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同修不足 向内找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我今年五十三岁,于一九九六年底喜得大法,算是老弟子,一直做服装生意。

自修大法以来,我虽然也经历过几次重大的魔难关的严峻考验,但我都以坚修大法的坚定正念走过来了。而唯有前段时间,我亲身经历了一场长达七天的严重病业关,才使我真正体会到修炼的险峻、艰难和严肃。

下面我把自己这次闯过病业关的经历写出来,给同修一个参考。

一、坚定正念,向内找,否定迫害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多钟,我感到肚子很不舒服,就立刻進了卫生间。一开始感觉要拉肚子,但大便排不出,小便也下不来。大约一分钟后,我感到肚子一阵钻心的疼痛,大约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大便就是下不来,肚子胀得特别难受。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身体变故,我才开始认识到这是病魔在对我進行迫害,造成我身体出现上下不通,疼痛难受的状态。于是我首先不承认,并彻底否定旧势力利用病魔对我身体進行的迫害。接着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强加给我的邪恶迫害,清除另外空间直接迫害我的黑手烂鬼、病魔及其它因素,但症状依旧。我又求师父加持,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和“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2]。这时疼痛稍有缓解,但大便仍不通,我也有些晕,便走出卫生间。

我躺在床上后,对这个顽固的病业状态,我觉得还是站在法的基点上,正确认识面临的这场魔难。我从师父的讲法中想到,我们修炼人遇到的一切问题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原因的。我开始从自身的修炼状态中向内找,到底自己是什么心导致出现这种病业状态。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我找到了自己还严重存在着色欲心、妒嫉心、怨恨心、争斗心、显示心,特别是那个爱美心和贪心。自己总觉得三件事做得比较好,修得也不错,谁知还有这么些心还没去,而自己都意识不到,难怪旧势力抓着把柄,钻空子迫害我。

因为自己是做服装生意的,受职业影响和环境驱使,久而久之逐渐形成了爱美之心和贪心,根深蒂固却不以为然。为了给顾客一种好印象,自己平时总喜欢穿着时髦、靓丽的服装,打扮的漂亮点。为保持一个好身材,保瘦防肥,特注重饮食,平时总是食素拒荤,少食多饮,追求体型美,给人一种年轻漂亮的感觉,最怕人家说我上年纪,显老,最喜欢听人家说我气色好,年纪轻,因此,平时自己总爱刻意打扮,总要用一种超凡脱俗的气派来展示自己。自己还觉得修得好,有力的证实了修大法使人越修越年轻的神奇功力,其实是自己的一种爱美之心,也是虚荣心和显示心。

再就是经商人的通病贪心,斤斤计较的利益之心,为蝇头小利争争斗斗的私心,自己内心深处也一直固守这些东西,执著不放。因为自己是修大法的,在经商中,自己始终注意用大法法理来约束自己,归正自己的行为,不能象常人那样变本加厉的蒙骗顾客,捞取钱财。我所卖的服装要价都比常人低了很多,一直本着薄利多销的原则经营生意,绝不做昧着良心,坑害顾客赚钱的事情。但在眼下这个“利益至上一切向钱看”的现实社会里,金钱对人们的诱惑,确实是难以抗拒的。自己也经常被利益所驱使,被金钱所带动,常常与顾客争价钱,千方百计的让顾客按自己的要价购买服装。虽然从心里不想做对不起顾客的事情,但对卖的商品还是希望多卖一块是一块,恨不能多赚点是点。这种不知满足的贪心,求利益之心和肮脏的私欲还牢牢地附着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自己却浑然不觉,还认为自己生意做得最公道。

现在想想,自己找到的所有这些执著心,在每天的经商中无一不表现在自己的一切言行中。我在之前对这些是根本没认识的,现在慈悲的师父借我遇到的这场病魔迫害,让我摔跟头悟道,充分认识到自己的这些人心执著,发现它,去掉它。想到这里,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我一定要把这些人心执著全部去掉。同时我也悟到,邪恶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这场病魔迫害,已持续两天,仍排不下便来,一直处于极其痛苦中。以此来考验我对大法的坚定和信师信法的成度。我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所谓考验,它没资格考验我,它不配,我的修炼,由师父说了算,我信师信法的诚意和成度,师父最清楚,你的所谓考验,实则是邪恶迫害。

