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看到本地及外地同修,有些都有不同情况的病业,想跟同修交流一下自己是如何清除病业魔难的,希望此文对仍在魔难中的同修能有所帮助。如今,距我离开马三家劳教所已经十二年了,我那被迫害后肿胀的肚子,早已瘪回去了。我每天外出打工,发真相资料,劝三退,平稳的做着三件事。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七日早晨天未亮,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致奄奄一息的我,由四、五个人抬上警车送回家来的,他们怕我死在车上,非常紧迫的赶路。当时迫害造成腹部有两个十二厘米的肿块,上面还有三个五六厘米的肿块,同时心脏严重心肌缺血。我在马三家劳教所坚决不配合邪恶,在酷刑迫害中没被所谓的“转化”,被关押了一年两个月之后,无条件释放。

当时我法理并不清,还以为是师父演化的用这种方式救弟子出来的。后来通过大量学法才悟到,这一切都是旧势力安排的,旧势力就是想保留它们所要的,而淘汰它们看不上的那些众生与世人及大法弟子,你行它就承认你,不行就淘汰你。我们就是要从根本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连魔难本身的表现都是不承认的。坚定的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刚回来时,月经长年不断,膝盖往下也是长年浮肿,穿袜子都把袜筒剪个口子,免得腿勒的太肿胀了。我在监狱、劳教所遭受了共计五年的非人折磨,一次次被迫害的九死一生。由于自己是单身,又没有自己的住房,这次获得自由后是我姐一家收留了我。可刚到姐家几天,邪恶不断的来骚扰,一位同修把我接走。

师父把非常精進的同修安排在自己身边,对我帮助极大。每天和同修配合做三件事,并在一位同修开的超市做钟点工,每月能挣二百元。一天正在超市拖地,突然下身大流血,来不及上厕所,地上淌了一大滩血,该同修看我老半天从厕所里不出来,便在厕所外面喊:姐,你咋样了?我回答说:没事。等我从里面出来时,我的手和脸煞白。同修已经把地上的血迹都擦干净了。我根本不去想自己的“病”,下班骑车回家,路遇有缘人我照常讲真相,劝三退,该干啥干啥,只要有三寸气在,绝不忘救人。

我身体后来只剩三四克血色素了,脸上总是灰土土的,给人的感觉随时都会那边去了。二零零九年邪党两会期间,我在打工处再次被邪恶绑架,送看守所体检时,身体查出两个十九点九厘米的巨大肿瘤,小肠被挤变形,胆被挤错位。看守所拒收,公安局邪恶副局长强制将我送進看守所(此人后来遭恶报被撤职)。我立即绝食反迫害,十五天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看守所。

这次师父在另外空间给弟子拿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虽然身体表面的东西还在,可是身体有劲了,五十斤大米一口气扛到六楼也不喘,秋天给亲友家摘水果,人们都不愿上树尖摘,我上树尖,上来下去的一点儿也不累,人们说我跟年轻人一样,还这么能干。嫂子几次见到我就说:你这肚子也没见小,还是得(动手术)做掉吧。我笑着对她说:我要是象你们想象的那样,我还能上树尖摘果吗?我还能活到今天吗?从一九九七年得法到现在,没吃过一粒药,这不是大法的超常吗?经我这样一说,嫂子也不为我担心了,她也很相信大法,支持大法;几年前我哥当村长时将一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由村里担保救了出来,因此哥哥全家都得了福报。

师父在《转法轮》里已经告诉大法弟子一上来就在很高层次上修炼了,病根已经拿掉了。我修炼二十年了,怎么能修出一肚子瘤子?这不是笑话吗?我就从根本上彻底的转变人的观念,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将计就计,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作为修炼人,好事坏事都是好事。师父说:“我刚才还在讲呢,修炼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认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认为人舒服对提高是坏事,不舒服对提高来讲是好事。(鼓掌)这根本观念你转变过来没有?”[1]以前,我的肚子一剜一剜的疼,都不敢喘气,我就跟它沟通,我说:你是我身上的生命体,你可别耍欢,你这连蹬带踹的,我可受不了,我毕竟是人在修炼,我是主尊说了算,我叫你动你再动,不叫你动你千万别动,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次沟通之后就再也不疼了。一次骑电动车途中,两只胳膊突然发麻,手攥不住车把,我急忙将车停在路边,试着用力攥拳头,一边向内找,一边发正念清理邪恶,同时坚信师父,知道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师父给弟子都是最好的,病的症状连想都不去想。瞬间症状消失。

师父讲:“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比如表现上只是悟到了还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对正念强的、明法理后会更加坚信的大法弟子,什么关都能挺过来。”[2]

我连续几年帮助农村同修收秋劈苞米,装车时,两个男同修往上举着一袋苞米,我在车上接着,然后摞好,几十袋苞米拎来拎去的,也不觉的累。一次,装完车直接就蹦下来,司机(明白真相)想启动车找我时,发现我在地上站着呢,惊异的问我:今年你多大岁数了,我说都五十八岁了。他说:你一点儿不象,有的年轻人都没有你有劲儿。一次回老家遇见两个村中的晚辈,其中一人见面就笑着说:雁姑不死,雁姑就是不死。我被她那真诚、纯朴而又善良的心所感动,会心的笑了。

是啊,慈悲的师父把弟子从地狱里捞起,从地狱里除名,为弟子承担了千百年来所造下的天大罪业,而且赐予弟子巨大的能力与无上的荣耀,大法弟子已经是出世间法修炼了。只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有时盘腿发正念、学法二十小时不吃不喝,这二十个小时我能学完一遍《转法轮》,然后吃点东西,就出去面对面救人了,也不困。

我现在发正念都调动我体内所有的生命体和我一起发正念除恶;而对那些仍死不悔改的,还在助纣为虐起破坏干扰作用的,我就根据师父讲的忍无可忍的法,发正念立即解体清除。

在这里对所有给予我无私帮助的同修再次表示最深的谢意与敬意!感谢师父洪大的慈悲与保护,弟子跪拜恩师!用师父的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勉:“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3]

让我们修好自己的主意识,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身体迫害,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个人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