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是我的一面镜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长期以来,尽管我觉的妻子同修身上有很多闪光点,但是我对她的感觉是她人心多,情太重,悟性不够,遇事法理也不够清晰。我知道自己有瞧不起妻子同修的心,却苦于不知道这颗人心的来源在哪里,当然就谈不上把它彻底修干净了,所以一到考验来时,只能抑制一时,过后,还是会返出来,如此反反复复,真是挺魔人的。

最近发生一件小事,通过深刻向内找自己,终于使我找到了很久以来这颗人心执著的根源所在。

那天下午,我在卧室里背法,突然觉的房间里咋就这么消停呢?起身到客厅一看,妻子同修正在茶几上写东西,啊,昨天她就说想写几篇交流稿,谈谈自己在大法中的修炼理悟,看来真的开始动笔了,还真挺精進哪!

我悄悄走过去,一看,嗯?有点不对劲儿呀!她在抄一本现成的东西,什么“幼儿园”“上课”?我一下明白了,她——这不是在给人“帮忙”作假、抄写教案吗?这下,我的心又动了。可这心里刚要动气,转念一想,不行啊,我要守住心性,不能生气,别再给人当梯子了,不然,刚才我这法不就白背了吗?我可不能掉下来。

想是这么想的,可在行动上,我还是不由得大声的长吁一口气,然后在客厅转悠一圈,抛下一句:“长不大!”其实我想说的是“不争气”,然后转身离开了。

关门回到卧室来,心啊,平静不了哇,摁下又起来,起来再摁下去……找找自己吧,同修可是一面镜子呀,照照自己究竟差在哪里呢?其实,类似的事发生好多次了,我这也不是第一次向内找自己了,那为什么相似的事会反复出现呢?究竟是自己哪颗心造成的呢?这次,我要仔仔细细,好好的找找自己的人心。

回想一下,当我发现妻子在为常人亲属“抄”写教案时,我的第一念是怎么动的呢?哦,我在想:“你咋就这么不争气呢?说你八百回了,咋就不长记性呢?平时学法不入心,爱发困,一周内,看完两本周刊都有些费劲,还总说时间不够,上班太忙,忙吗?忙,怎么还有时间替人弄虚作假、代人抄袭这一套呢?”这是什么心?瞧不起同修的心,高高在上的心……

接着,我又是怎么想的呢?“哦,我从法上这么反复跟你交流,你还执迷不悟,不肯更改,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冥顽不化!哼,我现在就写文章,上明慧网给你抖搂抖搂!”

瞧这小心眼儿,这又是什么心?气恨!怨恨心哪!在这里,我还進一步找到了,写文章盼望明慧网发表求名的心,“看我悟的多好啊,我多能耐啊?写文章还能上明慧网发表。”每次文章发表了,虽然不和别人说,也不表现出来,可心里还是美滋滋儿的,要受用很长一段时间,这显示心、欢喜心多强啊,常人般的自我不知不觉间已经自大膨胀了。难怪自己很长时间以来,不让人说,同修一说就炸,我这高高在上,这哪像个大法弟子啊?简直连个常人都不如。

唉,修的真差劲。而且利用明慧网来证实自己的心,变相的利用师父和大法来证实自己,多险恶的人心执著啊!

另外,我是发生此事之前一天才开始背法的,这是不是干扰呢?旧势力可是无孔不入的,它是想借检验我是否真的一心背法,是否坚定而有毅力,所以,借妻子同修来考验我。想看看我会不会心动,是否心不静,直至达到让我背不下去,甚至放弃背法的目地。

那么,追根溯源,我为什么会动人心呢?这些人心究竟来自哪里?当天晚上,在学法点上学法时,当学到“提高心性”这一小节时,师父把问题的关键就点给我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啊,真是醍醐灌顶,我一下悟到了。

原来,我为妻子同修此举心动是因为我和她有情在,夫妻之情,同修之情,总之就是个情,而人间有情必有私。有了人中的情与私在,就会待人不善、处事不公,这怎会有慈悲心呢?这不就是没有修善吗?期间即使没发火,隐忍不发,侧目以视,冷眼旁观,甚至还语出讥讽,这是真“忍”吗?而大法弟子必须“真、善、忍”同修才行啊!原来,我的症结出在这儿呀!真是愧对师尊、愧对大法呀!

在此,叩谢师尊慈悲点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