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相信大法好 四代得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我今年八十八岁,得法修炼二十年,助师正法十八个年。一路上在师尊的保护、引领下,使我在同化大法中重生。炼法轮功两个月,师父多次给我清理身体。随着我不断炼功、学法,按照大法要求做好三件事,感觉自己身体就象《转法轮》书上讲的一样,在向年轻方向退。左邻右舍说我没上八十岁,我自己也觉的我不象快九十岁的人,身体轻盈,走路生风,再加上面慈心善,白白净净,看起来,最多六、七十岁吧。千言万语只一句话,谢谢恩师救我,使我有了一个崭新的生命。

我的家人从我的身心变化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支持我修炼。在邪恶迫害法轮功最严峻的时候,他们默默的陪着我走过那段风雨交加的岁月。虽然他们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走進大法中修炼,但是他们支持大法,敬重师尊。他们也因此在大法洪传时期,沐浴在佛恩浩荡中,连连得福报。

孙子在大法中受益

师尊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的法。我信,我的儿孙们也信,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那些受益的事儿,是他们自己的亲身经历。

三个月前,我大儿子打电话过来给我报喜,让我马上先替他给师尊敬香,因为他的第二个男孙刚刚平安降临人间。大儿子很兴奋,因为他梦寐以求的就是要两个男孙。我也替他高兴。

我的大孙子大学毕业后,与小敏要好。小敏是个乖甜懂事的女孩,我们大家都喜欢她。因为我老伴是医生,同事、朋友圈中医生、护士很多。无意中我们得知小敏不仅患有乙肝病,而且还是“大三阳”。我大儿子坚决不同意这桩婚事,不接纳小敏。为这事,孙子搬离父母家,与他父亲抗争。

为了关心孙子的婚事,我去咨询老伴的两位好友,他俩都是我省有名的肝病专家。他们告诉我,乙肝是医治不好的病,乙肝大三阳,不宜结婚,确实涉及到传宗接代的问题。我无法改变大儿子的决定,他们父子那样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我决定改变一下晚辈的状况。

机会来了。一次家人聚会,孙子带小敏来了。我对小敏说:“小敏,我有一件事想找你谈谈,这事情不谈我心里放不下,过不去,谈了又怕伤着你。你知道我们是医生家庭,我问过同住在一起的两位邻居肝病专家,都说你这个病是医治不好的。我想告诉你的是,你这个病还是能治的,谁能治?神能救你,就是大法能救你。”她很认真的听我讲了大法真相。接着我叫孙子把《转法轮》这本书拿给小敏,让她回家看,拿真相光碟叫他们俩看。

2011年我的侄孙毕业工作了,在家请客。孙子和小敏都来了。小敏看见我就说:“奶奶,有一天我去理发,看到有一张光碟扔在一个乱七八糟的地方。我理完在回家的路上,想起扔的那张光碟,不就是和奶奶给我看的光碟一样的吗?怎么能扔在那里?我干脆回去把他拿来,如不行,我就拿钱买回来。想着这事儿,我就回理发店问他们,你们为什么把这光碟扔在那里。他们说不知道是谁扔掉的,你要你就拿走。我就把光碟拿回来了。”听到这儿,我真高兴啊,我说:小敏,你做的好,你保护了大法的东西,你会得福报的。后来孙子协助我给小敏办了“三退”。

这事情过了不久,大儿子突然向全家宣布:同意孙子和小敏结婚。大家都很吃惊。怎么转变的呢?我相信他的决定是对的。因为小敏保护了真相光碟,又作了“三退”,我隐隐觉的是师尊安排小敏到我们家来得救的。大儿子接纳小敏,是顺天意,我便在心里默默为孙子和小敏祝福。大家都高兴的为他们的婚事作准备。

他俩结婚后奇迹出现了:结婚四年,小敏没有生过病,而且还先后生了两个胖胖的聪明可爱的男孩。两位肝病专家都觉的不可思议。这是在我家发生的一个真实的神话故事啊!

