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实修中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三年多了,最近有遇到几件让我去思考的修炼体会,就想整理一下,写出来与大家交流,有不当或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随时以法归正一思一念

最近我们炼功点的一位同修,被亲戚砍下来的高大槟榔树撞倒,严重到昏迷送医,鼻梁骨碎裂、肩甲骨等处骨折。消息传来,我脑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们大法弟子,不是都有法轮在头顶上保护我们吗?怎么会被砸到呢?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就在这一瞬间回头的时候,看到头顶上一个大法轮在那儿旋呢,这根铁管子顺着头就滑下来了。滑下之后插到地上不倒。那要真插到人身上,大家想一想,那么重,那真是串糖葫芦一样,一穿到底的,是很危险的!”[1]可是,马上我就又想到师父还说:“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其实真修弟子不会这么做的。”[1]对照师父的这两段法,我真为自己捏一把冷汗,我的那第一个念头,不就像在大街上大叫一样吗? 我还是个真修弟子吗?那是 “破坏大法” 呀!想到一个人的一思一念,真的不可不慎,既然发现了错误,就赶快把这个不符合法的念头归正过来吧!

好在这位同修没几天就出院了,大伙去看他时,他很乐观也很正念的说,“我们平常都想要还业,可以分开一点一点慢慢还,这次的事件,意思就是要我一次还多一些吧!”我心想:还是人家修炼多年的老学员,真是念又正又强!

二、向内找——找到安逸心

最近炼功点上的一位同修跟我说:“你炼第二套功法中头顶抱轮,怎么变这样(比手势)? 像头前抱轮一样?” 我随后也比了个手势说:“这样,对吗?” 她说:“对呀!可是刚才不是这样的!”我说:“啊!那我可能是睡着了!”旁边一位同修哈哈大笑说:“真厉害!你站着也能睡着!”我也大笑着和她们开玩笑。虽是打哈哈的过去了,回头可得要深挖一下,打坐时,弯腰、驼背、打盹、倒掌等现象,一定也常出现。我还发现,我在大组学法时,时不时的,就没了声音,迷糊过去了!等旁边同修轻碰我一下,才又反应过来;这种种不正确的现象,让我不得不赶紧向内找;尤其最近一大早的炼功时间,常常在下雨,我就不自觉的,按掉闹钟之后,又倒下继续睡,一会儿醒来,炼功时间就只剩下一半了,只能迟到去炼动功,或者留在家里,自己炼静功,然后一整天,都没腾出时间来补炼,这是什么状态呀?是安逸心?对!是安逸心!我只想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原来这一切的犯困现象,都是安逸心的表现;“找到了!”我在心里大喊,“我要修去它!排除它!排除掉这个不好的心!” 师父说:“有的人就觉的我活在世上就应该舒舒服服。常人这样想没有错,人嘛他就想活的好一些呀、痛快一些呀、少吃一些苦。可是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告诉你呀,吃一些苦啊不是坏事,”师父说:“减小了压力就容易产生一种安逸心哪,想舒适一点啊,想放松一点啊,想缓解缓解。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3]所以啊,我必须马上修去这个安逸心,绝不能让它干扰、拉下我修炼的精進意志。

三、背法中的体悟

最近协调同修多次跟我提及,我的学法量不够,才会造成干扰较多、正念不足的状态,我也试过在中午时段,上平台多学一讲《转法轮》,但总觉的只是流于形式,于是半途而废。再仔细查找了一下,发现我连早上第一时段的《转法轮》学法,都没有完全入心,还常常闭嘴离座,去处理一些杂事,后来幸得有同修交流提醒,很快归正了这个问题;然后正好最近很多同修转入背法房间去背法,我也就试着在我们这个房间,读完一讲《转法轮》之后,还有一点时间,五分钟也好,十分钟也好,就我们学法房最后留下来的两三人,每天背一小段《转法轮》中的法,约十天左右,我们已经背了七、八段法,就已感觉心里很踏实,也才发现这些已背起来的法,有着更深的内涵是以前没读懂、没读入心的;于是我又兴起了一念,去邀我们炼功点的负责人,约好就我们两个人,每天炼完功,留下来背《洪吟》,每天一首,约三五分钟就够了。结果留下来背的,有四位。我们一致发现,真的很棒。也才深刻体悟到,师父的法,实实在在的在指导着我们修炼,连带的也带动着我们加强了讲真相的正念,不管是在全球营救平台打电话也好,还是在景点讲真相也好,都能够正念十足,信心满满的去做,想起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4]我体悟到了:从实际的背法行动中,深入的把师父的法原文背下来,才更能强化我们的修炼,也更能增强我们的正念。

四、心存“救人急”之念

我原本在心中,就已拟了几项最近的修炼心得体会,想要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分享,可是才刚动笔,就接到“项目行动”的通知,心想这项目一拨打下去,就很难再有时间与精力去写稿了。于是在项目第一天的早上,就没有去领案,心里盘算着,我赶快来写稿,至少先写一半再说;结果一个早上,东摸西摸,别人的交流文章东看西看,师父的相关讲法也看了很多,最后,一个字也没有写。我心里着急也没用,此时,我就有些警醒了,我这是在干什么?我这是“为私”的心啊!我把交流的事而不是救人摆第一位了!心里悟到之后,我下午就赶快去领案拨打了,晚上的交流与学法,也都恢复正常。第二天以后,我就都早上就去领案打电话了。我体悟到:要心存“救人急”之念,把“打电话讲真相救人”的事,摆第一位。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5]

另外,我有个常人的乐团团练的活动,八、九年来,我几乎没有落下过,出席率超好的,因为在我们中区附近,我没找到有关大法的国乐团,所以就一直保留着参与这个活动,还认为至少我把整团的人都带去看神韵了。就说这天,晚上要团练,我还准备好了要发给团员练习的乐谱,因为晚餐提早吃,还空出一点时间,就想躺着休息一下,没想到我竟然睡着了,一直睡到团练刚好结束的时间才醒来,连团员打给我的电话都没听到。而醒来之后,我正好精力充沛的,可以写我的交流稿。于是我体悟到,师父安排我:要把常人的活动摆到最后一位。 真是感恩慈悲的师父点化我!

以上个人的修炼体悟,提出来意在交流,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