汉市汉阳区法院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所谓“庭审”法轮功学员王利君和夏美容。法庭上,从法庭质证到法庭辩护,审判长梁宏多次打断律师的发言,只许律师讲辩护观点,不许律师阐述辩护意见,并且将公诉人的麦克风声音调得很大,律师的话筒音量调得很小,根本不想让下面的人听见律师的辩护。梁宏还规定只准律师讲事实,不许讲法律。

针对法官梁宏的一系列违法且荒唐的举动,辩护律师事后写下了“在审判长下令不许讲法律的法庭上,律师应该发表完毕的辩护意见”为标题的辩护词,在附后的庭审情况说明中,律师一一陈述了梁宏以上的违法事实之后写道:“梁宏还只准律师讲事实,不许讲法律。辩护人生平第一次出现在不许讲法律的法庭上,被不准依据法律规定为被告人辩护,值得记载。”

公诉人拼凑了漏洞百出的所谓证据,律师当场指出:“本案的事实依法不能认定。”可是,不能认定的虚假事实却得到审判长梁宏的肯定。

律师在辩护意见中说,即使王利君存在检察机关指控的行为,对照两高司法解释(其实两高并没有法律制定权,两高司法解释并非法律),王利君也不构成检察机关所指控的罪名。王利君被指控悬挂的条幅内容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全球公审江泽民”;另一部分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球公审江泽民”,说的是一个事实,即江泽民曾经被有的国家发过传票,海内外大概有二十几万人控告江泽民,从这一条幅中看不出宣扬了什么教;另一部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的是对自己信仰的肯定和对自己信仰内容的赞美,没有破坏任何法律法规的实施。反而是检察机关对王利君的指控,有断章取义、破坏法律正确实施之嫌。

律师还说,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信仰自由,王利君修炼法轮功属于信仰自由的范畴。国家法律从来就没有禁止过公民修炼法轮功,王利君没有违法,更不构成犯罪。辩护词最后谈到,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主导的运动,在宣布依法治国、建立案件责任制、错案终生追究的今天,应该做到实事求是地依照法制进行。

2、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邓庆才、朱玉兰夫妇和曹孝梅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和七月二十八日,武汉市黄陂区法院两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邓庆才、朱玉兰夫妇和曹孝梅。律师有理有据的精彩辩护,驳得公诉人、书记员哑口无言,甚至弃庭而逃,使得法官不得不宣布休庭。

七月十八日上午十点第一次庭审,面对公诉人提交的所谓“证据”,几位辩护律师就所谓“证据”的合法性、有效性和关联性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有力的质证,并指出这些所谓“证据”均为非法证据,不能作为定罪的依据,公诉人气急败坏,哑口无言。上午庭审过程中,律师就多次发现书记员的渎职行为,故意漏记律师发言内容,也当即向法官提出过抗议,但书记员不以为然,借口有庭审录像为由,而不做记录。下午律师查看庭审记录,却不足实际庭审过程的五分之一,立即向法官提出抗议。书记员做贼心虚,象泼妇一样耍赖,丢下一句“我不开了”,目无法纪的扬长而去。公诉人也借故逃走。

面对公诉人、书记员一次次违反法庭纪律,亵渎法律尊严的违法言行,法官没有制止,没有当庭宣布释放三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得到“领导”的所谓“指示”后,宣布择日再继续开庭。

七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半,第二次庭审,黄陂区法院重新换了一个书记员。律师按惯例要求解开三位当事人的手铐,而法官却要征求一名穿公安制服的夏队长的同意后,才让法警解除手铐。

律师严厉指出公安人员做笔录的时间、证言中提到的事件发生时间和三位当事人实际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明显对不上号,指证举报人涉嫌作伪证,构陷三位当事人。公诉人、法官却装聋作哑,不理会。

律师指出公诉人的所谓“证据”是否符合刑法指控的罪名,取决于资料的内容和这些资料传播的真相,法官听后粗暴打断律师的发言,阻止律师的合法辩护。那个夏队长借送茶水的机会,给公诉人传递纸条,律师立刻向法官抗议这种徇私舞弊的行为,公诉人却抵赖夏队长也是本案的公诉人。

