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法轮》开启我的智慧人生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背诵师父的《论语》,静思自己二十年修炼路程,反复体悟“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1]背诵时经常心灵震撼,倍感师恩浩荡,特别是修炼中师尊赐予我智慧的往事时常涌现在眼前,在此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公园奇遇《转法轮》

《转法轮》是开启我智慧人生、告别懵懂岁月的宝书。当年第一次看到这部宝书的情景,可以说是一个奇遇。

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初的一个休假日。那天不知为什么,我一改休息日睡懒觉的习惯,早早起来到公园遛弯。初夏清晨,雨后空气清新,我深深的呼吸着,陶然自得于花草的芬香中。走到公园东北角的树林中,看到有三位中年男子盘坐,每人手中捧着一本书在齐读,此景引起我的好奇。作为一个读书人,我情不自禁走过去,看年龄,他们不像是迎接高考的学生;看书本版式,也不像是准备职称考试之人(因为我知道职称考试的教材都是十六开的大本);从他们安详端坐的神态上看,更不像是急着解决什么技术问题的施工人员,因此更好奇了。好奇心驱使我走到这三位跟前,急于想知道他们读的究竟是什么书。

等我拿到书一看,立刻被师父法像和前所未闻的内容吸引住了:“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2],啊!人生还有如此境界?太好了!当时书很缺,可三天后在这个炼功点上我却如愿得到了一本崭新的正版《转法轮》。

学法炼功心中一片光明

从得到《转法轮》那一天起,我不再睡懒觉了,每天早起按时到公园炼功点参加晨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不论刮风下雨下雪,从不间断。遇到雨雪天,我们就在公园亭子里炼,一直坚持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记的“七二零”前后的那几天早晨,炼功点四周站满了公安便衣和政府官员,对着我们指指点点。但大家毫不畏惧,气定神闲,照常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每个大法弟子都表现的很神圣。

入门后修炼進步很快,身体常常发生震动,一股热流贯通全身。按时参加集体学法,个人有时间也学,双手捧读《转法轮》,越读越感到内涵无穷,百读不厌,常读常新。大法教人真善忍,净化身体和心灵,开智开慧,返本归真。书中讲到的多种情况和玄妙景象,如清理内脏、盘腿消业、天目有光刺眼、抱轮往起飘、打坐身体往起颠、头顶功柱旋转以及后来的玄关设位等等情形,在自己身上一一展现,真实不虚。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学法炼功时,心中常现一片光明。二十年来,无论天晴天阴,无论刮风下雨,只要我双目轻轻一闭,即呈现出一片光明美妙景象。我沐浴在法光之中,整天乐呵呵,世缘中真诚待人,宽以待人,忍让相处,执着越来越少,身轻体健,看淡名利,做好三件事,处处体悟到智慧人生的奥妙。

善解职称风波名利情结

修炼前,我名利心很重,得法前刚刚经历了一场职称风波。首次评职称,我被评为助理级。几年后第二次评职称时我申报中级,按资历、论文、条件都够,外语也考过了。有人提醒我送点礼什么的,活动活动,我觉的条件挺过硬,没有必要。结果还真的没评上。而我认为各方面不如我的人,却如愿以偿。当时我心里别提有多么愤愤不平了,于是开始写信向上反映,四处活动,多次找领导,甚至找到市长秘书。虽然最后职称评上了,但闹的沸沸扬扬,也得罪了单位一些领导,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职称风波,搞的自己也身心疲惫。

读了《转法轮》,我对这场职称风波有了全新的认识,心胸一下子开阔了,想通了,看开了。职称是什么?职称不就是专业技术职务的名吗?有了职称会增加工资,这不是个利吗?争来争去,实际上是在争名争利。都怪自己名利心太强盛,争斗心太强。在那荒唐的年代,受党文化污染,自觉读的书很多了,其实中毒不浅。名利心、妒嫉心、争斗心极强,闹出一场风波。客观环境也为这场争斗提供了环境,平时大家一团和气,一评职称,指标有限,僧多粥少,势必引起同事之间勾心斗角。“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2]学法后心灵净化了,觉的自己以前那么执着名利太可笑了。修炼后,我晋升了行政职务,如何对待过去伤害过我的人?“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2]对在评职称中曾经合伙把我拉下来的那些人,我不但没有用职权报复他们,还为他们解决遇到的实际困难,特别是在单位分房过程中,我作为分房委员会成员,真心帮他们说好话,展示了大法弟子的风采。因此他们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对我诉说表白,都说从心窝里感受到法轮大法好,炼功人姿态高。

课堂上智慧讲真相

我从小性格内向,不善言谈,读了师范大学但毕业后没有任教,老母亲说我“嘴笨”,单位领导说我“嘴贵”,别人也认为我不是教书的料。進入正法修炼后,自己讲真相救人的局面一直没有打开,自感没有发挥出自身特长,心里十分着急。师父看到我的心,就神奇的安排我到一所大学任教,而且赋予我相应的智慧和能力,给我开辟了一个讲真相救人的新天地。

二零零四年我到高校后,顺利通过考试考评获得国家颁发的高校教师资格,开始在课堂上讲真相,教学效果出奇的好,学生返评分数很高,二零零六年被聘为副教授。我从心眼里体悟到师尊的精心安排。“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2]站在大学课堂讲真相,是师尊的安排;对我本人来讲,是神奇的机会、神圣的使命,也是我智慧人生的重大转折。

