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吊刑、抻刑 项利杰在吉林女子监狱被酷刑致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项利杰女士,现年52岁,吉林省辽源籍人,1994年8月与台湾居民杨进义结婚,婚后夫妻感情融洽,生活幸福。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居住在台湾的法轮功学员项利杰回中国大陆为法轮功上访、陈情,遭到了非法劳教、判刑等迫害,至今再没能回到台湾。

项利杰女士
项利杰女士

项利杰女士2006年12月被非法判刑十一年,2007年2月被非法囚禁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在长达11年的冤狱期间,项利杰遭受了“吊刑、抻刑”等种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摧残,最终导致她右臂残废,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其痛苦及惨烈的程度,让生活在二十一世纪文明下的人类难以置信。

不久前,项利杰已冤狱期满出狱,但又被当地公安部门劫持到洗脑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迫害。请全世界正义之士关注项利杰被迫害的情况,伸出善良之手营救她,使她早日获得自由。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指使下,十几年来,吉林省女子监狱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着天良尽丧、人性全无的身心摧残。为了向世人揭露中共及其帮凶的罪恶,曝光吉林省女子监狱执法犯法,对坚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摧残的罪恶,一知情人冒着生命危险,把当时恶警及其帮凶对项利杰女士实施酷刑折磨的场面,用11幅手绘图真实地描绘了下来,几经周折,辗转带出。

本文的酷刑图及文字,是根据知情人所绘的简图以及附在图上的文字整理而成。

知情人手稿
知情人手稿

2007年2月,项利杰被非法关押进了吉林省女子监狱八监区(原教育监区)。原监区长曹红及其帮凶(监狱中关押的刑事罪犯),对项利杰女士实施的第一个酷刑是“上绳”——用绳子捆绑四肢或身体,再进行吊,抻,这个酷刑从2月延续到4月份,项利杰女士被吊挂了两个多月。

2007 年9月初到12月初,项利杰遭受第二次“上绳”酷刑折磨,在床上整整被吊了3个多月,期间,没有允许她下过一次床。这次迫害,也是由曹红亲自指挥的,罪犯们把项利杰四肢绑好,然后吊到上铺的铁栏杆上,每次一吊就长达七八个小时。残酷的折磨使项利杰多次心脏病发作,生命危险时,曹红就指使犯人往项利杰嘴里塞“救心丸”。抢救过来后,再继续进行迫害摧残。

在这次的“上绳”酷刑中,项利杰右臂被折磨致残,造成她终身残废。参与迫害的除了原监区长曹红和其他部份狱警外,还有受曹红等人指使的尹丽辉、连会棒、刘萍、陈艳梅等刑事罪犯。

“吊刑、抻刑”的迫害过程,请见图一至图八。

图一

罪犯们把项利杰吊在空中,七八个小时后,项利杰的四肢已经紫黑肿胀。罪犯们再把她放下来,约缓5分钟后,又换新招折磨——她们先把项利杰的四肢用绳子捆绑得紧紧的,然后再把已经捆绑好的脚绑在床的铁栏杆上,把捆绑好的双手穿过床头,再绑在头前的另一张床的床头栏杆上,再用力把头前的另一张床拉开,拉到极限后,两张床中间再放一个小凳子将两张床顶住隔开,每次长达四五个小时。

就这样,罪犯们每天都将项利杰先吊七八个小时,然后放下,再这样抻拉。这样超极限地、长时间连续不断地对项利杰进行“肉刑”抻拉,使项利杰痛不欲生,筋腱严重受损,软组织被严重拉伤,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把项利杰右胳膊拉得弯曲变形了。当时的右臂肉皮和骨头及筋牢牢地粘连在一起,肉皮一点儿都提不起来。

图二

发现项利杰的右臂被拉弯严重变形后,惨无人道的恶徒们仍然不放过她,继续每天抻拉她。恶徒们把项利杰已经扭曲、受伤严重的右胳膊绑在床底下的铁栏杆上,拉到极限后,再进行长达四五个小时的强行抻拉。这种对人体超负荷、超极限的非人折磨,使得项利杰生不如死,撕心裂肺。

这一切罪恶都是在原监区长曹红的主使和其他狱警的“默许”、指使下发生的。

图三

项利杰遭受“肉刑”抻拉的酷刑长达3个月之久。罪犯们在干警的指使下,有恃无恐,毫无忌惮,每天变着花样地折磨着项利杰。

在这3个多月的时间里,罪犯们从未让项利杰下过一次床,不准她洗脸刷牙,即使大小便,也都是这样绑着,然后扒掉裤子,下面用盆接,一天只接一次;如果项利杰将小便尿在床上,罪犯们就毒打她;恶徒们每天只允许项利杰睡两个多小时的觉,睡觉时也是被绑着。

图四

狱警张树玲亲自查看了项利杰被吊弯后严重受伤的右胳膊,但不是马上带她去医院治疗,而是指使被判刑关押的诈骗犯尹丽辉,每天晚上把项利杰捆绑在床上,只留下右胳膊不绑。然后,尹丽辉拽着项利杰已经弯曲的右胳膊,残忍地、上下来回地硬掰,硬拉,不到半个月,就把项利杰僵硬弯曲的右胳膊硬生生地掰成骨头错位了。