律师面对公诉人、法官串通一气,无理的行为,仍据理力争,当庭指出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三位当事人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更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是公检法。

邓庆才、朱玉兰夫妇和曹孝梅三位法轮功学员也在庭上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八月二十二日,黄陂区法院理屈词穷,以致无法正常开庭审理的情况下,置法律和事实于不顾,暗箱操作,秘密对邓庆才、朱玉兰夫妇和曹孝梅三位法轮功学员分别冤判五年、四年和三年半。邓庆才、朱玉兰夫妇已上诉至武汉市中级法院,中院法官已与律师联系,律师要求中院公开庭审。

3、武汉市汉阳区匡小明被汉阳区法院冤判三年半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匡小明被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610琴断口派出所绑架二十个月后,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被武汉市汉阳区610法院,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现已非法移交到湖北省武汉市女子监狱(武汉宝丰路女子监狱)。

4、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万大久被非法判刑四年上诉后维持原判

法轮功学员万大久女士,在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将一张神韵光碟发到汉阳区610国保便衣戴诗学的手里,被汉阳区洲头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搜去几十张法轮功的真相光盘,被汉阳区610法院诬判四年。万大久已提出上诉,武汉市中级法院却颠倒黑白,罔顾事实,维持原判,万大久已委托他人代理继续申诉。

5、武汉市青山区七十三岁的熊国元女士被非法判刑三年

武汉市青山区七十三岁的熊国元女士二零一五年被绑架、非法抄家,二零一六年八月被武汉市青山区610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后送到武汉市青山区洗脑班非法关押八天回家后,身体虚弱、出现疼痛、浮肿状态。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武汉市青山区610法院警察将熊国元强行带走,目前熊女士下落不明。

6、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程幼金、张晨耀、潘红丽被冤判

武汉市新洲区“610”办主任汪俊烈上任后,在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非法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程幼金,并冤判程幼金四年半;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又非法开庭审判张晨耀,潘红丽夫妇俩,张晨耀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潘红丽被非法判刑二年。

7、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袁运兰被诬判四年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武汉市蔡甸区消泗乡九沟村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袁运兰讲真相时被构陷,消泗派出所伙同蔡甸区610国安把她绑架到武汉市东西湖第一看守所关押,并同时非法抄家,抄走一万元人民币。这是她家卖鱼池的钱,恶人却诬陷是法轮功的经费。二零一六年八月底,在家人不知详情、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蔡甸区610直接将袁运兰非法押送武汉市女子监狱诬判四年。

8、湖北孝感汉川市法轮功学员王胜等被武汉市610非法开庭

湖北孝感汉川市法轮功学员彭绿梅、王胜、王桂兰、李显奇于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四日被武汉市蔡甸区610公安分局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十多个月,武汉市蔡甸区610于二零一七年一月非法开庭。

9、武汉法轮功学员俞新娣被非法判刑二年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武汉法轮功学员俞新娣被武汉市武昌区徐家棚派出所警察和武汉市610人员强行绑架,十天后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转至武昌区臭名昭著的杨园洗脑班迫害,九月份又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前些时日,派出所通知其家人称俞新娣已被非法判刑二年。

10、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余艳林

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下午两点半,武汉市汉阳区610法院“公开”庭审,并阻止民众旁听。整个庭审过程中,审判长只许被告人、辩护人说明质证观点、辩护观点,不许被告人、辩护人发表质证和辩护的具体意见,限制被告人、辩护人的辩护权。

11、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沈淑玲非法判刑一年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沈淑玲进行非法庭审。十一月二十五日法院对沈淑玲非法判刑一年,沈淑玲已提出上诉。

12、武汉市东西湖法轮功学员汪锁仙被非法开庭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法院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上午九点对汪锁仙女士进行非法庭审,律师为汪锁仙进行了无罪辩护,汪锁仙也讲述了炼法轮功给身体带来了健康,非法庭审没有当庭宣判。六十五岁的汪锁仙修炼法轮功风湿痊愈,她曾多次被610劫入洗脑班迫害。

