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见师父的巨大承受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我与同修被点悟三月十八日(星期六)到康州看下午两点的神韵演出,当时我们还准备顺便观光一番。开演前一天(星期五),我发现康州明日的天气非常不好,有雪,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六点下雪,而且下雪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五十,这对开车去看下午两点神韵的观众极为不利。

因星期五休息,我就整点发正念。发正念中,我天目看到神韵剧场上空有一个大碗及一个绿色的珠子,我悟到,明天我们不能去玩,要提前到剧场发正念;再看去,康州的路上有雪,并出现法轮,同时看到同修的姓与法轮在剧场上空。我立刻打电话给同修说:我们明天的使命是去清理干扰众生看神韵的邪恶,我们要去守护众生看神韵,你要用法轮作为法器,扫除邪恶。同时我告诉他,我只能清理我负责的空间场的邪恶,我清理不了其他人空间场的邪恶,我们目前就整点发正念,让明天康州天晴。

清理一天后,我晚上看天气预报,康州星期六上午九点、十点、下午一点、四点仍然有雪,降雪的可能性也是差不多百分之五十,这个天气真的会影响很多众生看神韵,我非常着急,但没有办法。

星期六早晨四点起来打坐,天气预报显示和星期五晚上一样,我想打完坐再清理吧。打坐中天目看到师父周围很多火,师父被火烧。看到师父又在承受,我心里很难过(之前一个星期,我打坐中看到师父被恶人用核弹炸,师父不让我看到自己被炸时的景象,用白色的东西挡住,但我还是看到很长的鲜血从白色的地方透出,后来看到师父的身体血肉模糊……)。打完坐后,再看康州天气预报好起来了,只有九点及十点有零星小雪。我知道师父为康州的众生看神韵承受了被火烧的难,我不停的哭,我想我看到的只是师父承受的冰山一角,很多很多没有看到。

我们一行十点出发,一路没有雪(天气预报纽约有雪有雨),没有雨。到了康州,天气更好,出太阳,一直到我们四点多看完神韵都是好天气,到我们六多点回家才有小雨。神韵演出中,我看着满场的观众,真为他们高兴,他们很多人得救了,但他们可知道我们的师父为他们承受了多少?我为师父的无限慈悲在心里默默的落泪,也为我们没有做好让师父承受而落泪……。

三月二十四日晚十点左右,同修发来信息,让大家帮助墨西哥神韵演出发正念。当时全城停电,还有一个小时演出要开始了。我立刻发正念,但我知道,师父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巨难,干扰一定会被清除的。过不久,同修发来信息说,电已经恢复。

这是我最近的两段经历。在我这低的层次中,只能看到、想象师父救度众生的巨大承受之点滴,但我都无比震撼,都会痛哭。能跟随师父救度众生,是我生命的无限荣幸,但这日子还有多长?我不敢想。我不知道如何报答!我不知道如何感恩!我惟有越最后越精進,兑现誓约。

在此,用我所有生命的虔诚与尊重叩谢最最慈悲无上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