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慈悲不能让旧势力利用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对众生是慈悲的。但是,很多时候我们不能真正理解在正法中慈悲的内涵而被旧势力钻空子加剧了迫害

二零零三年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有位清华大学紫光集团的同修被关押在我隔壁的监室,经常听到那些犯人拿同修解闷、开涮,他们让同修干最脏的活——刷厕所,每天用最下流恶毒的所谓“玩笑”拿同修解闷。他们经常对同修说:“你進了监狱了,你妻子自己养不了孩子,肯定去××去了。”而同修认为大法弟子应该忍,任劳任怨的干着最脏的活,心平气和的忍受着他们的羞辱。

后来,一个犯人从隔壁那个监舍调到了我所在监舍。他想把对同修使用的这套羞辱办法用到我身上。我当时虽然对这方面的法理还不是那么清晰,但是知道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我正告这名犯人说:“大法弟子是在做好人,不能拿如此恶毒的语言开所谓的玩笑,只此一次,如果有下次,我决不客气。”那个犯人从此再也不敢拿恶毒的语言来羞辱大法弟子了。

师父讲:“我叫弟子们发正念,是因为那些所谓的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然而却由于大法弟子的慈悲被旧势力利用,它们保护下的邪恶生命有意的迫害,那么大法弟子所承受的已经不只是自身的业力,而是在邪恶生命迫害下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1]

师父的法讲的很明了,邪恶就是利用坏人在钻大法弟子慈悲的空子。那我们就没办法了吗?法能解一切。遇到类似想利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做坏事时,第一、我们要正念清除他(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因为一个人如果没有背后的邪恶因素支撑,是决对不敢对大法弟子行恶的;第二、要体现大法威严的一面,我们一味的忍让只能让对方在犯罪的路上走的更远。“旧势力就是对着我的洪大的慈悲在耍戏。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2]我们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后,要正告他们:必须停止对大法弟子任何形式的迫害,才是真正的对他们好、同时也是在维护法。

其实,这方面的法理师父在迫害前就讲了:
“弟子:在办案中调查取证时,对方不说实话,如果态度严厉了,和我们修炼真、善、忍是否有矛盾?   
师:对方不说实话你得让他说实话,这是你的工作职责。说话要严厉但是你不能动气,也不能骂人,更不能动手打人。我们办案和国外是有些差距的。国外讲重证据,我们有的时候没有证据也得让他说出来。反正是把握好吧,就是用一个炼功人标准把握好。”[3]

师父讲:“对方不说实话你得让他说实话”[3] ,这就是在正法!一个大法弟子,面对常人的耍赖能没办法吗?一个常人如果没有背后邪恶的因素支撑,敢对大法弟子不敬吗?

我在大法弟子办的公司上班,有一些人借了公司的钱不还,累计有一百多万,同修被搞的很无奈,这些人都知道我们是修大法的,觉得大法弟子善良、好欺负,不还帐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我和同修交流后,觉得必须让他们还,他们在利用大法弟子的善良想赖账,这是他们的罪。这两年大陆经济形势本来就不好,大法弟子办公司又受邪党方方面面的邪恶政策限制,赚点钱本来就不易,说白了,这些想赖账的人是在占用大法资源。面对不说实话的嫌疑人,面对想利用大法弟子善良赖账的人,我们必须把款追回来,一分都不能少。

“慈悲和威严同在是为了保护法的。”[2]

正法已是最后的最后了,我们在法上清醒起来吧,以一个新宇宙觉者的威严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