三、绑架

1、武汉市武昌区七名法轮功学员同一天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上午,武汉市610国保早有预谋,统一行动,非法闯入五家同时敲门进屋,翻箱倒柜,并绑架七位法轮功学员汤倩、李国华、张红园、喻新娣、马秋珍、罗金玲、秦永模。

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徐家棚派出所警察开着警车,由徐家棚街惠誉花园小区居委会带路,敲开了汤倩家的门,冲进五、六个警察,进门就说,有人举报然后就把电脑、打印机、所有大法书、师父法像,包括墙壁上所有的图片及所有大法的真相资料等全部被洗劫一空,把汤倩强行带走。

同日上午,武汉市公安局610其中有610国保处黄晓喆等人伙同徐家棚派出所强行闯入家住徐东地区四美堂的李国华家,并强行绑架李国华和张红园夫妇,同时非法抄家。同一时间,家住鄂州市华容区法轮功学员罗金玲和老伴秦永模也遭绑架,并非法抄家。罗金玲被绑架至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十五天后转到杨园洗脑班,遭到刑讯逼供,身体、精神被摧残得承受到了极限。罗金玲一直拒绝转化,又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目前罗金玲被迫害得身体损伤严重,被送到安康医院(武汉市后湖),由警察看守着,家里人送东西给罗金玲都不准见面。

同一时间,几个恶警闯进了马秋珍家,把马秋珍也强行带走。同时又敲开住在附近的喻新娣家的门,把喻新娣和她的妈带走,因她的妈不修炼释放回家。

武昌区徐家棚街惠誉花园法轮功学员汤倩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同时被绑架的马秋珍,李国华,也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据悉,李国华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也是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青菱看守所后又劫持到武汉市武昌臭名昭著的杨园洗脑班“转化”迫害他。而李国华除了跟他们讲真相外,就是闭口不说话,软硬不吃,邪恶企图劳改他,但检查身体,眼睛不合格,又送回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因他拒绝“转化”,恶人没办法,就又把他转到青菱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至今,马秋珍在杨园洗脑班被迫害的神智不清,有时哭,有时笑。

2、武汉市武昌区七位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日下午五点左右,湖北省鄂州市华容区610公安分局一伙便衣警察,约有十几人,闯到武汉市武昌区南湖花园城法轮功学员李先娥家。将李先娥及到她家串门的五位法轮功学员付国启、杨海珍、夏玉兰、陈焱明、习国秀非法抓捕,习国秀可能是出门后被在外蹲坑的便衣警察跟踪绑架。

对李先娥非法抄家,抄走一卡车的私人物品,连她丈夫的办公设备、珍藏的书籍和儿子的几台电脑甚至一些纸箱子都不放过。与此同时,法轮功学员黄立武在汉口也被鄂州市华容区610公安分局便衣绑架。

这七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劫持到湖北省鄂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已被非法批捕,由于付国启不配合鄂州市华容区610国保警察的非法提审,被610国保警察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板桥洗脑班,又被劫持到鄂州市看守所继续关押。杨海珍在看守所被迫害致病危,曾被送医院抢救,李先娥曾被迫害得精神恍惚。

3、武汉市青山区610绑架陈光远、冯震、阳行芳、刘吴斌、孙汝庆、浠水的小钟和他侄女、张姓法轮功学员、冯震、史映霞、王继军、杨姓法轮功学员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早晨六点多钟,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的一帮警察在武汉市610公安局的指挥下,非法闯进青山区东方红村的一处出租屋内,将在此租住打工的老陈和黄冈市浠水县法轮功学员钟常奎还有钟常奎未炼功的侄女钟小妹强行绑架,同时抄走了一卡车的物品。

上午九点钟到十点钟之间,警察又闯进分别住在青山区钢花街和武昌区东亭的王继军和史映霞家里,并将他们绑架带走。下午两点多钟,青山区公安分局警察多人又闯进青山区三十街坊刘吴斌的公司办公室,将刘吴斌和孙如庆以及刘吴斌未炼功的弟弟一起带走,随后刘吴斌的弟弟被放出。因在办公室里没有搜出有关法轮功的物品,找不到所谓的证据,就顺手拿走刘吴斌的同事的电脑,内有公司的商业文件。