从公务员進入教师角色后,谨遵师命,每天都不敢放松自己。每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工作之余坚持大量学法,每次走上讲台都精神百倍,在传道、授业、解惑中贯通真相救人。我一般是在期末结课考试前为学生办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成功率较高。

借此机会,交流课堂讲真相的几点做法和体会:

1、正念否定校园考核指标中诽谤法轮大法的内容(省市教育厅局下达),从根本上不承认它们,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在每天早六点发正念时加入了此项内容。

2、理性关注各班信息员,首先要对他们讲清真相,稳住他们。班级信息员(不同院校可能有不同的名称)是高校邪党组织普遍设立的专门监视教师课堂活动的人员,一般由各班学生兼任,每周一两次定期向辅导员或系里打报告,并设有专门的报告表。据以往经验,教师在课堂上讲真相被举报,多数情况是他们所为。但如果他们明白了真相,从心里理解了老师讲真相是为了学生的前途着想,是为学生好,他们就会在报告和报表时主动保护老师,略去敏感信息。我个人体会,特别要注意从心里慈悲对待各班信息员,切忌与他们形成对立。作为一个大学生,一旦明真相后,信息员自己会想办法应付上面的,有的还会及时反馈信息给你,甚至在有人举报时他们还会为老师辩解,这无疑会增加课堂讲真相的安全度。

3、合理利用课堂时间插讲真相。为了讲清真相,精心备课,多角度多层面多种方式清除党文化强加给学生的谎言,我从明慧网上搜集真相内容,分类做成小卡片(用只有自己看得懂的语言符号),每个卡片精益求精,讲述内容长的用时三、五分钟,短的也就一、两分钟,便于利用有效课时,在课堂上随时穿插,也便于進行组合链接,形式灵活多样,不拘一格,同时也有利于课堂互动。总之,方式方法以讲清真相救学生为目地,收到了较好效果。

4、随机推介翻墙软件,引导学生上动态网、无界浏览等了解六四事件、天安门自焚骗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大法洪传等基本真相。我在任学生宿舍导师期间,经常在走访学生时教他们翻墙看真相,与课堂讲真相相互呼应,事半功倍。

“向内找”是师父教给我们的大智慧

这些年我体悟到:大法是我们智慧的源泉,但我们自身的业力也是活的,执着心也是一种物质、一种灵体,它会阻碍、干扰我们从法中得到智慧,遏制我们能力的发挥。因此,向内找去掉各种执着心和不好的观念,排除各种干扰,才能在做三件事过程中正常发挥师父赐予我们的智慧和能力。“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明慧网上刊登同修这方面交流的实例很多,我个人也有切身经历、教训和体会。

我切身经历的一个例子是:向内找,去掉恐惧心,改善家庭修炼环境。

我妻子看过大法书但没修炼,“七二零”以前对我学法炼功很支持。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及所有媒体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无所不用其极。随之我的家庭环境也急剧恶化。看到身边有人被单位开除投入监狱,家破人亡,妻子非常害怕,开始千方百计阻挠我炼功学法,藏我的书,夺我的笔记本电脑,藏我的炼功录音机等等。当时我曾一度采取对抗策略,多次斥责妻子“助纣为虐”,夫妻关系陷入僵局,其结果是我俩之间的進一步对立,僵持大约有一年多时间。

后来我遵循师父教导向内找:“你得向内去找,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2]真是神奇,当我找到深藏自己心灵深处的害怕心后,家人的态度立刻有了根本性变化,不再强行反对我做大法的事了。

我切身经历的另一个例子:“向内找”修去怨恨心,智劝老友拒绝去“六一零”任职。

我有一位老朋友曾在一起工作,情同手足,后来他调任科协小头目。“七二零”后,他积极参与编写什么反迷信小册子。结果没过半年时间,原本身体很棒的他突然得了心脏病住進医院一个半月。我当时特看不起他,认定这是他抹黑大法遭的报应,因此一直没去看他。而他在病床上念念叨叨说我不够朋友,他太太还专程跑到单位找我,一把鼻涕一把泪,话里话外对我非常不满。结果友谊破裂,双方不再联系。

后来我学法中静心反思自己,觉的自己以前做的有点偏激,根本原因是自己有自傲心、朋友情和怨恨心。他当时的所作所为固然不对,但我也没有耐心交流,语气居高临下,善心时隐时现,道理没有讲透。看来根子还是以自我为中心,没有慈悲心,没有善化人心。这时积压在我心中的怨恨象阳光下的冰山渐渐消溶,冷气冒出去了。后来过大年我主动给他打电话拜年,他女儿结婚时我随了贺礼,两家关系逐渐恢复。

有一天他打电话说要调动工作去市“六一零”任职,电话里我不但没有冷落他,反而请他第二天(周日)来家做客。他很高兴应邀。饭后我给他看“天安门自焚”分析录像,他很震惊,连看两遍。接着我和他平和交流,畅所欲言,谈人生、谈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谈善恶有报、谈了很多很多。一下午交心,老友终于明白了真相,转变了对大法的偏见和敌视态度,考虑放弃去“六一零”任职。

可喜的是,几天后他经过反复权衡并和家人商量,真的放弃了去“六一零”这个死亡单位任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