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高淑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法轮功学员高淑英,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致奄奄一息。

二十二日清晨二点多,来了一帮国保的警察强制高淑英按手印并签字,所谓“取保候审”,让家人背回了家。

高淑英被抢劫的家门钥匙、投影仪、背包、大法书、三百多元现金等私人物品至今还被塔河县国保大队崔玉芝扣押着。家人想给高淑英拿几件衣服也因为没有钥匙而进不去。

高淑英是塔河县三中教师。一九九六年学大法前一身是病:头痛、低血压、低血糖、妇科病、月子上的病等,每天吃着好几种药,常年的吃药、打针、用偏方,身处医学世家的高淑英病不但没好,反而越来越严重。后来连班也上不了了,丈夫成天闹着要离婚,家里的钱全用在了看病上。高淑英整天躺在床上想:谁能给我健康啊。

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一本《转法轮》。当读过一遍书后,她被书中洪大的佛法所震撼,遗憾没有早一点接触法轮大法。修炼大法不久,高淑英的一身病神奇的全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嫉妒,发起了针对法轮功的一系列诬陷和迫害。高淑英只是想说句“法轮大法好”的真话,就被多次绑架、关押、劫持到精神病院。最近又被大兴安岭塔河县国保大队绑架关押了六天,直至生命垂危才放回。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中午十二点多,高淑英到塔河一中前面的楼区发真相光盘,贴不干胶,被塔河建设派出所的一个男警绑架,他马上叫来了警车。几个男警强行把高淑英拖进警车,拉到塔河县建设派出所。三个男警连拖带拽地把高淑英拽到门卫室,其中两个男警态度恶劣,无论高淑英怎么讲真相劝善,他们也不听。他们把高淑英背包里的真相全摆到地上照相,审问高淑英的基本情况,高淑英不配合他们。他们就给国保大队打了电话。

国保大队长崔玉芝(女,四十多岁)带着韩德刚、吴忠谦进来,一进来就认出了高淑英,就把高淑英绑架到塔河公安局二楼的国保办公室。高淑英被强行搜身,包里的东西全被抢走,并强行拍照和录像。他们给高淑英铐上手铐劫持着去抄家。高淑英不去,吴忠谦就用力拽高淑英手上的手铐。

国保开了两辆警车去非法抄家,崔玉芝特意打电话叫来一辆车装东西。他们抢走了打印机、条幅、大法书、项链护身符、照片纸、A4纸、彩色布、墨水等,基本上是看到什么就拿什么。高淑英办学习班时用的投影仪、中性笔、大尺子、A4纸、书皮等也被他们抢走。这次抄家,高淑英损失了大约几万元(由于钥匙被崔玉芝扣下,具体多少还不知道)。参与抄家的有吴忠谦、崔玉芝、韩德刚、李喜忠等,新建社区的主任签字作证。

然后他们把高淑英拖到审讯室,强行采集信息。高淑英被锁到铁椅子审讯,不回答他们问话,他们就自己胡乱写了一个审讯单。晚上九点多,他们让高淑英去塔河县医院体检。高淑英不去,吴忠谦就把手铐勒得紧紧的,手腕立刻就红肿了。崔玉芝把手铐松了一些,和吴忠谦、韩德刚一块把高淑英拖进警车,硬给背到了医院。当检查完血压应该检查心脏时,高淑英的肚子抽搐,心脏难受。检查不出心电图了,医生都说不能继续检查了。可是崔玉芝硬要他们自己检,把高淑英硬按到铁床上,袒胸露腹好几个小时,崔玉芝和韩德刚一边检查,一边和吴忠谦说着一些污辱人的话。直到十七日的清晨,心脏才检查完。高淑英被测出有高血压、心肌缺血。

早晨五点多,崔玉芝就急着把高淑英绑架去看守所。这时,高淑英已经被他们折磨的行走艰难了。看守所见她身体虚弱,不收。可是崔玉芝强行把高淑英往里送,看守所被迫收留。看守所采集信息的两个男警很恶劣。崔玉芝和他们吓唬高淑英说:“挖个坑,把你埋到北山上去。”高淑英不同意采集,吴忠谦和崔玉芝就乱编了几个字强行把高淑英拽进监室。看守所说需要警察和犯人二十四小时看护高淑英。

高淑英自从被绑架后一直没喝上一滴水,没吃一口饭。在关押到看守所的第二天晚上,高淑英突然出现病业状态,全身抽搐从床上摔到地上。她在瓷砖的地上躺了大半夜。看守所的人发现后,向塔河公安局提出释放高淑英,高淑英的身体已经有了生命危险。可是公安局和国保队的崔玉芝就是不批准。崔玉芝还带着韩德刚去提审。高淑英不能下地,他们就进监号提审。看高淑英不说话,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高淑英成天成夜不能入睡。又恶心又难受。到了四月二十一日高淑英的病业状态就更加严重了。一天一夜不断干呕。由于不能吃也不能喝,吐出来的都是白沫;脑袋迷糊,喘不上来气;肚子和胃都很难受,在床上呻吟,痛苦的来回翻滚。

四月二十一日晚上九点多,看守所值班警察打电话告诉了所长找来了狱医。此时高淑英眼睛里淌出了黄色的液体把眼睛糊住睁不开了,嘴唇干裂,说话微弱,已经生命垂危。但是他们还是不放人,任由高淑英躺在床上挣扎。屋里的三个刑事犯辱骂高淑英,其中一个犯人还拿拖鞋打了高淑英几下,并用被子捂到高淑英头上,没有一个警察出面制止。有一个犯人看不下去了,拿着小塑料瓶往高淑英嘴里滴水润润嘴。这时高淑英已经喝不进去水了。

四月二十二日清晨二点多,来了两个男警和狱医。他们让高淑英起来回家。高淑英已经起不来了。他们把高淑英拖到门口时,来了一帮国保的警察,他们三、四个人强拽着高淑英的手按了手印后把人抬到警车上叫家人背回了家。

参与迫害的有:
塔河县国保大队队长崔玉芝:045736639320457366747118645723021
塔河县国保警察韩德刚13846558007 04573672111
塔河县国保警察吴忠谦13904574123
塔河县国保警察李喜忠
塔河县建设派出所三个男警察
塔河县看守所所长雷广波04573636664
塔河县公安局局长刘亚友(男)04573666743、1384655835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