此事被武汉市610公安局视为所谓的大案要案,早在今年年初,就在敏感地点加装摄像头,并有便衣对他们认定的重点人物跟踪盯梢,长达数月,在踩点摸底完成后由武汉市610公安局统一指挥,分片包干,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4、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周玉琴、刘翠莲、李玉珍、张海珍、代玉莹、小王、陈卫红、漆林、一位婆婆、李金香被绑架并超期关押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上午,武汉市六十三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周玉琴因讲真相,已被非法转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刑拘;二零一六年八月七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李玉珍、张海珍讲真相时被绑架,李玉珍已被转到武汉市吴家山二支沟女子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张海珍被转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遭绑架的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刘翠莲已被非法刑拘,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下午,两位青年女学员代玉莹、小王在武昌首义学院发真相资料被举报后遭610南湖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区二支沟第一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陈卫红,今年四十九岁,是两家私企的总经理,于十一月十七日,被武汉市610狮子山派出所从家里绑架,家中与公司的钥匙被非法换了锁芯,私家车被强行扣留,从家里非法拉走两车私人办公用品,法轮功学员陈卫红占有股份的一家公司账户及与家人有来往的账户被非法查封。陈卫红已经被非法关押二个多月,陈卫红曾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已被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正式拘留,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武汉东西湖区二支沟)据悉,构陷材料由武汉市洪山区国保支队一李姓警察负责。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李金香在发真相时被举报,被绑架,现已被非法转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她家人的行踪也被东西湖610恒春里社区人员监控。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青山区讲真相的漆林与另一位婆婆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近日获悉被直接转到武汉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5、武汉市法轮功学员赵凤兰、张杏桃、冯继武、周锡坤先后已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六年八月法轮功学员赵凤兰被武汉市610洪山派出所绑架,家属寻找到洪山派出所,该派出所却故意否认。家属去要人,派出所却执意不肯,一个当班警察并多次欺骗家属称:三到五个月就回家。四个月后,家属再去要人,还是上次那个警察却称:人已经送到法院。家属非常气愤,就请律师去看守所见赵凤兰。律师到看守所之后才得知赵凤兰已经被非法批捕,该派出所却一直知法犯法,根本不通知家属;而且赵凤兰在看守所身体受到严重的迫害,已经被送到公安局所属的安康医院关押,企图继续对她进行迫害,现迫害材料已非法送到洪山区法院。

武汉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张杏桃被非法关押在东西湖二子沟女子看守所,构陷程序已走到检察院。张杏桃目前身体很不好,伴有咳嗽,加之监室闷热潮湿,使得头晕、睡眠不好,一天只能睡着两小时左右,身体状况非常令人担忧。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邪党法院在610特务组织的操纵指挥下,对非法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利君、夏美荣非法开庭,开庭当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冯继武现被非法关在汉阳区陶家岭看守所,已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晚八点左右,武汉大学信息部保卫处人员带领610和警察共三男三女骗开周锡坤家门,强行非法抄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当晚,警察将七十多岁的周锡坤骗走,将周锡坤强行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近日获悉,洪山区检察院已将周锡坤老人非法批捕。

6、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周金梅失踪三个多月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周金梅,五十多岁,十月六日到武昌火车站讲真相,一直处于失联状态,到武昌火车站警务室及所在管辖地白沙洲派出所报案,又到拘留所、看守所、武汉市“610“办公室及综治办查询,都告知查无此人,家属已在武汉三家报刊上刊登《寻人启事》,也没有任何音讯,家人焦急万分。

7、被武汉市青山公安局蹲坑绑架的法轮功学员 下落不明

一法轮功学员因邮寄真相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武汉市青山公安局蹲坑绑架,该法轮功学员一直没报姓名,非法提审两次,也没报姓名,在被非法关押在武汉第一拘留所十五天后,又被青山公安局劫持,不知去向。

8、武汉市东西湖法轮功学员王玉被打毒针 已回家

武汉市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王玉在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五日外出后失踪,后得知当天她转到一个水果摊那,有人问她家在哪里。后又打电话给派出所,由武汉市东西湖区新沟镇燕岭派出所送往优抚医院,遭打毒针迫害后,造成神志不清。

