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的认识修炼的严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在摔摔打打的二十一年中,我清醒的认识到了修炼大法的严肃性。如果一个修炼人不按照大法要求,不听师父的话,老是放不下人心、放不下自我,不总结在魔难中的教训,不向内找,就提高不上来,也就只能是人。

一、正念对待干扰

二零一六年十月底的一天,大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说:妈,咱们老家国保打来电话,说有人举报你,每天东门走到西门,西门走到南门发传单。要我们家属子女配合,给你“打招呼”,还说如再有什么事,别怪他们要如何如何。因事情来的突然,我只能回答:知道了,你放心,妈知道该怎么做,就将电话挂了。一会孩子又来电话了,是在外地的二女、三女打来的,还是谈那回事。她们说:妈,我们真的是为你担心啊,你赶快避避风头吧……

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利用亲情对我讲真相進行的干扰。这不就是在考验我讲真相救人的正念是否坚定吗?此时我想到师父讲的法:“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1]当时师父发表的新经文《提醒》我刚好背熟记在心中:“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社会形势会变化,修炼的要求永远不会改变,因为那是宇宙的标准,是大法的标准。”[2]师父讲的法使我更加明白,讲真相救人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使命,决不可懈怠。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旧势力妄图利用儿女情来阻挡我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于是我就发正念解体干扰我讲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

女儿提到国保“打招呼”的事,我想我讲真相的范围、路线国保很熟悉,一定与某个人有关。这人是在二零零一年讲真相中认识的。后来听我姐夫说是他的家乡人,他向我姐夫打听过我,时常盯着我。我也感觉到此人可疑,经了解他是公安利用的内线。对这样的人怎么办?我想不能怕,不能被他干扰。既要提防,也要善待。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要慈悲救他,所以在几天前,我还给了这人两张真相光盘,想让他明白真相。

二、面对参与迫害的人要堂堂正正给他讲真相

我打算到各镇去赶集,改变我以往讲真相比较固定的方向和路线。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我去离县城最近的一个乡镇赶集,错算了赶集日子,打车返回县城已是十一点了。我想今天不能耽误了讲真相的时间,便顺其自然的从西门环城大道沿路发送二零一七年的真相挂历、真相信。到了南门已接近中午十二点,准备在路旁发正念。这时迎面来了一位男士,我将手中最后的一封真相信递过去。我说,大哥,请看看这封真相信,明白真相保平安。那人不屑一顾的走了。

这时从我背后传来一男子声音:我要。我回头一看,是穿着便装的国保大队的马警察,我们已打过交道多次了。我说,你也是有缘人,给你看看最好。他没好气的说,几天前才给你家人打了招呼,不听,自个找上来的。我说,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他立即叫来警车。这时我冷静的想,今天我不是来和他们论理的,我是来讲真相的,于是就上了车。我说:我今天是来给你们讲真相的。他回答:要讲到办公室去讲。

中午十二点过到了公安国保大队,马警察已安排好人打来菜饭。我平淡的说:谢谢,这饭我不能吃,也不想吃。他说:随你的便。接着安排办公室的另俩人看守着我,并叫他们笔录、照相。我一概拒绝、不配合他们笔录、拍照,并给他们指出:强行拍照侵犯肖像权,是违法行为。

这时他们又安排另一青年人来看守我。这个青年人看到摆放在办公桌上的真相光盘:《铁证如山》、《未来人的神话故事》、《细语人生》、《2017年挂历》、真相护身符。他一边欣赏一边翻着看,说:这些东西还做的挺精致,明年有再拿点来。我抓住时机给他讲真相,我说:“这不是已经给你送来了吗?小伙子,你是新来的吧?你可能不很了解法轮功,今天见面是你的缘份。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轮功在我们国家却被江泽民诬蔑为某某教。现在江泽民已被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控告了,全世界都在要求法办江泽民。这些被你们收缴的真相资料,你拿回家去好好看看吧。了解真相,你会恍然大悟,心明眼亮。”

我还说:“青年人,为了你将来有个美好的未来,我劝你赶快三退保平安。你是党员吗?”他反问:你说呢?我说:“凡是调来干这行的,少不了是党字号。”他不作声。我接着说:“将来的某一天,你会明白我今天在这个地方,大胆的给你说的这些话,都是千真万确的。”

下午两点半时,马警察来上班了,守着我的人告诉他:她什么都不说,也不让笔录、照相。马警察说:我就知道她不说,上次也是这样。此时此刻我心里一直都在不停的发着正念:清除、解体此人空间场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我心里坚定的想着: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我反复的背着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3]“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4]大法的法理给我增强了信心,我放下一切人心,正念正行,如上次那样,坚持零口供、零签字。

上次是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我在街上讲真相,也是被马警察撞上,绑架了我。为证实大法,我随车沿路高呼:“法轮大法好”,直到公安局。叫我下车,我直言道:“不下车,不是我要来的,是你们强行抬我上车的。”他们无奈又把我抬下车,刚放到地上,我立即盘腿,立掌发正念。他们又赶快把我抬到国保办公室去。因我一概不配合他们的迫害行为,坚持零口供、零签字。在师父呵护下,三个多小时后顺利回家。

此时我趁马警察还没问话笔录时,抓紧时机劝善,给他讲真相。我说,马警官,你与我们法轮功打交道已好多年了,应该说你心里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现在大势所趋,习近平新政“有案必立,有诉必理”,我们法轮功二十多万人控告了江泽民,海外将近二百万人签名要求将江泽民绳之以法。马国安不在意的说:你们告倒了吗?二十多万人算啥,中国人口十三亿人。我回答说,二十多万人数字也不算少。世界上哪个国家有这样的事出现?马警官,你不要执迷不悟。难道你要看到江泽民被抓那一天,你才相信吗?那时已经晚了。对办案人员终身责任制的法规,你是知道的。执行上级的错误命令,将来是要被追查责任的。

