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法轮功,你妈这回真是没命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三日】去年的腊月二十九,妈妈和弟弟一家在从青岛回济南老家的高速路上,发生严重车祸,母亲重伤,弟弟一家三口皮外伤,在附近一家县城医院简单处理一下,后转至济南齐鲁医院。

那天大约五点多钟到了齐鲁医院,此时的母亲整个人就是一个“血人”,整个头就像一个气球似的,面目皆非,双眼肿的象铃铛,透明剔亮,大夫想检查一下眼睛,用手扒都扒不开,整个额头全部撞碎,颅骨、颈椎、腰椎、胸骨,等几处严重骨折变形,右小腿折断,此时的母亲已昏迷,在急诊检查完随后转到急诊外科的重症监护室。

在监护室,心电图显示心律最快时到了一百八十下 ,主治大夫几次找弟弟了解情况,当弟弟说,十二年前,母亲做过心脏“单瓣置换手术”,也就是说母亲心脏的一个瓣是人造的,而且十二年来,一片药也没吃过,更没有進过医院,身体一直很好,大夫很惊愕,又问了一句:“不吃法华林吗?”弟弟说当时刚做完手术时吃了几天,随后吃了难受,就停了。因弟弟有顾虑,面对大夫满脸的疑惑,没有敢说,妈妈是因为做完手术后就炼法轮功了。

第三天,母亲清醒了,尽管心跳还是很快,但她呼吸均匀,并没有出现像大夫所说的会出现房颤、心慌,气短等症状,下面是那几天探视时间我和母亲的对话。

“妈,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哪儿吗?”

“知道。”

“你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吗?”

“知道。”

“妈,你感觉怎样?”

“我很好,师父一直在我身边看着我,隔一段时间就攥攥我的手,身上就像卸掉一些东西,轻快好多。”

“妈,你想什么呢?”

“我在背法。”

“背的什么法?”

“背《论语》和《心自明》。”

“你背背我听听。”

“行。”

“……”

到了第七天,主治大夫给我们说,母亲现在情况稳定了,建议尽快做手术,探视时间弟弟给母亲说要做接腿手术,母亲坚决反对。

第八天,大夫查房时,母亲给大夫说,她不做手术,她要回家。大夫再三劝说,母亲坚持出院。这样,第九天就办完出院回到我家中。

回到家,弟弟和妹夫请来我们当地的一个接骨大夫,把妈妈腿上的石膏取下,对着片子接好骨头,贴了一帖膏药,用纸板固定,用绷带一圈圈的缠好,千叮咛万嘱咐的离去。

在随后的时间里,我和弟弟妹妹们达成共识,在最近几天,谢绝亲朋的所有探视,让母亲安心休养,尽快恢复元气。主要是担心我两个姨和舅舅看到母亲的样子会难过伤心,他们都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接下来的时间,我和三妹(同修)每天陪母亲学法发正念,几天后,当母亲的胳膊能抬起时,就随着炼功音乐炼功。母亲气色迅速恢复,眼睛也睁开了,能看到东西了,尽管看什么都是重叠的,因两只眼不在一条线上。

正月十五那天,我姨和舅舅他们不顾弟弟和妹妹的反对,早上八点多,就率领亲朋三十多口从六十里之外赶到我家,我一开门,舅舅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来到母亲床前,母亲声音洪亮的一个一个的和他们打招呼,并一再告诉他们:我很好,哪里都不疼,我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你们放心。二姨忧虑的说,七十多岁的人了,伤的这么严重,到处骨折,看你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我们更担心你的心脏。母亲乐呵呵的说,我的心脏我师父早已经给我换了。

这时,所有的亲戚都挤在母亲的床前,听得一愣一愣的。二姨疑惑的说:“换了?”母亲接着说:“是啊,就在两年前,我吐了四次血,一次大约有半茶杯,以后我心脏里边放進去的那个硬硬的东西就感觉不到了,睡觉的时候怎么翻身,什么姿势都行了,可是在那之前只能一个姿势睡觉。在医院里,我听到大夫每天和护士说注意我的心脏,说我的心脏怎么怎么的,我虽然看不见,可我心里明镜似的,我的心脏什么问题都没有。你们看,我在床上就这样平躺着半个月了,心里什么不好的滋味也没有。”

弟弟接着说:“当时第一次看见母亲吐了这么多血,把我吓坏了,我要打一二零,母亲不让,她说心里很舒服,没事,师父在给她换心脏,我不太相信。随后又吐三次,我感觉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好,我们一块儿出门赶集,看她走路轻飘飘的,走多远也不累,心不跳,气不喘,我上了这么多年学也解释不了,很神奇。”

就这样,一屋子的人,你一言我一语,一直聊到中午,虽然他们大都明白真相,做了三退,还是被大法在母亲身上这种超常的体现所震撼。

舅舅回家后,第二天,给我打来电话,发自肺腑的说:“要不是法轮功,你妈这回真没命了,我今年不出去打工了,我也要好好的看书、炼功。”干了几十年大夫的二姨夫,这些年一直不愿退出他视为生命的党员身份,这次自愿的退出了这个邪恶组织。

弟媳曾看过一遍《转法轮》,在这次车祸中切身的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保护和修炼的严肃,后悔没有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回单位后退回了自己在工作中收受的所有贿赂(几百元)。

毫发无损的弟弟对师父更是感恩不尽,主动的给他的同事亲朋讲述大法的神奇超常,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三妹夫开始强烈反对妹妹炼功,还因为妹妹炼功几次到我家里吵闹,对我特别抵触,说我害了我妹妹。这次看到大法在母亲身上发生的奇迹,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再反对妹妹炼功了,两个女儿跟她妈妈学法也不瞪眼了,对我和母亲的抵触情绪消失了。

经过这次魔难,家人反对大法的变的支持了,支持的更加的敬重师父和大法,全家近二十口人沐浴在佛光之中。

现在的母亲很忙,每天炼两遍功,还要发正念,学法,因母亲上学少,认识的字不多,所以学法很慢,对高层法理理解不好,这次摔的这个大跟头,使她意识到了学法的重要。从出事到今天已有两个月的时间,母亲除了自己不能做饭外,其它的全部自理,包括去洗手间,洗脚等,只要她自己能做的,就不会让别人帮她做。母亲的唯一心愿就是,赶快好起来,好出去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