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半生苦与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七日】婴儿时的我把母亲拖累的疲惫不堪。据母亲叙述,幼小的我不知患了一种什么病,一来病就断气,母亲就抱来谷草(五、六十年代农户婴儿死后就用谷草裹起来打成捆送到荒郊野岭)准备给我捆起来,可是,没来得及动手,我又活了过来,母亲被折腾得哭笑不得。

一次次断气,一次次的活过来,母亲仔细的算了算,共是二十多次。母亲被折腾的实在难以承受,便特意找来算命先生给我预卜,先生告诉说:这个小孩子死不了,她就是灾星大。她的寿命还不小呢!以后她再断气,你就不用管了。此后,我还是时常断气,母亲也不放在心上。每次断了气自己又能活过来。

一周岁时,我患了小儿黑热病,母亲抱着我四处看医生,因病情严重,很多时候找医生来不及,母亲就亲自给我打针,因我久病,母亲成了医生。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我的病好不容易痊愈。母亲和大妈们都和我叫大命人。据大人们说,我屯当时有九个孩子患黑热病,死了八个,只剩我一个。我懂事后,有的孩子妈妈,每逢见到我她们就哭,她们就想起自己死去的孩子。

五周岁时,我患了百日咳,母亲还是为我求医治病,疗效不佳,后来留下了咳喘病根儿。咳喘病是人类医学史上的疑难病,也是当今世界医术界没有攻破的难关。从小到大我因咳喘失去健康,最怕的就是感冒,越怕感冒却越感冒,人家不感冒,我也得感冒,人家感冒我还得感冒。一旦感冒就老病复发,吃药打针是家常便饭。总是感冒,总是复发。母亲先后给我用过几种偏方,没有效果。后来,母亲为我找当地的著名中医治疗,一碗碗的汤药我不知喝了多少碗,没有好病;我曾经向山东省一位名医函购药物,服后也没效果。再后来,我几次去沈阳一家药房购买日本進口药物,病也没有好。一年四季我的衣服总是穿得厚厚的,人家穿单衣服,我就得穿毛衣;人家穿毛衣我就得穿棉衣。父亲是农民,本来收入微薄,家里为我治了十八年病,全家人节衣缩食,钱花了无数,也没能医好我的病。成年后,只能干轻体力活,重活干不了,我心里总是闷闷不乐,总觉的矮人一头。

结婚后,给婆家带来了忧伤,尤其是给丈夫带来了愁苦,吃药如同吃饭,大把大把的药物,不但身体没得到康复,反而药物的副作用导致我心哆嗦成团,浑身强烈颤抖,端杯水就洒;久病不愈,常年服药,胃口被药物刺激得恶心、呕吐、经常疼痛,久而久之,又患了胃病。为了治好咳喘病,我先后两次去沈阳一家医院做兔脑埋藏手术,病没有得到好转。我是村子里著名的老病号。每到三伏天,我呼吸困难,好像有一种东西压得慌,使我喘不上气来,与其说喘气,不如说是拔气,很难受,只好选通风的地方才能缓解一些。每到冬天我不敢出门,特别是三九天,我只能在热炕头上猫冬。即使这样保护着身体,我还是感冒、发烧、咳嗽、气喘,趴下难起床。

医生不离门,药物不离身。年年的十冬腊月我都是在咳喘的残酷病魔中煎熬度日。

土地承包到户后,因为我有病种不了田,丈夫无法出外挣钱,只能在家务农,造成家里经济拮据。我看病只能去找乡村医生,打针、挂点滴是常事,医药费总是和人家赊账,到秋后才偿还。丈夫辛辛苦苦土里刨食挣的几个钱,基本都给我拿出来治病,日子过得非常贫寒,全家人生活十分清苦。我们家是村子里的困难户。

疾病交加、穷困潦倒的我,苦不堪言,常常以泪洗面,我哭,我喊,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我多次曾蒙轻生之念,打算一了百了。可是,一双未成年的儿女紧紧的拴住了我这个做娘的心,孩子失去母爱多可怜哪!万般无奈,我只能含泪咬牙在死亡线上苦苦的挣扎着。

一九九六年冬季,三十九岁的我病的起不来床,丈夫每天扶我起来吃饭,医生加大力度给我用药,打点滴。西药、中药均无效果。难以驱散的愁云笼罩着我们一家老小,年迈的婆婆病倒了,丈夫背着我悄悄的哭鼻子,两个孩子流着泪看着妈妈;亲戚们得知我病重后,都来探望;连我自己都不知哪时就会离开人世。

四十岁那年,也就是九七年四月,在我已卧床一百多天,生命濒临尽头的时候,幸运的我走入了法轮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

炼功后的第三天晚上,大法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呕吐了一个多小时,吐出了大半盆苦水,我扣口锅似的肚子消下去了。我能起床了!第四天开始,大法师父又给我净化身体,无数次排尿,第七天我浑身浮肿全消了。我生活能自理了!我浑身有力气了!半个月后,我能做家务了!大约二十天的时候,我能和丈夫一起下田春播干活了!丈夫高兴的逢人就说:“法轮功真神,给我家要去火葬场的人救活了!”

全村人都知道法轮功救了我的命,都知道法轮功真好,法轮功真神奇。乡亲们纷纷来家找我学炼法轮功,几个月的时间就有几十人修炼。我家自然成了村子里法轮功炼功点。从此,我天天非常快乐,生活充满了阳光!

修炼法轮大法这二十年中,我从来不感冒,没有病,没用过一片药,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给家里节省十多万元。

无论北方的冬天多么寒冷,就是三九四九我也照样出门,从没冻病过。三伏天我也呼吸顺畅。冷点、热点我都不在乎,身体免疫力自然强,体质素质自然好。这些年来,我和丈夫共同种田、养猪,日子渐渐好转。家里早已建了新房。如今,老伴常年打工,我种田,管理整个家。我们家已脱贫致富,在村子里步入了富裕户的行列。

今年我已六十一岁,无论严寒酷暑,我都能外出办事,骑电动车赶集购物。许多人都羡慕我精神气足。我说:“我有今天,是法轮功给我的福份!”

法轮大法给了我健康,给了我新生,给了我幸福,给了我一切!李洪志师父的浩荡洪恩令我难以忘怀,我用尽人类的所有语言也表达不完弟子对师父的感恩之情,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谢谢师父的洪大恩德!

现在还没有明白法轮大法真相的世人啊,请你们赶快找明慧期刊读一读、看一看,好好了解了解法轮功真相。法轮功的确好,是救人的好功法!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人类的希望!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