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绘画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于七十年代出生在一个画家的家庭,受父母的教育和熏陶,我从小也就爱画画,有时都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长大后我考上了全国著名的美术学院,后来的工作也是以绘画、美术设计和教学为主,画画成了我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份。

我自幼追求完美,成家后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使得我备受打击,直到1999年3月,我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中修炼,很快我那张因为肝气淤结导致的萎黄的脸变白了,身体所有的不适一扫而光,走路非常轻松,感到身体能弹起来一般,一点儿也不累,性格也变的开朗了许多。

走出黑窝 找回画画技能

不幸,刚修炼了几个月后,“七·二零”开始了。在江泽民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伊始,我就不断的受到当地警察和单位保卫科人员的骚扰,之后被非法关押过洗脑班、看守所,被非法判刑和劳教。人生当中最美好的年华就这样被践踏和摧残,长期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黑窝里,根本没有条件和机会再去摸画笔和思考美术设计了。

2012年年底,我从劳教所回来,丈夫与我离婚。我带着孩子外出租房,一切都重新开始。

此时老父亲鼓励我,带着我开始画画,于是我从新拾起荒废了多年的绘画技能,并找到了一份学校代课的工作,维持生活,又找到同修开始学法。不再担忧,心态变的平和,画画也能入心了,半年后就开始有人买我的画了。

有一次回老家,我买了十个U盘,录上了讲真相的内容,在回老家的小型客车上,我给司机和乘客讲真相,他们都认同大法并且高兴的接受了U盘。有人说我傻,三十元一个的U盘就这样白白送人了?可我觉的只要众生能明白真相,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之后,一个老板付一万元买了我一幅画,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修炼人能真正放下自我,不计个人得失,心只要在法上,只为救人,什么都不会损失的,还可能得到更多。当然不能抱有求之心。

这么多年来,市场上的画的行情很不景气,我既没有名气,又不会推销自己,但我心中有法,用心做好三件事,师父就给我的生活安排的非常有序。经常有人上门来买我的画,孩子顺利上完高中,考上了大学。我们娘俩衣食无忧,让世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让同村的父老乡亲看到修炼大法的人不是只会受穷、被迫害,生活一样过得越来越好。

画壁画 修心性

一次,一位同修大姐介绍我为一所外省幼儿园画壁画。我当时有些畏难情绪,因为自己从来没有画过壁画,不了解画壁画涂料的性能,怕给人家画坏了不合适。同修鼓励我说:“修炼人画出的画儿有能量的,对常人是有益的,还可以证实大法。”让我尽快消除负面思维,请师父加持,勇于面对,相信自己一定会画好的。

我硬着头皮去了那个外省幼儿园。园长把我带到了那面墙前。我一看那面墙(长四十米,高五米)就发起愁来,心里没谱,画啥内容啊?能不能画好啊?什么时候能画完?等等,真想推辞不干算了。然而看到园长那热情洋溢的笑脸和盛情款待,就又不好意思说什么了,再说刚刚坐了九个小时的长途车,辛辛苦苦赶到这里,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

到了晚上独自一人我静下心来想:修炼没有偶然的事。自己遇到这个活儿肯定也是师父安排的,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我还是向内找吧。怕画不好是怕丢面子,是求名的心;看到这墙又高又长发憷,是怕吃苦、求安逸的心;想回家,是把常人生活看得很重和对亲情的执着……产生的所有负面思维都是以自我为出发点考虑问题,而不是站在法上和救度众生的基点考虑问题,这些心得去!

想明白后,我把心踏实下来,开始构思一些传统文化题材的画,比如:九色鹿,孙悟空,哪吒闹海,宝莲灯,济公和尚,岳母刺字,神笔马良,孔融让梨等等文化故事。在准备绘画的过程中,我很快就熟练掌握了墙体涂料的特性,运用自如,并且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很快就投入到创作中了。

幼儿园里,每天下午家长接孩子时,都要先走过来看我画画,大家议论纷纷,品头论足。大多夸我画得好,夸我吃苦耐劳,夸我年轻有为(都以为我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其实我都四十多岁了)。听着耳边这些赞美之词,开始我心里还美滋滋的,马上想起师父的讲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2]我告诫自己一定不能起显示心、欢喜心,不能错过这个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之后再听到类似的赞美,我就坦然不动心了。

