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大法 丈夫从野蛮走向文明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二岁,有一个三口之家。我在法轮大法中修炼了二十二年了。丈夫今年五十三岁,在本地打工,儿子今年十八岁,是在校学生,他俩都未修炼大法。现将我修炼和全家受益的故事与大家分享。

不治之症好了 右耳听力恢复

九十年代初,我将近三十岁,得了不治之症,失去了造血功能,同时,还患有严重的鼻炎、肠胃炎等病,最后,为我看病的老中医摇头、叹息,感到无能为力。我感觉人生已经走到尽头了。

就在这时,我听说法轮功有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就抱着治病的目地走入大法修炼。法轮大法要求按照真善忍做人,在日常生活中,我从做好人开始,每天业余时间学法、炼功。刚刚修炼不到一个月,我的身体神奇般的康复了,所有病症全部消失。

更神奇的是:我五岁多的时候,看到村里一个上门服务的理发师有个掏耳朵的小工具,我们当地叫耳挖。我出于好奇,拿耳挖伸到耳朵里试试玩,大人看见,大吼一声制止我,反倒把我吓了一跳,我自己竟把耳膜捅破了,从此我的右耳失去听力。修炼大法近一年的时候,我的右耳听力恢复,原先受伤的耳膜脱落下来,我想这是师父给我换了新的耳膜。

之后,我无病一身轻,又恢复了生命的活力。师父给我新的生命。在后来的十九年中共血雨腥风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中,我尽管走得跌跌撞撞,但我信师信法的心始终不变。

丈夫改掉了坏脾气

我丈夫曾经脾气恶劣,稍有不顺心,就对我骂脏话,拳打脚踢,还在外面与不正经的女人鬼混,与一些闲散人员打牌赌博,偶尔劝说他一句,就招来一阵臭骂,或一顿拳脚。那时我讨厌他,嫌弃他,根本不想跟他过下去。

但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教导我们做好人,为别人着想。丈夫虽然有些不好的行为,但他还有很多优点,他的这些毛病也是在现代社会大染缸中被污染的结果。而我是个大法修炼的人,应该有大忍之心,宽容之心。

师父说:“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我从此真的在他随心所欲的打骂面前,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三年前,有一次他带一个女性朋友来家里玩,事后我劝他再别这样做了,以免招来别人非议,我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操起一根棍子,劈头向我打来,我用右臂挡了一下,他又飞来第二棍子,我又用左手搪了一下,没说他一字,也没还手。结果,我的双臂被打伤,坚持炼功十天,才能端起饭碗。

还有一次,新年期间,他带几个朋友来家打牌,我说今天请娘家人吃年饭,让他帮忙做些准备,那几个朋友见状走了。就在我蹲在地上择菜、没注意时,他突然往我背心猛踢一脚。我忍着剧痛,第一念就说:我只顾忙着准备娘家人吃饭的事,没招呼好你的朋友,怕麻烦,耽误时间,是我做的不对。事后,我坚持每天炼功,八天后方解出大便来。

这样的事经常发生,象家常便饭。我在遇到这些矛盾时,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并且在日常生活中一如既往关心他,体贴他,尊重他,肯定丈夫的好的方面,看淡他的缺点,赞赏他某些时候的闪光点。渐渐的,我发现丈夫变了,脾气改好了,再没打骂过我,也没涉黄涉赌,他改邪归正了。

同时他还在业余时间帮我做些家务,邻居大婶夸赞丈夫,变得这么好。师父说:“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1]

我丈夫,一个未修炼的常人,在大法佛光普照之下,改掉了以前的坏毛病,慢慢的从野蛮走向文明,在我们家里,丈夫也是一个大法受益之人啊。

儿子小小年龄也能证实大法

在儿子上小学二年级时,有一天,老师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儿子在学校里发烧,要我把他接回家。我立即带儿子去诊所看医生,医生检查后说儿子患的是腮腺炎,就给开了药。在回家的路上,我教儿子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就一路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家,我开门锁时,儿子突然说:“妈妈,我好了,不烧了,不用吃药了。”我说:“好了当然不用吃药了,是师父帮你把病拿掉了。”儿子马上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经常教儿子在家里做个好孩子,在学校里与老师、同学友好相处,认真学好功课,做个好学生。前几年的一天,我在家门口晒衣服,无意中听到儿子和他小表弟聊天,儿子对小表弟说:你总爱感冒,你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我每次感冒,只要一念就好了。我听了心里无比高兴,儿子小小年龄也能证实大法好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