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清除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在师父的保护和同修的帮助下,有幸走到了今天。回顾这些年的修炼路,有过得法后无病一身轻的喜悦;有过放不下执着心的苦恼;有过黑夜发放资料、粘贴标语的艰难;也有过讲真相众生得救后的欣喜。这里不一一赘述,仅与同修分享几个修炼中信师信法、放弃执着心的故事,以期共同精進,圆满随师还。

放下怕心,闯过生死关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现政权出台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法轮功学员从此开始控告江泽民。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并且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迷惑百姓,使一些不明真相的世人对佛法及其修炼者犯下大罪,给我和家人带来灾难。因此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我也在同年七月加入了诉江大潮。

十月份,当地派出所人员、单位负责人在所属政法委等的指令下,开始骚扰诉江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扬言要开除我的公职。丈夫不修炼,知道这些情况后,非常害怕,明知我没有做错,但是受邪党谎言、暴力的威胁,失去了理智,在电话中对我破口大骂;回到家中,又是大打出手,拿起菜刀就要砍我。我跑出门外,使劲拽住门,他就搬个凳子把刀放在上面候着。后来我看到他翻出法轮功师父经文要烧掉,就夺门而入,他拿刀放在我的脖子上,说要砍死我。我当时心里发着正念,也在求师父保护,我想人间的一切,我有什么放不下的,把心一横。结果他用刀在我耳后划了一下,也没破,就把刀扔在一边了。

我想到师父说的:“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我们要放下一切心,坚定的信师信法,跟师父回到真正的家。

证悟法理,牙痛瞬间消失

二零一六年正月十五那天,我断断续续持续一个多月的牙疼达到最高峰,牙龈垫的很高,吃东西合不上嘴,囫囵半片的往下咽。晚上家里包饺子,做饭时,丈夫知道我牙疼还挺照顾我。煮熟后,我强忍疼痛吃了十来个饺子就吃不下了,心想,我今天这么难受,他今天可能会主动收拾碗筷的(往常大都是我收拾的)。谁知过了一会儿,他吃饱了说“收拾吧,收拾完了就好了”。听那语气有种噎人的感觉,可我当时心态很平和,听了他这话,不但没生气,反而想:“是啊,我是修炼人啊,修炼人是没有病的,哪能象个病人似的求别人照顾、寻求安逸呢?”就这样一想,剧烈的牙疼感“唰”一下消失了,肿的很高的牙龈也恢复了原状。

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1]通过上述事例,我对师父的这段法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和体悟。事后,跟同修交流,同修说师父是借我丈夫的嘴点化我。是啊,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弟子,作为弟子,也是应该充满正念,做正做好,才不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心,才会在自己所在层次证悟到师父那无边法理的部份内涵,才真正感受到修炼的殊胜。

正念正行,众生喜得救

我所在小镇,原有六、七个同修,后来相继搬走,最后剩下的唯一一个能与我配合的同修,因病业关没过好也离我而去。我的依赖心、怕心等人心已经修去了不少,但有时还会返上来。特别是同修离世不久,有一天,正逢大集,我手中有几十本真相期刊,就打算去集市发放,可就在打算出发时,一种莫名的怕涌上心头,感到自己很孤独、无助。我赶紧发正念清除,后来我动了这样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是来救度众生、助师正法的,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旧势力谁也不准捣乱;我请师父加持,我要救度所有希望得救的众生。

心中平和了,我拿了一部份资料去了集市(因包中放不下那么多)。我边走边发,并告诉世人“送你一本真相资料,明真相得福报。”“记住法轮大法好,明真相得福报。”一开始有个别人不太爽快,后来就都乐意接受了。走了一段路后,出现了一个场景,让我非常感动。一个人接受了真相,其余的人都争着向我要。结果,一会儿功夫,所有的真相资料一抢而光。还有一个老人向我要光盘,我没带着,和他约好,就回去拿了。我把剩余的资料和十来个光盘包括《九评》等都拿来了,他挑选了几个不同内容的光盘,很满意的离开了。我呢,则继续在集市上发放。

那天那个顺呀,一点也没怕心,见人就问,你家有电脑或DVD机吗?他如说有,我就说,送你一个光盘看看,都能接受。所带光盘不大工夫,都面对面发完了。

我悟到,只要心中有师有法,心念纯正,心系众生,一切都会很顺利。师父把一切都给我们铺垫好了,只等我们去做。众生真的等着我们去救度。通过这件事师父又帮我去掉了一层依赖心、怕心,谢谢师父对我的鼓励和保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