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中晚期的哥哥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大法后我变化非常大,身心受益。修炼前我一身病:贫血,心脏供血不足,血色素低;鼻炎、支气管炎,经常咳嗽;失眠、头疼、头晕、浑身无力。九二年九月休克了一次,才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结论是肾衰、肝功能减退、造血功能不行。这样的体质,医院也没有好办法医治,只能注意营养、多休息。当时我才四十一岁。

我本人性格比较刚强,不愿让同事、朋友知道自己年龄不大就一身病,自己硬撑着,不休息、不住院,休克了也没住院。就连下雪天骑自行车摔倒,把膝盖半月板摔坏了,医生让做手术,我不愿意做,硬坚持好几年。直到我修大法,半年后病痛全无,腿也不痛了,半月板完全恢复正常。

在修炼中出现过几次病态现象,每次师父都帮我闯过难关。修炼二十年来,我一片药也没有吃过,走路一身轻,在我身上体现了大法的神奇。因此,老伴、女儿、女婿、孩子都说大法好。老伴虽然尚未修炼,闲暇时,也常读《转法轮》。即使从“七二零”江魔头迫害大法以后,全家人也没有一个人说过不让我修炼大法。而且只要是做“三件事”,他们都是全力支持,有些事我力所不能及的,他们就帮着做,如购买做真相资料的耗材等。

师父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我与我的家人及亲戚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也都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之中。在我二十年的修炼中,发生了许多神奇的事。下面我举几例与同修共享:

听师父讲法录音,肺癌中晚期的哥哥痊愈

我老家在山区农村。二零零一年一月底,我哥感觉身体不舒服,胳膊疼,而且越来越严重,疼的自己连衣服也穿不了了。腊月二十三来我家(我家在省城住),上楼都是弟弟背上来的。我一看哥哥这样,人又瘦又虚弱,没一点精神,非常吃惊。他们一边吃饭我就一边给他们讲法轮大法好,治病有奇效;讲我的亲身经历,我一身病全好了,几年都没有吃过一片药。就这样,吃完饭我哥就让我给他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哥没上过学,一字不识,只能听法。

第二天,我就陪我哥去医院检查、找专家咨询,先后去了市医院、省医院、肿瘤医院。我哥除了去医院,每天在家就听师父讲法,整整三天。腊月二十六下午,我从外面回来,一看我哥在地上站着呢,笑着对我说:“我不疼了”并且把胳膊举起来让我看,我当时一愣,惊讶的半晌说不出话来。我哥眼里闪着泪花说:“感谢师父吧!”当天晚上,家人把三家医院的检查结果都拿回来了,结论都一样:肺癌中晚期。只有三天就要过大年了,医生说:过完年再确定治疗方案,只给开了点防癌小药片。过完年后,我带哥哥到医院复查,拍片照相,一看瘤子没有了,只有钙化点。医生拿前后两次的片子对比看,觉的特别惊奇。医生说:省你的钱了,不用治了。就这样我哥一天医院也没住,任何治癌药物都没吃,神奇的恢复了健康。当时拉我哥去医院查病的司机,听说我哥没住院病就好了,觉的奇怪。直到二零一三年我们去司机家拜访,人家提起那年我哥有病的事,我才告诉他们事情的原委,又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当即他全家人都退出了党、团、队。

读过《转法轮》,妹夫得大法师父护佑

二零一零年,过正月十五元宵节,农村有家家户户挂灯笼的习俗。正月十四下午,妹妹家也要挂灯笼。我妹夫用木梯靠在电线杆上,爬上去往电线杆上拴绳子。因电线杆是圆的,刚蹬上梯顶,右脚一抬,失去平衡,连人带梯倒下来,正好摔在石头堆上,梯子压在妹夫身上,他嘴角淌着血,头上有个大包,不省人事。吓的我妹赶紧叫弟弟们拉着我妹夫到县医院去抢救,拍片、CT、骨科检查等等,检查完了我妹夫也醒了。结果,骨科主任说:没事,不用吃药、输液,就是跌重了,回去休息几天就好了。晚上十点多钟,他们又把我妹夫拉回了家。

因为我刚一开始学法时,觉的大法好,我就给了他们一本《转法轮》。我妹夫虽认字不多,但《转法轮》还能念下来。一有时间或农闲时就看《转法轮》。就这样他们得了福报,得到师父多次护佑。

师父保护,车门夹手毫发未损

二零一四年夏天,外甥女开车回我们老家,我也搭乘他们的车,打算回老家讲真相。车上坐着我妹妹和外甥女一家人。途中,在高速路服务区休息片刻,上完厕所,就匆忙赶路。我刚蹬上车,右手四指还扶在车门顶沿上,外甥女立即把门砰的一下关上了,我四个手指一下被卡在车门缝里。我妹看到吓的喊了一声,外甥女立马把门打开。就看我的手指连红印也没有,我没有一点夹住的感觉。外甥女和外甥女婿都吓坏了,脸色都变了。直问我疼不疼,感觉怎么样?我赶紧说:“谢谢师父吧,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一难。”外甥女婿以前对大法半信半疑,这次亲眼见了这一幕,从此真相信大法了,从心底真正退出了中共党、团、队。

我修炼这么多年来,发生在我家的神奇事,还有很多很多。用什么语言也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再次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苦度!我只有用心学法,改变自身不好的观念,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