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死的孩子复活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炼功的。炼功前我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胃痛、腰痛、腿痛、下肢冰冷等多种疾病,长期治疗,天天吃药也没治好;炼法轮功一个月后疾病全无。下面说两个发生在身边的更神奇的事例。

(一)等死的孩子复活了

二零一一年的一天,在儿子门旁修电视的小刘上三年级九岁的儿子,住進了县医院,接着又转到了市级医院,一住就是三个多月,过年都没能回家。

后来听说孩子得的是淋巴癌,瘤子长在离心脏很近的地方,不能手术,只能化疗。医生说:化疗两年半,费用二十万。孩子爸爸说:回家卖车卖房,亲戚朋友再借点,凑二十万问题不大,能治好吗?能除根吗?医生回答:我不能给你表这个态。

孩子在医院化疗了三个多月,孩子被化疗的不会说话了,不会走路了,不能吃饭了,奄奄一息的回家了。按当时他的家人说:还有一点意识。大夫出院前给他爸爸说:回去也别给他治疗了,这个病什么药对他也无效。孩子的姥姥说:别再给他打针了,就让他这样静静的走吧。家里人要趴在孩子的身上才能听到孩子的心脏还跳不跳。

在这种情况下,我叫了一名同修,带上《转法轮》就去了他家,给他爸爸讲了法轮功的真相,最后我说:别看你孩子病的这么严重,只要你大人孩子真心实意的相信,就会有奇迹出现。但是有一条,就看你们能不能相信,能不能接受。孩子爸爸思考了一会说:信吧,孩子已经这样了。孩子爸爸同时用真名退出了曾经加入的邪党团组织。

我们让他家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给孩子念《转法轮》,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爸爸都答应了。这样念了第一个二十多天的时候,孩子就能喝点米汤、吃半个馒头了。

到第二个二十多天时,孩子就能吃一个馒头了,会说话了,能玩电脑了;到第三个二十多天,孩子就能走路了,恢复的和正常人一样了,还胖了五斤。

三个月后,他爸爸带他到北京知名的肿瘤医院做了个全身CT,大夫看着片子说:哪有什么?就是说孩子身上什么也没有。大夫纳闷极了,反复问了孩子爸爸好多问题,最后说:现在是没有了,可是不保证以后不复发。

现在孩子已经上初中了,身体一直很好。

(二)女儿的牙疼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由于小人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造谣、污蔑、迫害,一时间我县的法轮功学员都在家里不出来了,互相之间也失去了联系。十二月的一天,一同修来找我,说外地的同修想来和我县的同修一起开个法会,切磋切磋,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开会地点,问我能不能在我家开,因我家当时对外加工香肠,人来人往也不会引起注意。我当时也有些顾虑,可又一想,在这样的形势下,很难找到合适的地方,也就我这个地方还比较合适,我就说:行。

第二天外地的两位同修来到我家,中午吃饭时我告诉我女儿:你搬个凳子坐在大门里边等你哥,(儿子在公安局巡警大队干临时工,给大队长开车),等他来了,不要让他進来,就说咱妈今天活忙没空做饭,让他在外边吃点吧。一会儿,儿子真来了,女儿把门开的很小的缝,给儿子说了,儿子信以为真就走了。午饭后,我县二十多名同修陆续来到我家,可是我因为当时还得上班,还要替领导去开个小会,我把门一锁就走了,边走边想:你们好好开吧,没人能知道你们在这里开会。可等我四点回来一看,家里一个人也没了,觉的有点不对劲,就连忙打电话问了一个同修,同修说:你没见着你儿子吗?你儿子穿着警服、开着警车来家把人都赶走了,不过会也开的差不多了。

听说会开的差不多了我心里有点欣慰。五点钟左右儿子回来了,進门就问今天怎么回事?我装不懂问什么怎么回事?他说:我来家一看,那么多人在咱家开法轮功的会,把我气的,我就都给赶走了,以后可不能在咱家开了,怎么不上别人家开呀!我说:你妈也是炼法轮功的,在别人家开和在咱家开有什么两样呢?不是都一样吗?儿子不吱声了。这时女儿下班回来了,儿子指着她说:还有你,你中午说咱妈没做饭,还是骗我的!女儿在院子里边放车边大声回应:是的,就还有我,别看我也没看过书,也没炼过功,可我就是法轮功的忠实信仰者,你上公安局告去吧!儿子不说话了。然后我问儿子:家里没有人,你又没下班来家干啥来了?儿子说:俺上东条街办事的,不知为什么当时就是想来家看看。后来我想:儿子的回家也不是偶然的,也许是师父在保护开会同修呢!

晚饭后,女儿说牙疼(那时正在给她治牙疼病),我说牙科晚上不开门,睡觉吧,明天再说。第二天一早女儿就上班去了。女儿走后我才想到:哎呀,女儿的牙疼不是偶然的,是昨天她在院里喊了她是法轮功的忠实信仰者,师父在给她去牙疼病呀。

中午女儿下班一進门,我就给她说:你的牙疼不是偶然的,是因为你昨天在院子里喊了你是法轮功的忠实信仰者,师父在给你去牙疼病呢!女儿说:妈妈,真有那么灵吗?我说:真有那么灵。你的那句话在这个空间很平常,可在另外的空间就已经惊天动地了。

女儿说:俺牙早就不疼了。俺夜里做了个梦,梦见地上发大水了,人都被水淹了,我和同事小高被一个人拽到上边去了。小高平时也说法轮功好。

女儿接着又说:俺还做了一个梦,好像是梦、好像又不是梦,好像在做梦又好像睡醒了,感觉师父就在跟前,但却看不见师父,我说师父我牙疼呢,师父说你牙疼啊,牙疼我给你点一下就好了。接着就清清楚楚的听到牙“格”的一声,牙就不疼了。

从此以后,我女儿的牙疼病不治而愈,再也没再疼过。后来在看守所,我县同修开的会,都被翻出来了,警察问来问去,只有在我家开的会,没有人提起。后来我想是当时我和女儿念正了,师父就保护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