就这样,狱警们不但恶意地不让项利杰治疗受伤的胳膊,还将她迫害致残了。

项利杰的右臂骨头被罪犯尹丽辉活活地掰拉错位后,狱警们并没有停止对项利杰的摧残迫害,继续指使罪犯尹丽辉强行掰拉项利杰的右胳膊,并让罪犯商万芬、李广慧俩人轮番地站在项利杰的右肩膀上踩踏。项利杰右臂的肉皮被踩破流血,结痂后再被踩破,流血不止。

就这样,罪犯们在狱警的怂恿下,人性全无,兽性大发,肆无忌惮地摧残项利杰。

图五

罪犯们每天晚上先是强行拉、抻项利杰那骨头已经错位的右胳膊,之后,再把她的右胳膊用两块木板紧紧夹住,捆绑在床上牢牢地固定一宿。恶徒们企图用这样的办法,把项利杰已经严重错位的右胳膊复原,从而销毁她们把项利杰的右臂迫害致残的事实证据。

项利杰那只严重受伤且骨头错位的右胳膊被硬生生地捆绑、固定在夹板里,项利杰疼得大声叫喊,罪犯就用毛巾堵住她的嘴,整宿地堵着。这种残暴的非人折磨,使项利杰痛苦至极,生不如死。罪犯们打着“救”项利杰的幌子,实则在迫害她。

然而,狱警对这一切却视而不见,不闻不问,任凭罪犯不计后果的作恶。她们不但丧失了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丧失了人类最起码的同情和怜悯的本性,而且还执法犯法,变本加厉地怂恿犯罪。由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使得项利杰失去了最佳治疗期,最终导致右臂残废。

图六

这是罪犯尹丽辉在每天晚上点完名后,强行把项利杰早已弯曲变形,且又筋腱粘连、僵硬不能回弯的右胳膊,野蛮地、残忍地硬掰(图六)。项利杰疼得撕心裂肺,大喊大叫,罪犯就用毛巾堵住她的嘴,继续强行上下硬掰。

图七

项利杰的骨头错位后,狱警不带项利杰马上去医院治疗,而是让罪犯们任意折磨她。罪犯们“独出心裁”,强迫项利杰自己用手拉住上铺床的铁栏杆,长时间地拉直,吊,抻。明知道骨头错位不可能靠自己拉回去,但狱警就这样任由罪犯随意摧残项利杰。

图八

吉林省的冬季漫长且寒冷。在如此寒冷的冬天里,罪犯们不许项利杰穿棉衣棉裤,只许她穿衬衣衬裤。她们残忍地把项利杰绑在床柱子上,吊着她,脚尖沾地。只穿着衬衣衬裤的项利杰冻得浑身僵硬,直打冷战。狱警和罪犯看着她,很是开心。

图九

项利杰还遭受了长期的“体罚”折磨。项利杰的右臂被彻底致残后,每天晚上罪犯们都逼迫项利杰双臂举过头顶,长时间罚站,一动不许动,动一下,就毒打她,或往她身上泼凉水。每天项利杰都被罚站到半夜12点后,才准上床。

图十

这是另一种罚站酷刑:每天早上两三点钟,罪犯们先把项利杰吊起来(见图九),吊到5点多后,放下,然后逼迫项利杰双手双脚并直,手放在裤线上,一动不许动,稍微动一下,她们就狠狠地打项利杰耳光,或对项利杰拳脚相加。项利杰每天白天都被这样罚站,到了晚上又被逼双手举过头顶罚站(见图十),每天都遭受长达19个小时的罚站折磨。

图十一

在项利杰右臂严重红肿的情况下,狱警刘明华不但不马上带项利杰出外检查,而是逼迫项利杰出工干活,逼她干了大约20多天的奴工。后来刘明华看到项利杰右臂红肿得越来越重,才停止对她的奴役迫害。

过了很长时间,狱警杨義才带项利杰出去拍片,但一直不告诉她拍片的结果。

2009年11月9日,狱警倪队长带项利杰去中日友好医院拍片,大夫说项利杰右臂骨头错位了,需要马上手术治疗。回来后倪队长找项利杰谈了关于手术治疗的事情,再后来就一直搁置不提了。监狱又一次恶意地让项利杰失去了治疗机会。

2007年监狱把项利杰致残后,先后3次恶意拖延,故意使项利杰失去最佳治疗期。5年之后,2012年5月,狱警带项利杰去吉林大学三院手术,而且在事先没有经过项利杰本人的同意,在她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私自拿掉项利杰原来的好骨头;又违法操作,不准项利杰的姐姐到医院去签字,只允许其姐姐在监狱的门卫室里签字;不准项利杰家属看手术的整个录像和笔录。狱警还向项利杰家属勒索2000元的治疗费。

手术后,项利杰的右臂不但没有任何好转,却因为被拿掉了好骨头,造成右胳膊比术前更粗,更麻,甚至疼痛难忍;手术时拿掉了好骨头,加进了铜制的骨关节肘腕,造成了气血凝滞受阻,使得项利杰的右胳膊残上加残。

现在项利杰右臂筋骨脱节,血脉不通,肌肉萎缩,已经残疾,丧失了劳动能力。这样的身体出狱后没有能力去打工挣钱,将来的生计也是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