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多人遭迫害 抚顺市康孝芹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康孝芹及其母亲、哥哥、三个姐姐因修炼法轮功,在江泽民发动的迫害运动中,分别遭到绑架、关押、非法劳教、酷刑折磨。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四十五岁的康孝芹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康孝芹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印证了外公的预言

我出生在一个有宗教信仰的家庭,在我小的时候,经常听我的外公说,将来在末法的末劫时期会有真佛下世度人,最后一世传正法度人,并传下三字真言,教人积德行善,避开大劫大难,传法度人的“十八子”也就是姓李。那时我年龄虽小,对外公和母亲讲的理解的不深,但是在我的幼小心灵当中就埋下了信仰神佛的种子,我也很相信有神佛的存在。在二十二岁那年我走入了佛教,虽然也能按照佛教的理去做,但是,在物欲横流的社会,庙里也不是我心里向往的那块净土,后来又接触了几样气功,但都不是我要找的,生活的很迷茫,没有方向。

在一九九六年三月份,朋友介绍说:现在有一个功法挺好的,要求的很严格,是叫人如何做好人,积德行善,我说:什么功啊,没有一个能长久传下去的,(当时是气功热,有些是骗人)不去,朋友说:听一听吧,不好就不学呗,于是,我就抱着听一听理论的想法看了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带,当时我还没有看完就被“真、善、忍”三个字所吸引,这不就是我的外公讲的三字真言吗?传法的不就是姓“李”吗,这就是我们要找的。

于是,我的母亲,三个姐姐,还有哥哥我们六人就走入了法轮功修炼的行列。我们都受益于大法,尤其是我的母亲,身上有多种疾病,白内障、胃肠病(严重的时候吃什么排什么)、神经官能症、头痛,每天头上总是有重物压顶的感觉,睁不开眼睛,产后风、乙肝、心脏病等等、一生苦不堪言,在修炼了大法不长的时间,全身的疾病神奇般的不翼而飞了,我的母亲在修炼期间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有去过一次医院,人,从此精神起来了。

绑架

可是,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出于嫉妒,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利用媒体不停的诬蔑,造假、诬陷和诽谤我的师父,并下令对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灭绝人性的迫害政策。

由于受益于大法,我用自己的身份证租了一处房子给哥哥和几名同修建立了资料点,为的是把大法的美好和江泽民迫害大法的真相告诉世人,让世人了解真相,传送福音。

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日的早上四点多钟,哥哥来电话说,昨天(二十九日)资料点让警察已经破坏了,几个同修都被抓了,他已经走脱,叫我收拾收拾赶紧走,不要在家呆了(因为租房用的身份证复印件是我的)。接到电话后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我往楼下一看好几辆警车把我家所有的路口都堵住了,而且每个路口都有很多的警察,这时就听见警察疯狂的敲门声,我打开了房门,七、八个警察象疯了一样的闯进来,不容分说的到处乱翻,并问我:你哥来过没?我说没有,他们就抢走了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资料共有四麻袋,还有现金四千元钱,然后将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从床上拽起来和我一起绑架到新屯派出所。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到了派出所警察就将我背铐,并且将在我家非法抄走的大法资料进行录像取证,同时还逼问我资料哪里来的,你的哥哥跑哪去了,你的下线是谁?我说:做资料,发资料都是我的个人行为,没有什么下线,一个警察恐吓我说:你不要自己扛着了,你家的东西都比资料点的多,要说判刑都够判你七、八年的了。我不为所动。另一个警察看我不说话,口供录不下去了,就气急败坏的过来打了我一个嘴巴,嘴里还不停的谩骂和侮辱我。

他们怕我象我哥哥一样走脱,就把我关进宽一米、长一米五、油漆还没有干的铁笼子里,并说:这个笼子就是为了关你哥新建的,我们和省里的公安、国保大队抓他好长时间了,因为油漆没干就没给他关进去,为了防止你哥逃脱,我们给他带上两副手铐、铐在了暖气管上,警察自己嘟囔着,他是怎么跑的呢?奇怪了。

我在笼子里关了一天,滴水未进,到了晚上,他们从铁笼子里把我放出来,为了防止我走脱,一个警察喊,镣子呢,给她上脚镣。就这样给我戴上脚镣、手铐在了暖气管上一夜。第二天,他们押我到四院体检,因发低烧,当时又是非典时期,看守所拒收。警察害怕了说:你可不能得非典呀,你要是得了非典我们传染上那就完了,我说:炼功人怎么会得那病,那是瘟疫,老天收坏人。到了看守所拒收,又把我押回派出所铐在了暖气管上一夜,第三天早上,把我和两个刑事犯一起押到市院体检,这次他们几个警察在合计,不想给我体检,怕我检查不合格还是送不进看守所,我说:今天我心脏不舒服有点难受。他们嘴里还不停的谩骂,你杀人、偷盗都行,炼什么功,人渣,我没有理会他们,我想:修炼人的思想境界他们是不会理解的,这次送往看守所还是拒收。这样,我又被押回万新派出所,同样给我铐在了暖气管上一夜。

