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姐遭冤狱 父亲遭迫害离世 河北李燕控告元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河北省邯郸市的李燕,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功,她本人及父亲、姐姐、哥哥都曾被绑架,姐姐被非法劳教,哥哥遭冤刑十一年,她的父亲更是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李燕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李燕在《刑事控告书》中简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们全家自一九九六年来陆续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到很大益处。父亲李家功最早走入修炼,多年高血压不治自愈;母亲蒲凤枝的心脏病、腰椎盘突出、严重的牛皮癣神奇康复;我本人、还有姐姐李春彦、哥哥李明涛都沐浴在“真善忍”的法光中,身心受益,在单位都是兢兢业业,不争名利的好员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不顾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实公然违背《宪法》,发动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迫害。我们全家人因坚守信仰“真、善、忍”,和平理性的向世人传播法轮功真相而遭到不同程度的严重迫害。

我父亲和平上访、坚持信仰、传播真相,遭单位、辖区派出所骚扰、迫害长达十年,直接导致父亲被迫害离世。

我姐姐被非法劳教两年,遭受毒打、剥夺睡眠、不让上厕所、长时间坐小板凳、侮辱人格等酷刑迫害。

我哥哥身陷冤狱十一年期间,数次遭受电击、长期吊铐,剥夺睡眠、毒打、蹲小号数月夹戴刑具等酷刑迫害,身心遭受严重摧残。

我本人因帮助父亲邮寄真相信,被非法拘留一天,勒索八千元人民币。二零零三年一月,丛台区公安分局因我邮寄真相信,找到我工作单位,单位迫于压力派车把我遣送丛台区公安分局。丛台区公安分局警察拿着非法盗取的我合法邮寄的真相信为证据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后我因强烈要求看笔录,要求警察不得在笔录上写污蔑大法的部份并声明我传播真相是合理合法的,丛台区警察要强行开拘留证非法拘留我,在我单位领导劝阻下才作罢。我被非法拘禁一天后,取保候审一年,丛台区公安分局勒索保释金八千元。取保候审结束后,丛台公安分局也没有归还我保释金。

我母亲在我父亲被迫害离世、子女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的岁月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作为妻子,她陪同丈夫走过了法轮功义务教功洪传神州的传奇岁月、见证大法弟子四·二五和平上访的辉煌瞬间,经历了丈夫被酷刑折磨,十年中不间断的被骚扰直至被迫害离世;作为母亲,她承受诚实善良的子女被非法劳教、判刑、甚至严重的酷刑折磨的切肤之痛,为儿女伸冤不停奔波,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行曝光后,母亲担心狱中的哥哥而心力交瘁;作为大法弟子,母亲面对亲人被无理迫害,没有怨恨,面对迫害儿子的警察,威严而慈悲劝诫其停止行恶。

母亲虽未被直接绑架、关押,但幸福的家庭旦夕间破裂,骨肉至亲分离,甚至阴阳相隔,这种深入骨髓且日夜漫长的精神煎熬,有时比牢狱之灾更能摧毁人的精神和意志。是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福泽,让母亲有了超凡的生命境界,才能以血肉之躯承受如此的磨难。

我家的遭遇只是无数法轮功学员家庭不幸遭遇的缩影,他们的亲人又何止千千万万,不是一时一日,而是十几年,数千多个日日夜夜,江泽民何以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