孙子从小跟着我在师尊的关注中长大。邪恶残酷迫害的时候,我常常拿真相资料给他看,他不但自己认真看,还拿给他的同学看。我给他讲真相,叫他“三退”,他很痛快的答应了。

孙子虽然没有走進大法中修炼,但从他的一些言行中,可以看到他是认同大法的,尊敬大法师父的,所以他受益很多。

重孙女在全家诚念“法轮大法好”中平安降生

那年10月25日,早上六点钟,天未大亮,我突然想起:今天是孙女菁菁剖腹产的日子。我立即给二儿子打电话,叫他告诉孙女,在产程中,要念“法轮大法好”。二儿子就立即把“法轮大法好”这句话用电话通知孙女。但这时箐箐已经進了手术室。他又打电话给孙女婿,让他一定把这句话传進手术室里。孙女婿接到岳父的电话通知后,就想尽办法進入手术室,让妻子快念“法轮大法好”(那时医生还未到手术室)菁菁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结果手术十分顺利,母女都平安。

孙女怀孕后,得了甲亢病,一家人商定,为了怀中孩子,尽量少吃药,接受医生的建议不做顺产做剖腹产。

那时我的两个儿子都没有退休,包括媳妇在内,他们都是省政府部门的处级干部,那里邪党控制的很厉害,是被高压封闭的地方。我打电话告诉二儿子,当时并不抱太大希望,只是觉的要告诉他这句话心里才踏实。没想到,他在女儿生产是否安全的问题上,坚定的选择了相信“法轮大法好”会带来好运。在恶党残酷迫害法轮功时期,四处都安有窃听器的情况下,他敢于把“法轮大法好”这句话用电话传到医院去、传到手术室去,他不是在敷衍我,而是认真努力的在传递“法轮大法好”这句话。这是一般的问题吗?不是!是他选择了大法。结果他受益了,得到一个聪明活泼的孙女。

四岁重孙女作书法表演

重孙女四岁时,被选拔参加新年联欢晚会的书法表演。据说当时导演奉命到几个幼儿园挑选参加书法表演的幼儿,没有选到合适的。于是找到他认识的一个幼儿园园长,请她帮助物色。园长想来想去,觉的公主(我的重孙女,大家都这么叫她)可能适合,就推荐说:这个孩子你们看看行不行。

导演把重孙女带到试播厅,拿出一个“福”字给她看,并叫她照着写。她就按着要求把“福”字写下来了。字写得端正,笔顺还都对,导演满心欢喜。紧接着就培训她如何出台,以及出场表演时的各项要求等等。演出那天,我从电视上看到重孙女用一支比她自己还高出一个头的大毛笔,两手抱着笔杆,写出一个大大的“福”字。当时她可是一字不识的幼儿呀,会写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福”字,笔画、笔顺还都正确,真让人惊奇、激动。难以想象四岁的幼儿能有那么大的本事!别忘了,她是在姥爷、姥姥、爸爸、妈妈一齐念想着“法轮大法好”时来到人世间的,是神佛接送到我家来的孩子,当然不一般。

我相信是师尊在帮助,是师尊的安排才能做到这一切的。后来听说重孙女的父母用六百元钱买下了这支大笔作为纪念。

全家人支持大法

我家是医生家庭,但家庭聚会时,很少谈论关于病的话题,儿女们、孙子晚辈中很少有生病的,更没有大病住院的。我儿子六十多岁退休几年了,每年单位搞体检,体检表显示都是合格,没有任何病,也没有“医生建议”,他们的医保卡都很少用。女儿也是,快六十的人,看起来不到五十岁。我家四代十九人,个个身体健康无病灾,这种情况在当今中国不能说没有,但绝不是普遍现象。

师尊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如果在这场迫害期间谁敢说“法轮大法好”,不用多了,就这一句发自内心的话,这个人一定归位!(鼓掌)什么意思?在这个时候、在邪恶的环境中,他敢于证实法,他一定是神了。在这个迫害期间,谁为大法弟子做了点善事,做了好事,这个人也一定会成神!”

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早上,我因为发送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小青年举报,警察将我绑架、抄家后关在戒毒所。大儿子当时虽然吓得两腿发软,但他很冷静,没有顾及他当时的身份、状况,想尽一切办法,在我被关押的第三天,就把我从关押地接回家,没有一句怨言,还安慰我,叫我以后多多注意安全。二儿子也赶来安慰我,也没有一句怨言。当时我对他们说了一句话:“我今天被关押的这件事,将来你们绝不会以此为耻,必定会以此为荣的。”他们都相信。

儿子把我从关押地接回家的当天,女儿安排我到浴室洗澡,并为我准备了一身换洗的衣物鞋袜等,安慰我,要我以后一定注意安全。

女儿是最支持我做三件事的。2005年开始劝“三退”时,她听我一讲,就同意退出少先队。当时我劝两个儿子“三退”,他们不敢退。我知道他们当时所处的位置还让他们下不了“三退”决心。我把这个心事说给女儿听,让她协助我劝他的两个哥哥“三退”。女儿就一次次把她两哥哥单独找到她家去,把我给她的真相资料拿给他们看,最后为他俩取了化名“三退”。