接着我从法律上讲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质。马国安打断我的话。说,别说那么多,今天的事要有个了断,并开始提问做笔录:今天你发了多少封信?多少光盘?这些东西是哪来的?我说:这些我都不能回答。为了你不再对大法继续犯罪,我更不能上你们的当。你们会把笔录口供作为迫害我的依据。马国安说:你们法轮功一说就是迫害,迫害你了吗?我说:二零零四三月,我在家被你们上门绑架,第二天就将我们三个法轮功学员直接送往资中楠木寺教养所。那里面更黑暗,强制坐军姿、面对墙壁罚站、不准睡觉、指使人用漫画丑化我们师父,并把漫画贴在各监舍门上。警察指使吸毒犯作恶,强行法轮功学员排队,逼迫法轮功学员依次上前对画像谩骂、吐口水,这是我亲眼所见。原来这监狱不是把坏人(吸毒犯)改造成好人,而是把来改造的人(指吸毒犯)变成魔鬼。

直到晚上七点过他们也没得到他们想要的口供、证言。马警察宣读他整的材料:×××违犯治安条例××条,利用×教搞宣传、发传单。我说:这些不符合事实。就凭你的这些条款我就不能签字。公安部规定的邪教十四种没有法轮功,两高的“解释”里没有法轮功三个字,你凭什么依据把某教强加于我?马国安叫我签字,盖手印。我说:没有你这一说,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给你签字、按手印的。

马国安接着说:那你就随同我们走一趟。我不知道他们又要搞什么花招,坚持不配合。他们强拉我两次也没拉动,就留下一人守着我他们便出去了。这时進来一个穿便装的人插话说:你拿着共产党给你的工资反对共产党。我义正辞严的大声说:你糊涂,共产党一没种地,二没经商,哪来钱?包括你们的工资都是纳税人的钱。我为社会劳动服务几十年,我的退休金是我应享受的报酬。(后来到了戒毒所,才知道他是所长。)

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国保出去的人回到办公室后,才知道他们拿着我挎包内的钥匙到我原居住地去抄家,还带回一人是社区主任。我立即当面指出,我家里空无一人,你们私闯民宅抄家是违法行为。马国安宣读抄家清单:师父法像一张,《转法轮》书一本,“大法天赐洪福”匾一块,还有海外讲法几份。并让带来的那个社区主任签字作证。我严肃的对社区干部说:你不了解法轮功,不能随便代人签字。那人无动于衷还是顺从的签了字。接着他们准备带我走。我说,今晚除了你们送我回家,我什么地方都不去,就住宿在你这国保大队。他们说不行,就开始动手强拉。拉不动,便四个人硬抬。我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刚下楼一会工夫,他们将我放到地上说:别叫了,这儿是戒毒所(原来的看守所改为戒毒所,就在国保大队的楼下面)。并将我的围巾、手表交与戒毒所,还说,她不签字,把这两样东西给拍照下来。進到里面监室听那监头说:炼法轮功的,拘留十天。

三、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 不忘讲真相

第二天早上(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吃面条,每人一份,监头对我说:老辈,这是白面条,我们都是自费买佐料,给你点盐,你一定要多吃一点,一会儿办案的人要来带你到医院去检查身体,每个進来的人都得去。我随和的说:谢谢你的关心。上午十点,马警察和那青年人来带我到医院检查,我心里面一直默默的念着“法轮大法好!”不停的发着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有一位检查的女医生好奇的打量我,问犯了什么事?我说,什么也没犯,就炼法轮功。

下午三点,监室窗口叫我签字,说有人给我上账一百元(因为在里面需要买日用品)。我问是谁给我上的账?在外的值班人员说,是国保送来的。昨天的通知是拘留你十天,今天给你改为五天了。听到这个改变,我立即想到师父在《洪吟四》中讲的“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5],我悟到,这个改变,是自己敢于面对迫害毫无畏惧,给参与迫害的人一路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做对了,慈悲伟大的师父对弟子的鼓励和呵护而改变的。我心中默默的感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在戒毒所拘留的五天中,睡了五个晚上的地铺,力争炼了两早晨的功,讲真相劝三退,劝退了四人。第五天早上是女毒犯放风,她们关心的问我:老辈,都快十点了,怎么还不通知你走?正在此时值班的通知叫我收拾东西。我对大伙说:谢谢妹妹们的关心、照顾。走出戒毒所一看,没有人来管我。我独自快步上楼到国保办公室要了回家开门的钥匙,又返回戒毒所拿回我的手表、围巾。

我从内心里默默的祝愿这些警察都能早日明真相,洗清谎言的毒害,得到救度。身处被迫害的境遇中,如何做到不为邪恶的各种迫害方式所动,保持我们应有的正念,只讲真相救人,是我们在实修中必须严肃、认真的对待的事情。

经过两次魔难,我总结到修炼人要坚守的几个基本点: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毫不动摇;在认真学法当中真正形成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没有错的坚定正念;放下人心,放下自我,放下幻想,助师正法;再就是从人间法律这层理明白信仰自由,修炼无罪。

以上所悟只能说是悟到了,要完全做到,做到非常好,还相差甚远,我还得谦卑、努力、精進。因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2]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