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对常人提到学员去世而想到的”的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刊登鄂西北大法弟子文章“对常人提到学员去世而想到的”。大意是说有同修表现为常人认为的得了癌症,并去世了。针对这种情况,直接影响讲真相,如何跟常人说明或解释,如何使其不影响救人,并希望交流。

首先,作为修炼人,我们对于同修有病业、乃至失去人身,从法理上都有清晰的认识了,因为师父已多次详细讲过。所以,问题只是怎么跟不修炼的人能说清楚。我的想法是,这个问题不需要讲;需要的是扭转我们自己的观念。

法中从来没有讲过:只要一炼了法轮功了,就不会死了,就不会有消业(所谓“病”)的表现了。从某个方面讲,这恰恰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攻击大法时试图找借口的地方。密勒日巴在离开前,示现老病态,释迦牟尼也是示现病态(根据一种说法,吃了纯陀的菌茸中毒),耶稣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离开的。这些并不成为人们信或不信那些宗教的原因,教徒们也不需要向人解释这些。医生的死亡并不影响人们去医院看病。大法与他们不一样,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在生理和健康方面,会有很大变化和改善,但这是与修炼的精進成度等多方面因素相辅相成的。特别是这是正法的一部份,那么多的因素都在影响和试图左右正法和我们的修炼,试图左右大法弟子的修炼过程和在世间的表现,这些复杂的因素,怎么给人解释的清呢。

我的体会还是,遇问题向内找。我们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不仅是身边同修离世的问题,也包括常人质疑(或我们感觉在质疑)的问题,为什么会让我们遇到?我曾经有这样的经历,因为是理工科背景,修大法以后,总是想从科学上解释大法,觉的只有那样才踏实,也方便给别人说明白。修炼一段时间后,真的觉的自己对法理有了完善的理解,告诉别人:“你可以问我关于修炼的任何问题,保证圆满解答。”但这似乎对洪法和讲真相没有太大帮助,而且成了一个执着:容易讲的高,让人不易理解。一次,终于有一个本科毕业的人听我讲了半天,回答是,我好像理解了点,太难了,看来要想修法轮功,得首先上大学学理科。说这些的意思是,因为自己有这颗心,觉的只有这样才能讲清楚,所以总是愿意按照自己的思路讲,而不是看听者的接受成度和需要来讲;或者,总是觉的听者就想听这些,但真实情况和效果并不如此。

现在的问题是,有同修离世了,听者似乎很关心甚至盯着这个问题,似乎成了他们是否认同大法的前提,其实不一定是这样的。前面说了,法里并没有一炼大法就不会消业、不会离世的说法。可能是我们有一个心,对大法好的心,觉的自己炼功了,要给大法争个光,自己不能有“病”了,消业时,都躲着人,连家里人都尽量回避,或力争表现没“病”;有身边同修有“病”或离世时,虽然从法理上明白怎么回事,但不希望别人知道,怕影响不好;有意无意的给人造成炼功不能有“病”或不会离世的概念(也许别人没有那样认为,自己认为人家就是那样想的);觉的别人会很在意这些事,会影响人家对大法的认识;要找个说法,让别人接受这不是有“病”,不是真的去世,或和常人的去世是不一样的,但又说不清楚,等等。其实,这还是人心,为了大法好,也是人心的表现,用人心挣面子;仔细想想,这与真善忍并不符合。而且越执着,会表现的越强烈。

问题是,我们有了这个心,就得去。我们越执着,问题可能会演化的越负面,还会成为旧势力因素捣乱的借口。我们越觉的要说清楚,又讲不清楚,心也越重,局面也就越不利。

如果我们把这个心去掉了,可能事情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人家也不会觉的炼功人去世是个什么事了。试想,一个真的认为炼功不会生病或去世的人,这个人可能是对法有一定认识的或很相信的,要么就是我们以前给人家造成了这种误解,或是那些专门鸡蛋里挑骨头捣乱的人。套,还是先从我们自己这里解,改变我们自己的心,改变我们的观念,就是改变外在的环境、改变身边的人。

我们自身的修炼和提高溶在我们的一切中,包括讲真相活动中。向内找,永远是我们的一个法宝。放下自我,放弃任何人心,一切完全在法上,可能更有利于讲真相。那些心地单纯知识不多的农村同修讲真相效果反而非常好。

只是根据自己以前走过的弯路和体会,一点认识,不一定说的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