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重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经历了坎坎坷坷的修炼过程,感恩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

一、初到炼功场

一九九六年,我办公室里一位年长的同事先得法了,闲暇之时,他就讲《转法轮》中的一些内容,我很感兴趣,就向他借了《转法轮》连续读完,从此就放不下这本书了,这不就是我要找的吗?我所要知道的一切答案不都在这里吗?我太兴奋了,冥冥中我觉的这是上天的安排,我决定要修炼法轮功。因我家离我单位较远,同事就给了我一张我家附近炼功点的时间表。

记得是五月份的一个休息天,我按照地址找到了那个炼功点。当时公园里炼各种气功的都有,我问一位中年女士:“这里有炼法轮功的吗?”“有”,说着她顺手一指,“在那边。”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来到了炼功场。当时人们已经炼完功,有人在交流。我走進这个场,一股强大的能量把我包围,我顿时觉的舒服极了,情不自禁的放声大哭,我知道这不是我主观的行为,我也无法控制。

这时一个辅导员走过来,面带着祥和的微笑对我说:“你得法了,另外空间的元神看到你得法了,激动的在哭。”当时我根本听不懂,更不知道什么叫元神。我只觉的我这种表现竟没有人嘲笑我,这是一个多么好的环境和一群多么好的人。

从此以后,我每天早晨都到公园里炼功,寒来暑往,风雨无阻,直到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迫害为止。一直到现在,每当我路过这个曾经的炼功点时,我都会驻足深情的凝望许久,这里就是我当年得法炼功的地方,在这里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二、无所求而自得

修炼以前,我一身疾病,胃溃疡、心脏病、失眠、肝区疼痛等,中西药吃了无数不见效果。特别是肝区疼痛时时刻刻折磨着我,睡觉被子不敢贴身,白天用右手抵着肝区,化验肝功一切正常,中医叫“肝瘀气滞”。

自从我修炼以后,每天学法炼功,心情变的越来越好,吃饭香,睡觉实,走路觉的特别轻,脚总是有要离地的感觉。我走入大法修炼时,并没有抱着任何有求的目地,只是觉的大法好,炼功舒服。

师父说:“佛家是讲缘份的,大家都是缘份化来的,得到了这可能就应该你得,所以你要珍惜,不要抱着任何有求之心。”[1]

我正是怀着这颗单纯的心走入大法修炼的。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所以给了我最好的。折磨我多年的肝区疼痛好了,其它疾病也都不翼而飞了。我逢人便讲,修炼法轮大法使我无病一身轻。

三、学法修心

自从得法修炼那天起,我心里就有一把标尺时刻在衡量着自己,我是修大法的,我要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我要听师父的话,做事先考虑别人。

有一次,我骑自行车驮着我女儿,被一个骑飞车的青年迎面撞倒,当时我女儿被甩出去好几米远,我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很多人在围观,那个年轻人很害怕,使劲拉我起来说去医院,我说:“你不要拉我,我的腿动不了。”当时我就想,没事,没事。我跟那个年轻人说:“我不去医院,我们没事,你走吧,我不会讹你的。”他执意要留下电话说有事找他,然后离开。我们在地上坐了一会腿稍微好点了,就推着自行车走回家去了。要是常人,说不定得在医院住多久呢。

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如果我当时念不正,那就不是这样的结果了。

四、迷失方向

一九九九年六月,我离开了原工作单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炼功点也被迫解散了,学法小组也没有了,我和谁都联系不上了。由于我学法不深,认为不让炼就不炼了,对迫害了解不多,更不知道迫害是如此残酷,到我从新走回来修炼时,我才知道当时迫害是那么严重,为大法弟子当年反迫害的可歌可泣的经历痛哭流涕。

那时,我自己在家,大法的书也看,似修非修的,工作、家庭等常人的一些琐事缠绕着我,慢慢的,我的身体又出现了问题,旧病复发,对我致命的打击是我母亲的去世,让我痛不欲生,我患上了抑郁症。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不想见任何人,一天就是吃饭、吃药、痛哭、昏昏欲睡,后来加大剂量服安眠药也没有效果。