9、原籍湖北法轮功学员吴小菊被绑架

广东省珠海法轮功学员吴小菊,女,五十岁左右,湖北人。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举报并遭绑架,仍被非法关押在珠海市第一看守所。

10、武汉法轮功学员赵爱玉被强行绑架并已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十时,广东顺德市610伦教派出所十多人到武汉法轮功学员赵爱玉她儿子家,将赵爱玉绑架。她儿子家、武汉家都被非法抄家。因贴真相,获悉已被非法批捕,现被非法关押在广东顺德市看守所。

11、另有一百零七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一月,五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武汉法轮功学员张霞、王爱琼、黄咏梅、张慧芬、杨丽华被绑架。

二月,三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或抄家,法轮功学员毛惠兰讲真相遭绑架,法轮功学员龚玉群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刘兴安被绑架。

三月,十二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武汉汉阳法轮功学员樊姓、赵姓、王姓、杜姓因讲真相被绑架,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周明利、杨丽华、李建群、硚口一女性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被绑架,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陈桂芳、毛惠兰、桂贤珍被绑架,洪山区范琴霞老人遭绑架抄家监外执行。

四月,七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武汉市新洲区张方翔、刘光彩被绑架,汉川市法轮功学员韦翠娥被劫持,法轮功学员方细姐、彭玉萍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冷海如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武昌法轮功学员张玉兰被绑架、抄家。

五月,七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武汉一位五、六十岁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孙泽荣因诉江被绑架,法轮功学员李万德、法轮功学员莫愁、罗建萍遭绑架非法抄家,法轮功学员王菁、施青被绑架到洗脑班。

六月,十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法轮功学员刘麦梅、南田菊和丈夫遭绑架,新洲区法轮功学员周莲红、梁祝安、冯婆婆被绑架,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周爱琳遭绑架到洗脑班、蔡常珍家中被抄、熊丽华、方玉珍因诉江被绑架。

七月,八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武汉法轮功学员田春芳、张某、高霞遭绑架,麻城法轮功学员李梦香、王书莲在新洲区被绑架,江汉区法轮功学员孙俊英、王丽因讲真相被绑架到洗脑班、皮菊筠老人遭强制采集手印。

八月,十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汉阳区法轮功学员张晨娥、陈文娟、张爱珍被绑架到洗脑班,武昌区一位五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周老师被绑架,新洲区法轮功学员杜幺荣遭绑架抄家,武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及余世颖、杨孝凤被绑架,武汉文惠莲被非法抄家。

九月,三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汉口区一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汉阳区武婆婆被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在洪山区街道口附近被绑架。

十月,十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或抄家,硚口区法轮功学员赵莲珍遭绑架、抄家,武汉市法轮功学员胡凤莲和一未报姓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新洲区法轮功学员徐建英、罗淑珍被绑架,武汉法轮功学员刘福梅绑架到武昌杨园洗脑班关押,武昌区法轮功学员余芙蓉和夏姓两位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被绑架,黄陂区法轮功学员付胜强被绑架,武汉市许艳萍冤狱期满被610劫持已回家。

十一月,十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武汉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周明利,赵莲珍,李静(小名),刘知先被绑架,武汉经济开发区法轮功学员颜幼莲被绑架骚扰,武汉市中山公园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十二月、二十二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李达非法关押到洗脑班,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姚汉英等二人被绑架,武汉市粮道街法轮功学员叶久桂被绑架、抄家,硚口区法轮功学员刘佑清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武昌区法轮功学员陈德平、魏敬莲、徐姓、陈金安被绑架,洪山区罗冬林、范文化被绑架,武汉市胡小玲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及一王姓老年法轮功学员因讲真相被绑架,武昌法轮功学员任向东被绑架到洗脑班,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储兰英、姚姓、严姓及胡姓法轮功学员、韩万仙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罗美华被绑架强制采血、非法抄家,田姓法轮功学员八十多岁被非法搜查抄家。

