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喊“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我今年六十五岁,女,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学炼法轮大法

我的故事

我搞了十年电镀,三十几岁就得了职业病(实际是全身中毒),表现出来就是肠胃不好、头疼、高血压并发心脏病、神经性皮炎。严重的病态导致:任何食物不能碰油,只要吃了有油的菜,半小时内就肚痛、泻肚,其它水果、肉、糯米及冷食之类都是一样,一点都不能碰。一年到头吃稀饭,饭前还要吃助消化药。就是这样还是经常拉肚子。严重时得在厕所吃了药止住腹泻才能离开厕所,更严重时以姜汤维持生命,再严重就得住医院。

上班只要接触到那些有毒气味,头就疼,后来不得不离开原来的工作岗位。我不能低头,不能下蹲,否则就会晕倒。去买菜,卖家以为我思想好,从不挑拣,叫卖菜的给我拿,实际是我不敢低头。表面看我是一个完整的人,可一点力气也没有。

再加上剖腹产后恢复得不好,不能干体力活,抱一条棉被上阳台都会导致下身出血。我有时晕倒,医生说是因我的血液上不到头部,造成的,晕倒后血液自然就流到脑袋里,人就醒了。特别是一到夏天经常昏倒。那可能是血压太低吧。

最难受的还是神经性皮炎,手一接触水,从手开始发作,一块一块的一下子就发遍全身;颈部一吹冷风,皮炎就开始发作,一发就发至全身,奇痒无比,每天大量用激素。后来用球蛋白抑制。但维持不了一个月就会复发。我查了资料,这种病如果发到肠子上就会毙命。严重时我的嘴巴舌头都发痒了。

就这样,药物成了我每天的主食,感觉全身细胞都是药味了。每天就这样苦熬着。人的记忆、思维都不灵了。

离开工作单位后,为了维持生活开了一个卖香烟的小店。头脑不清楚,算钱都稀里糊涂的,少给了人家人家是会说,多给了人家,人家不说我也不知道。

有人告诉我,说有个人在我这儿买了两包中华牌香烟,那人不知道我是怎么搞的,只收了他一包的钱。人家问他是不是假烟,他说烟是真的。可他当时并没对我说,也没给我钱。

那时假烟很多,我可是不敢卖假烟的。因为我店在县委门口,有许多办事的人来买烟都是为了送礼用的。有一次有两个坏人当我的面说要买两条烟,拿给他们马上又说不要了,把烟还给我。后来有人说我卖假烟,拿着烟回来狠狠的骂我,说他是为了送给当官的,我才想起来烟是被那两个人掉包了。我想,那另一条肯定也是假的。赶紧把另一条扯开来看看,果然是假的。

有时收了一百元钱,找零钱找给人家,最后人家把找回去的钱拿走了,一百元钱也拿走了。我根本不知道。特别是常常收到假币。

就这样守店我的身体还吃不消。丈夫要上班,把午睡等休息时间都让给我,照顾小孩、买菜、洗衣等一切全是他一人包。

女儿可能受我的影响,身体也不好,有时半年要住三次医院,什么过敏、哮喘等等,搞的一家人日子过的好苦。有点钱都往医院送,是单位有名的困难户。房改时,买当时的住房不到一万元,那还是借钱买的。

那时就是抱着活一天算一天,死了我也一点不遗憾,一点也不留恋人世间的想法熬日子,每天都是在痛苦中煎熬着,脸色发青,嘴唇发黑,满头白发,四十几岁时,人家就以为我六十多了,与丈夫在一起,人家以为我是他的母亲。

就在这时,丈夫的一个当兵的朋友来告诉我,说现在有一个气功在办班,你身体这样差,你去看看吧。他还说到了佛道神等等,我一听,就说:“这是迷信,我不相信。”他说你先去听听,那里在放录像。我想:怎么迷信的东西也有录像放?那我倒要去看看。就这样那天晚上叫丈夫看店,我带着女儿就去了。

一听我就被吸引住了,我说这不是迷信。我问人家有没有书啊?对方说书店里有卖的。我就拜托他们给我买一本。第二天一早朋友就给我送来了。

我当天就把书看完,感觉有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兴奋,书中每一句话都很合我意,太好了,人也来劲了。朋友又告诉我在我家附近小学操场每天有人炼功,也有人教功,我就起早去学。每天炼静功都看到两个圆圆的亮亮的东西飞到眼前,后来知道那是法轮。