二、 信师信法,放生死,除病魔

到第三天时,我的身体状况依旧,大便还是不通,肚子鼓鼓的,一阵阵难以忍受的疼痛,并不时感到全身难受,没有一处好受的地方。由于三天没吃东西,浑身有气无力。我不断的发正念,背法。

我儿子看我三天卧床不起,食水不沾,状况没有好转,就想强行把我送医院。我知道邪魔又采用新的手段加重迫害我,也是一种新的考验。我识破了邪恶的迫害阴谋后,对儿子说:“谢谢你对妈妈的关心,但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有大法,不用去医院。”我说你去把同修A阿姨叫来就行。我儿子不听,要打电话把我弟弟叫来,让我弟弟说服我去医院。我对儿子说:“我就是排不下来便,胀得难受,又不是病,你非叫我去医院干什么?”儿子说:“你已经三天了,饭不吃,看着你那么痛苦的样子,我很着急,如果一旦出现别的麻烦,你叫我咋办?”看着儿子既着急又伤心的样子,我心里也热乎乎的。儿子的孝心我理解,但我也很清醒的认识到,这是邪魔在利用亲情来动摇我,迫使我去医院,想把我从修炼的路上拖下来,以达到迫害我的罪恶目地。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我从师父的法中更坚定了我绝不去医院的正念,也绝不为亲情带动干扰。我一边发正念,清除孩子背后企图利用亲情来迫害我的邪魔。一边对儿子说:“你的孝心我知道。但我是大法弟子,修炼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吃过一片药,打过一次针。其间也出现过几次病业状态,我都从来没去医院,都挺过来了。二零零八年我被汽车撞伤,腿都站不起来了,人人都说必须赶快去医院,但我坚决让驾驶员送我回家,后来不也好好的。孩子你放心,我有师父管,有大法保护,绝对没问题,根本用不着去医院,很快就会好的!”儿子听了将信将疑,没话可说,立即说,那我去把A阿姨找来。儿子去后,我为自己又一次闯过情关,用强大的正念,放下生死,不去医院,战胜了病魔的迫害阴谋而庆幸。也为师父的加持保护,帮我化解迫害而感恩。

三、看到同修不足,向内找,闯过病业关

中午十一点多,A同修来到我家。她与我一起发正念,一块学了师父《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到了一点多,A同修有事必须走,她说晚上再来。A同修走后,我的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满的感觉,觉得同修在自己出现这么严重的病业状态,急需同修帮助时却弃我而去,认为同修对自己不够关心和帮助,对同修产生了一种埋怨心理,而没有考虑同修的实际情况。

晚上,A同修与B同修和B同修的母亲C同修,一块来到我家。她们与我一起发正念,帮我向内找。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找到自己的埋怨心,事事以自己为中心,不考虑他人的那颗私心。而后我们就一块学法,这样连续两晚上,我感到病业有所好转,全身的疼痛成度减轻了许多。

接下来的两个晚上,三位同修都没来。我心里很生气,觉得她们太不关心我了,一点也不考虑我在魔难中的痛苦和艰难,竟然撇下我不管了,这算什么大法弟子?自己对同修的不满和怨恨心又起来了,又在向外找。

这时,师父为了化解我对同修的误解,让我看到真相,我朦朦胧胧的看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设置障碍,制造间隔,让三位同修忙于它事,而无法顾及我。所以三位同修接连两个晚上都来不了,是另外空间的邪魔在搞鬼,在迫害我。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解体它设立的障碍和间隔、干扰同修来帮助我的邪恶阴谋。

在弄清真相后,我对自己刚才对同修产生的误解和不满怨恨等深感内疚和惭愧。在自己冷静下来后,反思自己的思想心理过程,认识到自己事事总是从自身作为出发点,只为自己着想,不为他人考虑,这是典型的自私自利,为私为我的肮脏私心的充分表现。再说难是自己的难,是自己应该承受面对的,与同修无关。为什么把它当成是同修的事情呢?为什么要等靠和依赖同修呢?这种面对关难考验不勇敢面对,光等同修帮助的心理,这不是一种强烈的依赖心吗?这哪里象大法弟子所为呢?