因为墙高五米,画高处时就要站在铁架子上画。刚开始爬铁架子,手脚笨拙,要费很大劲儿才行,上到高处只要架子稍微一有晃动两腿就发软,害怕极了。我知道这也是自己需要突破的怕,很快我就能一手抓着铁架子,一手拿着颜料桶爬上爬下了,自己都感觉身手矫健、灵活自如,象只小猴子一样。

那时每天要站着画八、九个小时,傍晚收工时脚趾头肿胀,走路都有点疼。每天晚上吃完饭,同修大姐便骑电动车来接我,先给我一些真相不干胶,带我到各个胡同去贴。一去贴真相资料的时候我就忘了脚疼,等所有资料全部贴完之后,脚趾头一点儿也不疼了。是师父保护和加持,帮我把疼痛化解了。

贴完真相资料,大姐又带我去学法小组学法。这个小组的同修多数同修年龄很大,学法一个多小时,发正念半个小时。看到大家几乎始终都是双盘着腿,我也不好意思放下腿来,告诉自己坚持,坚持,坚持,这使得自己盘腿时间一下延长了很多,每天站那么久画画,盘腿还能坚持下来,这对我来说又是个不小的突破。

和同修大姐住了一段时间。她每天三点四十叫我起床炼功。刚开始我困得睁不开眼,但碍于面子还是起来了。早上六点多发完正念后,我真想再睡一会儿,可同修已经把被子叠好做早饭去了,让我利用这段时间看各地讲法或者《明慧周刊》。早饭后她骑车送我到幼儿园门口,并且温和的嘱咐我: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学法吧,修炼人不需要睡那么多的觉。因为对大姐做了承诺,中午我就克制自己,不能躺下,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学法。

就这样在同修大姐的帮助和带动下,我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突破了困魔的束缚和干扰,改变了自己怕睡觉少而干活儿多身体承受不住的人的观念,这又是一个很大的收获。

就这样我越画越好,越画越快,还借此机会和有缘人讲大法真相,每天过得非常充实、精力充沛,提前完成了这次画壁画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思维、意念与画作

师父讲:“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在搞人体科学研究当中,现在科学家认为,人的大脑发出的思维就是物质。那么它是物质存在的东西,它不就是人的精神中的东西吗?它不就是一性的吗?”[3]

修炼前画画时我会胡思乱想,或者跟别人聊天。修炼后发现,画画时我想什么或者说什么,那些想的和说的就会落在画上。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别人也看不见,但是我却知道它们落在了这幅画的空间场上。

一次,我把我的几幅画通过手机传到另外一名同修的手机上,她用手机给她三岁的孙女看,她孙女说其中一幅画上有一条蛇!同修见到我马上告诉了我此事,我意识到是我在画这幅画的时候前夫来看孩子,和我们一起吃了饭,说了好些话,这使我又对他心生好感。他走后我在画画时脑子里想着他,使得这些情啊、色啊、欲望啊等等不好的物质落在了这幅画上。认识到这个问题后,我立即发正念清除我所有画作中一切不符合真、善、忍特性的物质因素,将它们立即解体灭尽。后来那位同修的孙女再看手机上的那幅画时画里的蛇就没有了。

师父讲:“那么这些所谓现代艺术的东西一般都不太好,因为这不止是对作画的人有害,对观赏的人也有心理伤害,对人的道德观念也起着严重的破坏作用。”[4]

这段讲法师父表面上讲的是现代艺术的危害,我悟到大法弟子画的其它不好的画作或作画时思想不纯净,念头不正,画出的作品同样会给自己和观赏者带来不好的作用和危害。

师父讲:“大家想一想,人是有业力的,你们是大法弟子都知道,人们画的一切都带有作者本人的因素。艺术家的作品中,其个人的一切情况与被画者的一切情况都带在那个画上。”[4]