这种抑郁的痛苦折磨着我的身体,煎熬着我的心血,消磨着我的意志,我一度想到自杀。我说太痛苦了,活着就是遭罪,死了就解脱了。我女儿很害怕,就说:“我鄙视你。”那意思就是你要自杀我瞧不起你。

五、重获新生

虽然这些年没有好好修炼,但是我心里一直装着大法,从来没有对大法有半点不好的想法。有一天我突然悟到,什么药都治不了我的病,只有大法能救我。我立即去车库里找我的大法书(因为身体不好,搬家后东西都放在车库里不想收拾),在杂乱的物品中一下子就找到了我的那本《转法轮》,当时我激动得连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放下车库门,在没有音乐的情况下,炼了一遍第一套功法,然后,我又顺利的找回了我所有的大法书。从此我又走回了大法修炼的路。我清楚的记得,这一天是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

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以后,我不断的学法,不断的明白法理。当我读到:“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1]

我豁然开朗,这不正是在说我吗?这么多年来对母亲的亲情的执着,如同包袱一样背在我身上,使我身心俱疲。现在大法打开了我的心结,我一下子放下了,倍感轻松。

随着我学法炼功,奇迹又在我身上出现了,我能睡着觉了,让我痛苦不堪的抑郁症好了,一个曾是无药可救的我,一个曾在死亡边缘上挣扎的我,如今脱胎换骨,重获新生。我现在看起来比十年前还要年轻,感谢大法的神奇,感谢师父的慈悲!

六、珍惜机缘

这些年停滞不前,使我修炼落后了,我深知时间的紧迫,救人的紧迫,我买了电脑,每天上明慧网,为了去外地讲真相,我又买了笔记本电脑,我先后去了安徽、河南、四川、新疆,凡是有我亲戚、同学的地方我都去了,给他们做了三退。在火车上我用电脑下载真相给他们看,给列车员真名做了三退。为了给资料点的同修减轻负担,我决定自建资料点,我又买了打印机,刻录机。

这些年我一直在一线讲真相,有时资料发完了,有百姓还想要,我就定好时间、地点给送过去,并提醒说:不见不散。虽然是出自于平民百姓的一句最质朴的语言,这代表了世人都逐渐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它表达的是广大民众的心声,传达的是一种强烈的民意。

七、遭邪恶绑架 正念闯出魔窟

二零一五年,我遭到了邪恶的绑架,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从警察進我家的那一刻起,我就不停的讲真相,从天津事件讲起,讲“四二五”,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全球起诉江泽民等等。他们抢劫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以及所有设备,还抢劫了我好多物品,至今尚未归还,还非法拘禁我女儿四十多个小时,给她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警察至今还在不断的骚扰我和我的家人。

在派出所,他们打我,恐吓我,审讯我,不给饭吃,冻我,让我坐铁椅子,我不坐,我说那是罪犯坐的,我是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他们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不炼法轮功我活不到今天。当时就是讲真相。

刚進看守所,一女警大声呵斥我:“抱头!”我说:“我不会袭警的。”她说:“这是规矩。”我说:“我不抱,我没犯罪,我不遵守这个规矩,我是炼法轮功的。”她一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马上语气缓和下来说:“炼法轮功的不用抱了。”因为有好多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不断的讲真相,使一些警察明白了真相。

在监舍里,我们几个同修给那里所有的人讲真相,大部份都三退了,还有的表示出去以后也要炼法轮功。我说:现在就炼吧,我教你。她们表示现在不敢。

我当时非常着急,我怎么能呆在这里呢?我一定要尽快出去,我要学法,要救人,我必须出去,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们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心,再加上外面同修的营救和我女儿不断去要人,一个月后我正念走出看守所。谢谢师父!谢谢同修!谢谢家人!

结语

大法洪传二十六年来,已经传遍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不论肤色,不分族裔,上亿人沐浴着大法的恩泽。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九年来,大法弟子以平和的心态進行着抗争,以坚忍不屈的精神讲述真相,捍卫着人间的正义,这不是简单的信仰问题,这是对真、善、忍普世价值的肯定,是对善恶标准的肯定。十九年来,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不屈的表现,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二零一八年也是个不平凡的一年,有三亿二千多万勇士做了三退,中共迫害法轮功难以为继,天灭中共指日可待,让我们共同迎接一个没有中共的美好的明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