这时,我的肚子突然一阵剧烈的疼痛,再也躺不住了。我下床扶着墙壁進了卫生间,刚蹲下不久,随着疼痛的加剧,一块象石头样的硬东西被排了出来。接着五天来一直憋在肚子里的脏东西,全部倾泻而出,随着病业的清除和疼痛的消失,我感到肚子舒服极了。但好景不长,我在为自己终于走过这场魔难而欣喜异常时,肚子虽然不胀了,但周身莫名其妙的疼痛又开始发作了。而且是一阵比一阵厉害,觉得全身各个部位疼的不敢碰到任何东西。站不住,只好躺在床上。但不管你怎么变换姿势,就是全身疼痛难忍。我又陷入魔难之中。

到第七天晚上,A同修终于来了。我强忍着坐起来,嘴上没说,但心里还是对她不满。A同修说:这两天有事没来,请谅解。说完,就与我一起学法。由于我已几天没吃东西,有气无力,又全身疼痛,精力难以集中。A同修批评我读法声音小,读错句,不认真。我嘴上应着,心里却暗自反驳:你真是不体谅人,我都被病魔折磨成这样了,你嫌我这不是,那不好,你还有善心吗?对同修指出的问题完全排斥。

学完法后,我们又一同发正念。我发现每次发正念,A同修都盘腿不好,一开始是单盘,再往后就是散盘,一直腿疼,不能双盘。在发正念中,不停的打瞌睡、倒掌,总之,状态很不好。等A同修走后,我心里说:你嫌我读法不好,你没看看你发正念的样子,这哪象来帮同修过关的样子。

自己对同修不满,尽看到同修的不足,不看同修的长处,只看到自己的魔难,没看到同修的苦难,这不还是那个以我为中心,为私为我的私心的表现吗?这时,我开始向内找:同修说我读法不好,是事实,确实是这样,说的很对,自己为什么嘴上接受心里反感呢?这不是不愿认错,自己一贯正确的邪党文化表现吗?是虚荣心作怪!同修发正念是状态不好,肯定是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在不了解真实情况下,就武断的把同修看的一文不值。对同修的帮助,非但不感激,反而心存不满,怨恨怪罪,正是自己有这些肮脏的心理和没修去的各种严重的执著心,招致了病魔的迫害,导致了病业的加重,完全是心不正造成的。

找到这里的时候,我全身的疼痛瞬间就全部消失,全身象飘在空中一样轻松。我知道是师父看我端正了态度,找到了自身的不足和各种需要修去的人心执著,就把这个已迫害我七天的魔难化解了。我终于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在同修的支持和帮助下,闯过了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这场病业关。我再次感恩师父,感谢同修!

四、正念闯关,在实修中升华

通过这场魔难的魔炼,反观七天闯关的过程,我是在同修身上看到同修的缺点和不足,在自己思想正与邪的反复碰撞下,在认识端正清醒的基础上,促使自己向内找,找出来自己的各种需修去的强烈执著和人心,提高心性,得到了升华,从而在正念坚定,放下生死,信师信法的强大主导下,正念闯过了这场病业关。

我觉得同修就象一面镜子,通过对照,折射出自己的各种不良心态,矫正自己的不足。同时我真实的体会到师父讲的修炼人遇到的一切好事坏事都是好事。遭遇病业的迫害是不好,但在难中,才使自己悟到,能提高对法理的认识和理解,体会法的无穷内涵。在过关中,通过反复不断的向内找,发现自身的不足和各种人心执著,特别是平时不易觉察一直在内心深处固守的最根本的东西,把它挖出来,彻底否定它,去掉它,就能得到提高和升华。这就是修炼。

在过关中,通过承受各种痛苦的折磨和煎熬,既能消减业力,又能转化为德,师父给演化成功,逐渐提高修炼的层次。经过不断的魔难的严峻考验,最终达到功成圆满。这也许就是师父说的对旧势力安排的这场迫害将计就计,借用邪恶迫害,成就大法弟子的良苦用心吧。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过关感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