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师父讲:“最后的救度一定是在人类道德崩溃的时候。恶大于善、迫害的压力、谎言的灌输都会给救人带来难度,但是大家多数做的很好。其实没有难度也用不着大法的修炼者去救了,没有难度当然也展现不出大法徒的威德。得救的都将成为你们未来的众生。你们是众生的希望!你们也是未来!”[1]

回顾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迈出的第一步是最难的。我是二零一五年诉江后才走出去面对面对陌生人讲真相的。诉江前为什么没走出去呢?有常人的怕心,邪恶还在打压;还有性格的原因,以前除了工作我很少与人交谈。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救人是自己的历史使命,诉江意味着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彻底失败,共产邪党即将解体,救人的机会不多了,所以我必须走出去。

我开始大量的阅读讲真相的文章与资料,有的文章几乎都能背下来。但是让我失望的是,第一次在公交车上给一位中年妇女讲真相,讲了半天,这位女士跟我说:“阿姨,我对你说的话不感兴趣。”当时我真的感到无地自容。回家后我想到师父告诉我们修炼没有榜样。是呀,我不能照着别人讲的真相模仿着讲,得走自己的路。

逐渐的我把那些讲真相的文章变成自己的语言和交流方式。我问自己,为什么那位中年妇女对我讲的话不感兴趣呢?是我说的话不合她的胃口。于是我在公交车上、在公园里,我先不讲真相,只是聊天,经过一段时间,我基本上掌握了各行各业、男女老少都愿意听什么,愿意聊什么。这样就与陌生人拉近了距离。我讲真相的地点,一个是公交车上,一个是公园里。有的公园对面是展览馆,经常有物资展销,市内市外去买东西的人络绎不绝,这样讲真相不愁遇不到人。

开始时我给陌生人讲真相大多数是我讲他(她)听,有的听着听着,不对自己胃口就走了。我在想,我费好大劲讲了那么多真相,你还不太高兴走了,心里有些不舒服,有时还会生气。回头找自己,是自己真相没讲到位,或者讲高了,他(她)接受不了。以后又逐渐变换讲真相方式,改成“互动”交流方式,我感到这种讲真相方式多数陌生人愿意接受。我有意引话问他(她)们工作、生活、子女等情况,这样引出了他(她)们的一些议论。

比如,给一位二十多岁的大学生讲真相,讲到江泽民带头腐败,迫害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时,他说:“共产党是最大的黑社会”。给一位警官学院的工作人员讲真相,我以为警官学院是培养警察的学校,他可能满脑子都是邪党的东西。恰恰相反,他静静的听我讲真相,从毛泽东发动各次运动杀人到八九年“六四”杀学生讲到江泽民迫害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他都认同,并同意退出党团队。

有一位公安局人员,我从共产邪党起家开始讲,讲马克思加入了撒旦教,也就是魔鬼教,魔鬼是与神为敌的,它想毁人类,因此天要灭它。苏联一夜解体这是天意。毛泽东搞政治运动,加上三年大饥荒,冤死八千万人……江泽民迫害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的人,他说这些他都知道。他还说江泽民的腐败都毒害到小学生了,一个小学生要抄班长的作业,班长说抄一次要收多少钱。这不是从小学生就开始腐败了吗?他还说听说过“藏字石”,但他没见过这块石头,只可惜我的真相资料发完了,没能让他看到藏字石的图片。

在公交车上给一位狱警讲真相,我直截了当的问他:“你所在的监狱里有没有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默认了,没敢直说。我说罪魁祸首是江泽民,很多警察不一定知道真相,他们都是受害者。他说:“是这样”,并同意退出党团队。还有在谈到邪党恶首杀人的事时,一位装修工人说:“我爱我的国家,不爱共产党。”

我对一位在上海工作的老大学生讲真相,他听过他的同学讲亲眼看见八九年“六四”血洗天安门事件之后,他拒绝入党。他同意退出团队。还有一位老知识份子,反右时被下放到五七干校。批斗右派份子时,让她陪斗,她吓破了胆,到现在她说话还是小声小气的。我劝她三退,她欣然同意了。我送她一份真相信,她接过后装在包里,说了声:“谢谢”。

在公交车上,一位退休中学女教师,本来她上车到目地地只有三个站,我简单的讲了江泽民的四大罪状:腐败、搞政变、卖国、迫害法轮功学员,快到站了,她说不下车了,让我继续给她讲真相,她一直听到终点站,她也三退了。

一位二十岁的大学生,在公交车上静静的听我讲真相,他说:“奶奶,你知道的东西真多,我从中知道了很多不知道的东西。”从这些常人发自内心的评论中,我看到了世人在觉醒。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去公园的公交车上,给一位刚退休的公安局男士讲真相。我问他:“天安门自焚是伪案,你知道吗?”他说:“知道”。我又说:“导演天安门自焚假案的恶人陈虻,才四十多岁,得癌症死了,这是迫害法轮功遭的恶报。”他还说:“北京人民大会堂还有法轮功学员炼功呢。”说明这位公安人员知道法轮功不是象媒体报导的那样。他明真相了,退出了党团队。

但也有极少数人不接受真相的。有的人与他(她)打招呼,不理不睬;有的人听了几句话就走了;有的人觉的不符合他的观点,就厉声厉色的指责;有一个老年男士象个精神病人,跟他打招呼,他张嘴就骂。开始讲真相时,我接受不了这些各种不好的面孔,虽然我知道师父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的法理,但是心里就是承受不住,有时还和他(她)讲理,语气、态度都不是善意。经过一段时间魔炼,向内找,争斗心、委屈心、怨恨心,逐渐的放下了,现在我能做到在讲真相中,无论常人对我什么态度,一笑了之,或者道个歉。在讲真相中我体验到就象专业修炼者在世上云游一样,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能遇到,这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

有一次给一位五十多岁的退休人员讲真相,他听着听着,抓起身边的手机听电话,没见他说话,只见他脸色阴沉,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就说了一句:“你打电话,不打搅了。”我起身向公交车站走去,到了公交车站,我要乘的公交车正好停在那里,我上了车,顺利回到了家。还有一次,我在公园给一个象高级知识份子的中年人讲真相,他似听非听,讲到劝他三退时,他瞪着眼睛看我,厉声说:“你们这帮人干什么,整天走来走去的,要不要我送你去一个地方……”我停顿片刻,说:“我是为你好,你也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是不?”他半天没说话,不知为什么,转了语气说了一句:“你们这些人哪……”这时我起身说了一句:“就说到这儿吧!”走出了公园到公交车站等车,也没见那个人有什么行动。

在三年多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中,使我放下了很多执著心,不但救了很多众生,在魔炼中也不断的提高了心性,一举两得。谢谢师父给我安排这样修炼的路。

个人体会,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二零一八年亚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