长期固定铐在暖气管上
长期固定铐在暖气管上

次日上午,新屯派出所的警察来押我第三次送往看守所,这次还是拒收,这时我听送我的警察和看守所的人吵了起来,说:她是法轮功的重要人物,不能放,要不然我们给你们看守所钱就收下她吧。这时看守所的警察没说话,送我的警察就上前和他小声说话,过了十多分钟看守所的警察出来拉着我的手铐把我拽了进去,就这样,警察在花了钱的情况下把我送进了看守所。

法轮功学员王秀霞被活活打死

我被关进了和杀人犯、吸毒犯、贩毒的监室里,监室里还有几名法轮功学员,每天强迫我们都做手工(卷牙签),让我们吃发霉、没有蒸熟的窝头,还有两条不到一寸长的酸萝卜条,每天侧身、立板睡觉。在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里睡了三十多人,在两个月的关押期间,经常听到别的监室里传来殴打法轮功学员时的惨叫声,有一天,一个男警察在走廊边走边高喊,炼法轮功的还有“圆满”的吗?还有没有“圆满”的?当时我的心里就有一种不详预兆,心里想,警察突然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事后我们才知道警察唆使犯人将法轮功学员王秀霞活活打死。

遭非法劳教三年

在河北看守所迫害二个多月后,在二零零三年七月初,我和张守慧一同被劳教三年,押送臭名远扬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进行迫害,刚到教养院我就被送进一楼的严管区库房内,同时由七、八个包夹轮番的对我进行歪理邪说的洗脑、恐吓,强制我听骂师父与大法的话,不许睡觉,不许接触任何人,去卫生间是有次数的,每年的十二月份都有外地来做强制“转化”的工作人员和警察,叫“攻坚”。对不转化的学员进行肉体上的残酷迫害,在这种惨无人道的,不择手段的残酷迫害下,有的法轮功学员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三书”。

在三大队有一名叫李红的法轮功学员因经常给警察们写真相信而被关进了小号,在寒冷的冬天,小号里本来就没有暖气他们还在小号里放冷气,那样的恶劣的环境下被关了一周,象这样的迫害在马三家教养院比比皆是,罄竹难书。

在马三家非法关押的三年中,在精神上的摧残迫害下,使我几乎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家人均遭迫害 母亲过早离世

这场迫害给我的家庭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在抓我的时候,我的女儿还不到四岁,整天哭喊者要妈妈,由年迈的爷爷、奶奶抚养,然而关押我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我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还有我的大姐康孝英,在一九九九年十月末因进京上访,被送进抚顺市戒毒所关迫害,后又在二零零零年期间打工下夜班刚到家就被警察骗到警车上送进吴家堡进行迫害,后因绝食,人已虚脱,无力行走才被放回。

我的母亲姜永珍和二姐康孝华,因进京上访,被抓到戒毒所迫害关押七十多天。

我的三姐康孝娟在一九九九年因进京上访被迫害关押在抚顺市十字楼,后又在二零零二年因坚持信仰被批三年劳教关进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我的哥哥康孝生,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不放弃修炼,警察在网上悬赏通缉,使我的哥哥多年在外流离失所、至今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哥哥被新屯派出所警察绑架,次日清晨趁警察熟睡正念脱铐走脱,后来又被国保大队抓住迫害,暴打、劈腿,两次野蛮灌食,打火机烧耳朵,绑在死人床上多日等等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
中共酷刑示意图:劈腿

其中我的母亲姜永珍承受的巨大,在自己被关押迫害后,又被监视,片警,社区主任,还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经常到家里无休止的进行抄家,恐吓,同时,还要承受几个儿女被迫害、劳教的压力,我的母亲整日的在不安,惶恐中度过,在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在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不幸离世,享年六十九岁。

综上所述,我作为一名法轮功学员,一名被迫害者,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我的合法权利,更为中华民族不能陷入深渊,我控告江泽民。希望法官,检察官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遵循自己的职责公正,无私,严格的执法,站在正直,真诚,善良,宽忍的法轮功学员一边,还大法师父与大法清白,还法轮功学员一个公道,无条件释放被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利用手中的法锤把江泽民送上历史的审判台,将祸国殃民的江泽民绳之以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