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曹华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我是曹华,女,今年五十二岁,吉林省桦甸市夹皮沟黄金矿业公司退休职工。

我原本是吉林省桦甸市夹皮沟黄金矿业公司一中的一名英语教师,大专学历,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被学校开除,由教师变为了一名公司的清洁工人。

我在修炼法轮功之前,体弱多病,经常性晕倒。一九九八年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修炼不长时间,我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从此无病一身轻,也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在学校,我所带的班级被评为优胜班级,我被评为优秀班主任和先进个人,我婉拒了这些荣誉,把它让给了其他老师。我每天都很快乐、充实的生活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桦甸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公安局、当地派出所、街道、社区人员至少十多次上门骚扰,并且长期被监视居住、跟踪骚扰迫害。曾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给我和全家人造成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巨大的伤害。

一、进京上访遭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三,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吉林火车站等车时被警察绑架,劫回桦甸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关押期间被非法审问、照相、按手印等,并非法勒索家人约六千元。也被学校第一次开除(后因学校缺老师,我又回学校了),以后一到中共所谓的敏感日就遭到当地派出所、公司公安处、综治办骚扰迫害。

二、多次被公司关洗脑班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七开始,公司就安排学校校长找学校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谈话”,逼迫签“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放弃信仰,并逼迫上交大法书籍。

二零零零年三月邪党“两会”期间,公司在教培处会议室办所谓的“学习班”,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保证书,不写就不允许上班,我们几位老师一直不配合写保证书,被迫停止工作半年,不发工资。同年九月新生入学,学校缺老师,我们又回学校了,因为当时公司经常办转化班,学校裁员时,于承坤校长害怕我们给她添麻烦,想让我们三名大法学员自动离职,被我们拒绝了。

二零零一年三月邪党“两会”期间,公司在夹皮沟图书馆办洗脑班,工会宣传干事、公安处的人轮番诽谤大法,让我们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我们几名老师拒绝写任何保证,被学校开除,由教师变为了一名公司的清洁工人,这两年期间,其中有一年是停发工资,另一年每月只开百分之五十,我认为这是对我的经济迫害,导致家里经济紧张,给我的家庭造成了精神和经济上巨大的伤害。

三、多次被警察绑架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的一天,我在回家的楼道里被蹲坑的派出所警察绑架,强行塞进警车里,警车没开多远,我的丈夫闻信儿赶来,将警车拦在了小区的路上,丈夫正念制止警察的非法行为,他们心虚,当场把我放了。但是暗地里,桦甸610周健、杨宝麟给夹皮沟公司施压,要求把我第二天送到桦甸党校洗脑班,否则就把公司领导的乌纱帽给摘了,我在压力下害怕给公司领导添麻烦,我被公安处董影送到了桦甸党校洗脑班,被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在洗脑班期间董影表面上对我和善,我给她讲大法真相,背地里去给邪恶通风报信,几年后得了癌症去世了,做了中共的陪葬品。在洗脑班期间邪悟人员每天轮番的从早上八点直到晚上讲污蔑大法的话,每一位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身体都遭受着折磨。还说不转化的就直接被劳教,由于我怕被劳教,在压力下违心地写了“五书”,心里很痛苦。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奥运会前期),夹皮沟社区王晓玲配合警察,二十四小时监视我,通风报信,我家的每个路口都有人看守,楼道里警察轮班看守,公安处处长李玉勤亲自带队到家绑架我,我又一次被绑架到红石洗脑班,公司派石余莲陪教,在洗脑班期间邪悟人员每天轮番的从早上八点直到晚上讲污蔑大法的话,软硬兼施,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我害怕被劳教,怕影响孩子的前途,又违心地写了修炼人绝对不该写的“五书”。又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心理一直很痛苦,夹皮沟社区王晓玲不仅监视我,还监视夹皮沟大法弟子姚佰华,姚佰华要去大连女儿家,被王晓玲通风报信告诉了派出所,姚佰华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桦甸拘留所,警察搜出姚佰华兜里真相币,MP4等,关押期间姚佰华身体出现严重病业,不到半年就被迫去世了,给姚佰华家人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晚六点多,派出所警察一伙五人强行闯入我家,要绑架我到吉林洗脑班,我的丈夫和家人制止恶警的非法行为,我拒绝配合去洗脑班,警察在我家周旋了三个多小时才离开,临走时告诉我公司领导,明天把我送吉林洗脑班。我把消息告诉当地同修,我们当地同修整体配合发了一宿正念,在师父的保护下,解体了邪恶的阴谋。

二零一六年夏天,由于诉江,桦甸市启新派出所电话骚扰,要我新家住址,被我拒绝。二零一七年八月份派出所电话骚扰,要去家中拍照等,被我拒绝。二零一八年五月份家中门上贴一张纸条,要求去派出所录信息,如果不去,后果自负,带有恐吓的口吻,我也没去。

四、经济迫害

在拘留所非法关押期间家人被勒索约六千多元,二零零零年三月到九月被停止工作半年,按每月最低五百元,工资损失三千元;二零零一年三月到五月停止工作,三个月工资最低损失一千五百元。二零零一年就被学校开除,所以没有归到事业单位,如果江泽民不发动这场迫害,我的职称肯定是能晋升到“中教高级”,每月的工资应该是五、六千元,所以大概估算,经济损失达五十万元吧。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我遭受的骚扰、威胁、抄家都数不清了,给我的家庭造成精神上、经济上的巨大伤害。真心希望公检法司的所有工作人员能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早日醒悟,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