令人惊讶的是炼功才三、四天,我感觉自己所有病态都没有了,感觉一身轻,好象要飞起来了,以前上楼(我住四楼)一步一步很困难,现在是飞跑。早上炼功回家,如果忘记买馒头,我很快跑下去买了馒头又飞快上了楼。原来没有病这么舒服啊!身体好象回到了二十几岁时的状态,二十斤大米一口气就提上四楼。这才像个人样,整天乐呵呵的。

有一天熟人送我五根香蕉,我推脱不过,就留下了。我看着香蕉,心想:炼功了身体好了也许吃什么都可以了,我就吃了一根。又想,反正一根也是吃,两根也是吃,干脆都吃了。结果五根香蕉下肚,胃里没有任何不好反应。这下可高兴坏了,我解脱了,可以吃任何食物了!从这天开始我什么菜都能吃了,心想我长期缺乏营养,补补自己的身体吧,一盘干菜肉,三天就把肉吃完了。

从那开始一直到现在没花过一分药费,神经性皮炎也没复发过。挣的钱再也不往医院送了。

以前不敢坐车,坐一次车就象生一场大病,一上车不到两分钟就全身冒冷汗,接着就吐,现在坐多久都没问题。十岁的女儿开始看了一遍《转法轮》,后来断断续续的看,有时也随着炼炼功,身体也好起来,也不再上医院了,从此全家快快乐乐的,假期也可以一起出去旅游了。

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使我一家人过上快乐幸福的生活。

修炼后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特别是做生意在钱财利益上严格要求自己。有一次烟草公司有两条烟价格弄错了,本来五十多元一条以二十多元一条给了我,我就打电话告诉,把钱补给他。

以前有许多单位在我这买香烟,经常开假发票,我为了生意一律给开,反正我不要什么好处。炼功后知道这是犯法,也不符合真、善、忍,就拒绝了。他们就骂我说,哪里都有烟卖的,不开就算了。我就把钱还给他。表面看起来生意少了,但我很满足,因为我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就听师父的话,抱着做而不求的心。我生意仍然不错,能供一家人生活还有余款。

以前我是生人与熟人两种价格。炼功后,我对谁都一样,熟人什么价就以这价格卖给所有的人。邻居之间、人与人之间我都按大法中说的摆正关系,从不做挑拨离间的事,附近的人都愿意和我说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群众仍然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

母亲和弟弟妹妹的故事

我的巨变使兄弟姐妹都相信法轮功好,都说我幸亏炼法轮功。否则我活不到今天。二十年过来了,我也二十年没吃药了,但身体健康。

我母亲有高血压,挺着大肚子,上楼气喘、洗衣服站着不能下蹲。看我变化这么大,她也跟我学炼功法。有一次母亲发高烧,梦中有人将她身体腹部象揭围裙一样揭掉三层,她醒来后发现肚子变小了,上楼再也不气喘,也能下蹲了。

母亲七岁就开始放牛,没上过一天学,在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前,她就随大家集体学法,其他学员读,她一个字一个字顺着看,回家有时问问小妹。不久她就能通读《转法轮》和师父的经文。之后没吃一粒药高血压也好了。临终时没痛苦,就象睡着走了。

我大弟弟五十多岁就患高血压。我给他《转法轮》,叫他看看。过了十几天我去看他,心想他要是不学大法我就把书拿回来。可他一见到我就说:“大姐,这书真厉害,我才看了一半,血压就降下来了。”我说这是佛法,你就认真学吧。现在他是离不开大法书了,说晚上不看书就睡不着,看了书才能睡。

我二妹在九九年迫害前看了一遍《转法轮》,说:真奇怪,人感觉全身很舒服。可惜这时迫害开始了,她没坚持学下去。她夫妻办工厂。在给工人发工资时她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把他们入过党、团、队的都劝退了。后来他俩得大福报:本来厂里生意不好,每年产值最多就三、四十万。告诉工人“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后,这年产值一下就上升到百万。生意越来越好,现在她家已是有上千万资产的富翁了。

小弟也知道法轮大法好,我给他真相资料他看完后放厂里给工人看。他如今也是拥有几千万的富翁了。

小妹有忧郁症,曾送精神病院治疗。就因母亲在世时她经常读《转法轮》给母亲听,教母亲识字,她还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现在能正常在她丈夫办的厂里干活,管理财务。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希望大家都能看看《转法轮》,别受中共邪党谎言欺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