四、洗脑班迫害

洗脑班,中共邪党对外谎称为“法教班”、“转化学习班”、“法制教育中心”和“法制教育所”等等,它表面上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其实质是中共邪恶“610”办公室私设的一个无法无天、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信仰的黑监狱。为完成所谓转化指标,武汉“610”一方面将不在其“转化”黑名单上的、或进京上访申诉、或在外散发传单、或通过各种方式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不经任何司法程序,绑架到洗脑班,逼迫其放弃修炼;另一方面,对经强制洗脑仍不妥协的,便非法送往拘留、劳教、判刑和精神病院加重迫害,又将虽经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但到期仍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再次劫持到洗脑班重新迫害,如此循环往复。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至今武汉地区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还有:湖北省司法厅所辖的“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即“板桥洗脑班”或“马湖洗脑班”)、武汉市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武昌区“杨园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和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等等。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黄咏梅、张慧芬、杨丽华、硚口区施青、周爱琳被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武汉退休女教授龚玉群因发真相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青山区法轮功学员桂贤珍、冷海如被绑架到北湖洗脑班,武汉法轮功学员方细姐、彭玉萍、江汉区万松园法轮功学员孙俊英等二人因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到玉笋山洗脑班,武汉法轮功学员王菁、刘福梅被绑架至武昌区杨园洗脑班迫害,新洲区周莲红被绑架拘留后再被劫持到刘集洗脑班,武汉法轮功学员王丽因讲真相被绑架拘留后又遭劫持到洗脑班,武汉市陈文娟、张爱珍先后被非法劫持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武汉法轮功学员余芙蓉被绑架拘留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李达、刘佑清、任向东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

五、被迫害流离失所

1、武汉法轮功学员姜桂芹被迫流离失所

武汉市黄陂区横店街派出所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接连两天去法轮功学员姜桂芹家敲门骚扰、恐吓,至七月底一个月内,姜桂芹的家最少遭四次被非法骚扰、恐吓,致使家无宁日,姜桂芹目前被迫流离在外,有家难归。

2、武汉法轮功学员李菊华被迫流离失所

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底至今的半年时间内,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法轮功学员李菊华多次遭黄陂区610前川派出所多次骚扰,其中遭两次撬门、扭锁,一次非法抄家。武汉市黄陂区前川派出所的骚扰行为,严重干扰了李菊华一家三代人的正常生活,迫使法轮功学员李菊华离家漂泊,有家不能归。

六、骚扰

武汉市洪山区范琴霞遭骚扰、抄家,武汉法轮功学员彭青青的家人遭骚扰、武汉市硚口区法轮功学员赵莲珍多次遭骚扰,武汉市610青山区综治办多次派人监视法轮功学员刘美丽,导致其被迫离家,武汉市硚口610国保人员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熊玉凤,武汉市新洲区“610“骚扰法轮功学员金喜元和双桥村等地多处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武汉大学610不法人员连续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

上述遭迫害至少有法轮功学员四十七人(五十三人次)平安返回:王爱琼、王玉、张红园、史映霞、刘吴斌、孙汝庆、刘兴安、黄咏梅、张慧芬、杨丽华二次、周明利三次、李建群二次、刘兴安、武汉汉阳四位老年法轮功学员樊姓、赵姓、王姓、杜姓,陈桂芳,毛惠兰二次、范琴霞、韦翠娥、张玉兰、孙泽荣、莫愁、刘麦梅、南田菊和丈夫、熊丽华、周莲红、张晨娥、梁祝安、冯婆婆、高霞、武昌区一位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杨孝凤、周老师、武婆婆、赵莲珍、胡凤莲和一未报姓名法轮功学员、徐建英、罗淑珍、许艳萍、刘知先、颜幼莲、姚汉英等二人、陈德平等。

七、结语

武汉市610操控公、检、法、司合谋参与迫害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武汉市公安局610国保事先预谋直接参与部署指挥,并采用跟踪、踩点等手段大面积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武汉市各区610直接绑架或动用洗脑班强制洗脑参与迫害,对法轮功学员直接犯罪、肆意妄为。

这一系列迫害案例的发生,究其主要原因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诉江和讲真相,参与迫害的幕后主要责任机构是武汉市610及各区610以及湖北省610。

附录: 湖北省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及联系方式下载(47KB)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