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讲真相 救度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我遭迫害流离失所,去年在沈阳被当地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在警车里,我给警察讲了一路真相,五个多小时后到了我市看守所,下车时我两条腿不会走路了,身体出现脑血栓症状,检查身体不合格,可警察仍然把我送進了看守所。第二天提审,两个犯人搀着我去,与警察见面我就开始讲真相:“我没有犯罪,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信仰是我的权利。”警察说:“我们没有说你犯罪,你身体这样,我们想叫你快点出去,你配合我们一下。”我说:“你们抓大法弟子本来就是违法,我不签字,一律不配合。”提审就这样不了了之。

返回监室后,警察让我穿号服,我不穿,几个犯人给我摁倒在板床上往身上套,怎么也没套上;她们又拽我去照相,我还是不配合,结果没照成;犯人们读监规,我就发正念。犯人们面对警察的施压,对我不善。警察让我写“三书”,我说:“那事不是我做的。”

一个犯人(她是搞房地产的)替我着急:“我们给你写好,写完你就出去回家随便炼。”我回答说:“我师父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高尚的人,共产党不让做好人,用这种手段让我们背叛大法,背叛师父。我宁可舍弃生命,也不舍弃大法!”我说完,环境一下子变了,犯人们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大家佩服我,都对我好起来。我就开始给大家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我用师父赋予我的慈悲对待监室的每一个人,修炼环境很快开创了出来,每天都能背法、立掌发正念、炼五套功法。警察们和所长都不干涉我,全监室人都非常羡慕我。

几次提审,我不配合,不签字。后来所长找我谈话时告诉我:“你不愿做的事就不做,给身体养好。”所长给我所在704监室调来一个年轻警察,是内科医生,对我很好,每次和我谈话都很客气。

我在监室里能够公开讲真相,劝“三退”,全监室二十几人除先前已退出的之外,没有退的这十几人,只有一个做黄金生意的大老板不退,其他人都做了“三退”。屋里的气氛是一派祥和,经常哭泣的犯人不哭了,你争我斗的现象不见了。我的身体也恢复了健康。

一天,我又继续深入的给做黄金生意的大老板讲真相,她已被关押二年半之久,在我之前,有许多同修都给她讲过。她自视清高,在全国拥有一百五十个金店,折合人民币三个亿。她认为法轮功学员傻,让签字都应该签,回去愿意咋炼就咋炼,何苦非在这里边受罪呢。她觉的她比法轮功学员聪明,所以她一直没有退党。我对她说: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教人做好人的好功法,做事先为别人着想,不图名,不图利,做比好人还好的好人,就是更好的人。共产党破坏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就是不让我们做好人,其党的本性是“假、恶、斗”,与“真、善、忍”是水火不相容。我们是被迫害的,你也不例外。共产党利用你的这个人才,开始让你多挣钱,让你发财,发大财;后来当官的和你拉关系,利用权力引导你贿赂他们、送礼;再后来他们推卸责任,把罪过都搁在你的头上;到最后把你关進。

听到这儿,她接过话茬:“你说的真对,真是这样。我搞项目,他们都大力支持,这手续、那手续当官的都帮着办,好处对半扒。最后你犯罪了,他们没罪。”她深有感触的对我说:“大姐,你说我心去了,共产党是卸磨杀驴,我被它害的好苦啊!你们法轮功善良。你進来时,身体那样不好,没有吃药,自然就好了。法轮功师父真保你呀!我是党员,你给我退了吧。我想,你师父也能保护我。”

我告诉她:“我师父不但保护你,还能帮助你。”她又接着说:“一个算命先生曾经告诉我说,我人生中有三件大事,已完成了两件,还有一件没完成。我退党,大法保我平安,这是我最后的一件大事。通过你苦口婆心的良言相劝,今天我才明白。”

她又告诉我,她的案子二年多一直结不了案。她在進来之前,去国外走了一圈,借鉴人家经验,搞新模式,政府接受不了。她没有犯罪,是想让许多人富起来;结果把她关了進来。多少律师、多少法官都很头疼,都结不了她的案。

时隔不久,她的案子有了转机,有许多人帮她。她万分高兴的对我说:“大法真灵啊!”她指着我兴高采烈的对警察说:“大姐给我退党了,这回我退党了!”警察和我说:“你给我也退了吧。”我说:“行,我给你也退了。”在众犯人面前,警察没好意思直接答应,她笑了。

一天進来一个犯人,她没穿棉衣,警察挨个监室借棉衣,没有借到。我把棉衣借给她,警察非常高兴,在全体犯人面前表扬我说:“还是人家大法弟子善良。”她还给我送来花生米叫我吃。

监室的犯人都退出了党、团、队后,警察给换了一个监室,并告诉这里的犯人要照顾我。在这里我遇到了一个同修,得知她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她的状态不好。她的孩子在念大学,丈夫没有劳动能力,她是家里的顶梁柱,非常惦念丈夫和孩子,她家里贫寒,她在里边都是同修们给她送钱、送衣服。我知道后,在经济上我全力帮助她,她需要啥我就给她买啥,我又和她在法上切磋,我给她背法,她也和我一起背,她很快提高了上来,配合我给犯人讲真相。

我俩时时处处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一言一行都尽量以法为师,与人为善,用慈悲心去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全室里的犯人们都从心里佩服我俩,一个犯人感慨的对我们说:“我真佩服你们师父,能教出你们这样好的弟子。”所有犯人听明白真相后,纷纷主动找我们做“三退”,“三退”完的到期出去了,陆陆续续又進来新的人,進来一个就退一个,非常顺利。

在看守所的半年里,我讲退了三十多人,感到很欣慰。谢谢慈悲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