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怕”?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近来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我为什么有这么多“怕”的表现?迫害最严重的那几年,数次被中共绑架、劳教,那时几乎天天怕。怕的原由没有现在这么多,这么复杂,主要是怕受刑怕死。这些年基本稳定下来了,再没有出现被绑架的事,但是心里的怕却增多了。出去讲真相怕被抓,遇到世人就挑着讲,看着像上班的就犹豫不决,或者干脆绕过去。看着普通的民众或老年人,就胆大一些,心里想肯定不会出事儿。

明知道救人不能挑人,还是挑着人救。在其它方面也是一样,发真相资料特别慎重小心,在什么地方发,发不发、发什么都要看人。一天小组的一位同修想去农村讲真相,想找个伴一起去,我心里直紧张,心想千万别问到我,怕去乡下人生地不熟有危险。

这个“怕”在日常也表现的特别多,由于出现的“病业”状态,在小组读法经常出现卡壳,有时读音不准,就紧张的不得了,怕同修们笑话自己,又怕读不好是不敬师不敬法,就不敢读了。因此也很少和同修接触,切磋交流,怕丢面子。由于过去走了弯路,现在都不想和本地同修见面,怕与同修见面扯起过去的事,怕同修对自己仍然有看法。诉江的时候,开始时特别怕,又觉得自己是一个修炼二十年的老学员了,诉江是最应该做的事,责无旁贷。在同修的鼓励下,才硬着头皮参与了,虽然做了,但总觉得不是自己坦然走出来的,不是自己心性到位的真实表现。

我发现自己整天就生活在各种“怕”中,在“怕”的氛围中苦苦挣扎。一遇到事,一有个风吹草动“怕”就随风而来。师父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1] 过去我一直把“怕”和其它执著一样对待,当作是一个普通的执著心去对待。学了师父这段法我知道了自己“怕”心的份量有多么重,不修掉怕心就无法修炼,你就不算个修炼人。为什么自己一直被怕心缠绕着不能自拔,是没有认真的对待它,严肃的去修掉它啊!

接着我向内找去挖它的根源,我暴露出来的那些“怕”的表现,归根结底就是“自我”二字,怕自己的声名利益受到损失。维护“自我”就不可能“为他”,说到底还是一个“私”字。这不就是人先天的本性吗?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自己却陷在“为私为我” [2]中跳不出来,这不就是一个常人吗?和修炼人半点也不沾边啊!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各民族得救的希望。要想做好救度众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学法才能正念足,学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3]我这些怕就是没有正念的表现,就是没有学好法,没有修好自己,抱着这种心态和状态去讲真相救人,怎么能做好呢?

我们小组有位同修是刚刚修炼才三年的新学员,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三退人数少则几个人,多时十多人。她说她讲真相不挑人,老人、年轻人、小学生都有,看见警察也讲,不退的人很少。她说她看到众生不能得救着急,她觉的是她最大的遗憾。这位同修每天要给女儿家看孩子,学法炼功都是在孩子睡觉时做,最近听说她背《转法轮》已经背到第四遍了。我和她一起开始背《转法轮》,现在才背了两讲。和同修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这么不精進怎么会修好呢?

写出来意在促动自己像同修那样精進起来。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巴西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