她有时也给同学送护身符和真相资料,还劝同学、朋友“三退”,把劝退的名单交给我。她还对她的朋友说:“法轮功就是好,我妈就是炼法轮功的。”每次买水果回家都叫我先供师尊。平时支持我做好三件事,时时提醒我发正念时间到了,有时对我说:“你去学法,其它事情你不要管了。”对来到我家的同修也很尊重和热情,同修们也都喜欢她。

我在讲真相劝三退时,我的儿女、孙子们经常会拿我身体好作引导,打开讲真相的话题。二媳妇娘家人“三退”,虽然是我去讲了真相后他们都退出的,但二媳妇经常用骄傲的语气对她的亲友们说:“我妈炼法轮功,身体好得很,快九十岁的人,自己独立生活,越老了还越不生病。那么多年了没住过医院,我们真是省心省力啊。不象你们家老人,今天高血压、心脏病医院抢救,明天又是摔倒了骨折,三天两头跑医院,忙死你们了。快劝劝你家老人,也炼炼法轮功,身体一定好。你们也不招累,不就解脱了。家里老人身体好,才是我们真正的福。”有了这些话作铺垫,我去讲真相劝三退,那真是水到渠成的事啊。

外孙女学习、工作一路顺风

外孙女考大学、就业等人生大事都得到了师尊的眷顾。

二零零六年我听说外孙女考大学填报的某某重点大学的哲学系,心想那不就是去接受恶党邪灵灌输的东西吗?怎么能学这个呢?心绪不宁又惆怅,也无力劝阻,没有发言权,只是淡淡的在外孙女面前表露过毛魔的哲学不好,邪党的哲学就是给人洗脑,灌输的是斗争哲学。修炼人的孙儿怎能去学那东西。这事儿一直憋闷在心里,很不爽。

直到外孙女考取某某大学前几天,她告诉我:“姥姥,我爸和大舅找到相关的人,把哲学系改成英语系了。”我一下如释重负,高兴了起来,这绝不是偶然的事,是伟大的师尊的安排。我暗暗为外孙女祝贺。

接着喜事不断出现。四年后外孙女大学毕业,又考取了出国继续深造。回国后听说分在报社工作,我立即想到师尊这篇经文:“跳脚狂 喉舌谎言嚎如狼 人恶似鬼助疯浪 不见善念丧天良 秋风起红变黄 张狂不见日慌慌 现世报应无漏网 人做恶都得偿 不信你再狂”[2]。报社就是恶党的喉舌,不好,不能在那里工作,很着急又无能力给外孙女找到合适的工作,又一次陷入郁闷无奈中。

不久,外孙女突然说她辞去了报社工作了。后来女儿女婿也知道了这事儿,问其缘故,没有责备。外孙女说:那里(报社)不好,太复杂、肮脏,一点自由都没有。许多制度、规定、要求会把人框死,会把人变成一条狗,守在党的大门口,叫我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咬几口。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所以我必须离开那里。

没过多久,外孙女找到了能发挥她自己特长的工作,去教学生英语。收入很不错。

外孙女也是从小跟着我在师尊的关注中长大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法轮功被迫害时,我给她看真相资料,告诉她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救人的大法,她都听、都信,而且是第一批“三退”的众生。她每当有喜事时,如考取中学、大学、出国深造,都要来给师尊敬香,工作后买水果回来,亲自向师尊敬水果。感谢师尊让她学业、工作、婚姻事事如愿。

结语

女婿有一次对我说:等我妈搬来,我就叫她跟着您老一起炼法轮功。孙女婿来我们家时间不长,受全家人影响,也很支持大法,我给他讲真相他都认真听,劝他做“三退”,很爽快,立即同意。

如今,“法轮大法好”已经根植于我全家人的心里。当重孙女牙牙学语时,二媳妇首先教她说的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我们一家四代和睦相处,长者平和厚爱,晚辈事业有成,家庭气氛和乐融融。

今年除夕守夜时,我对儿孙们说:二十年来,法轮功给予我们全家人的恩惠说不完,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希望大家珍惜师尊给予你们各家的善报、福寿,感谢恩师的慈悲救度。你们要永远敬师敬法,信师信法。把你们各家出现的神迹和神话故事,还有那些不是偶然的事,师尊为你们个人安排的好事,牢牢记住,世世代代传下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你再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