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的神奇现象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八岁了,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我想说说在我身上发生的神奇事。

眼睛的毛病全好了

得法前,我有角膜炎,看不清东西,看什么东西都象上面蒙一层塑料一样,痛苦不堪。看过几家大医院,可越治越重,后来直接往眼球上打针,疼的象剜眼睛一样,也没好。

得法后,我每天早晨三点起床去附近的炼功点炼功。一次在炼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眼睛里面就像有个小虫在眼睛里爬一样,痒痒的,两手在头前抱轮,又不能放下,心想等炼完抱轮动作时再揉揉吧,可炼完抱轮动作时,眼睛里也没有小虫爬的感觉了,可是眼睛周围却有一圈分泌物,开始时不知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早晨着急去炼功点脸没有洗净。可每天炼功都这样,将近有一个月的时间才恢复正常。

后来和同修一说,才知道是法轮在给我清理身体,从那以后,不但角膜炎好了,原来的老花眼也好了。我现在都是快七十岁的人了,还能自己纫针,我现在还在上班,整天打电脑,晚上在家还要上网看明慧网,眼睛看什么都很清楚。

迫害中师父保护我

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我因发放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在派出所被迫害了八天八宿,遭到上大挂的酷刑——警察将我两胳膊反背到后背戴上手铐,在手铐上系上绳子,把绳子拴在屋上边的暖气管上,一拽绳子的另一头,我人就悬空起来,两脚离地有一米高,全身的重量都在两只被背在身后的胳膊上,我当时的体重有一百二十多斤。人被悬起来吊着,警察还拿胶皮棒往我腿上打,我心里发着正念,心想:不疼。就真的不疼。警察往我嘴里、鼻孔里抹芥末油,我心想:不起作用。结果芥末油真的不起作用,我一个喷嚏没打,只是流口水,警察以为是假货,拿起芥末油一闻,呛的他们紧鼻子瞪眼、龇牙咧嘴的,可在我这却什么作用也没起。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反迫害中的神奇

我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看守所长达一年零二十四天。后来我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应该出去讲真相救人。就决定绝食。在绝食第十多天的时候,狱警叫两个刑事犯把我架到看守所医务室打针,按在床上,一个刑事犯骑在我身上,另一个按住我的两只胳膊,我当时被折腾的气喘吁吁,心里发正念,求师尊加持弟子。在针刚扎進后,我使足了浑身的力气,猛一翻身,把两个刑事犯甩在一边,我下地就走了。而那两个刑事犯互相掐拽,扭打在一起,她们都把对方当成了我,厮打一会才发现打错了。当时我确实是放下一切,心想就是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

绝食十多天后,我脸皮都发干,舌头发干,嘴里都发干,我心想嘴里要湿点就好了。刚这么一想,舌头底下就象有喷泉一样滋滋的往出冒水,嘴里就不那么干了。绝食到第七、八天后,就没有饿的感觉了,但是肚子里的味道从嘴里出去,特别难闻。就这样我不吃不喝绝食二十四天,最后闯出了邪恶黑窝。当时我是自己走出看守所。常人都觉的不可思议,认为超出了人生命的极限。这就是修炼大法的神奇。

在十多年邪恶的血腥迫害中,如果不是师尊的保护我是活不到今天的。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弟子只有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抓紧救度众生,做一个真修弟子,以回报师尊的救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