师父讲:“我为什么今天要和大家讲这些问题?因为有这种艺术技能的大法弟子是有能力的、是有能量的,你们做出的事情如果不是正的,或者是不够正的,你们就会加强那个不正的因素,会更加影响人类社会。修炼嘛,你们本来就是修正自己、修去不好的一切。你们在哪里都应该是好人,那么你们在艺术这个领域里也要做好人,在你的作品中也要表现美好、表现正、表现纯、表现善、表现光明。”[4]

现在我作画时,特别注意要先看看当时自己的思想中有什么不好的念头、业力等,及时清除,边作画边听大法音乐、歌曲,不让那些不好思想干扰自己作画,尽可能纯净自己的一思一念,修炼状态调整好了,画出的作品就会打动人心。常人说:“画如其人、字如其人、文如其人”,也是这个道理。所以作为大法弟子画家,只有修好自己,才能画出好的作品,好的作品就能够净化观赏者的心灵,启发观赏者的善念,使得他们身心受益。

画什么就会形成什么

有一次我潜心创作了一副巨作,画了很多吹拉弹唱的飞天,贴在自己家的大厅的墙面上。有一天晚上回来,刚進屋换上拖鞋,不经意间抬头看了那幅画一眼,竟然看到画中美丽的飞天都冲我很开心的笑呢,脑中接收到了飞天们急于对我说的话:“主人,你回来了,感谢你创造了我们,我们要同化大法,珍惜机缘。”我还未来得及回应,画中的飞天瞬间恢复了平静。

还有一年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用让我签字的笔的笔芯模仿师父《洪吟》里的菩萨在墙上也画了个菩萨。一天晚上,我看到这个菩萨浑身闪着金光。号里关押的那些人平时心情不好,闷闷不乐,但是都特别爱看那个菩萨,说看了菩萨心里就高兴。后来我又陆续在墙上画了很多各类神仙。狱警命令号里的人擦掉他们,大家都不擦,因为她们大多都明白了大法真相,还希望那些神仙能保佑她们呢。最后号长为了表现积极,将那些神仙擦掉了,结果全身疼痛、哼哼唧唧在床上一连躺了好几天。

我还有一个体会就是千万不能画那些不好的东西。以前孩子小的时候,我经常会一边给他讲故事一边结合着故事的内容画一些小画儿。当画有正面意义的内容时,孩子就很高兴;画不好的东西时他就会生气。那时候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劝他说:“这不就是开个玩笑,好玩嘛。”比如我画了一只虫子在追他,他就生气了,嚷嚷着要我擦掉,让我画一个好的动物陪他玩儿。晚上我就梦见那只虫子活了,真的追着孩子跑。

修炼人是有能量的,画什么在另外空间就会形成什么,那么画不好的东西它们就真的会对修炼人起到干扰和迫害作用,也会给常人造成伤害。

还有一个体会是,画画时如果自己心情不好,画中人物也会不高兴。记得我有一次先后画过两幅《嫦娥奔月》,一幅贴在门外的墙头,另一幅贴在客厅。来了一位喜欢书法的同修观赏完两幅画作就问我:“你画的两个嫦娥怎么不一样啊?客厅的这个嫦娥纯净,神圣,而外面的那个怎么眼中有情啊?我看出来她在彩云之间回头观望的时候心中有对俗世凡尘的不舍和牵挂,有一种不放心什么的东西。”

是的是的,我在画她时听到一同修被抓了,心里很难过。那种同修情表现在作品上使得嫦娥有一种忧郁的神情。想改也改不了了。于是我与画中的嫦娥沟通,同时调整自己的修炼状态,去掉同修情。后来画中的仙女也纯净了,变的高兴起来。后来还发现,随着自己修炼状态的好转和层次的提高,自己几年前绘画作品中的人物神态和表情也随着我的提高而改变了。

学好法,修好自己是美术创作的根本

师父讲:“我们有的人在想啊,我们有一句话叫“深思熟虑”。其实很多人做事的时候,那灵机一动他就做了,他思想这么一想他就做了,可是那个思想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并没有经过仔细的思考,却做的很好。为什么呢?这也是大家都在思考的问题,科学家也在思考这些问题,说这么成熟的思想不是经过仔细的推敲、仔细的琢磨、酝酿出来的,就这么一瞬间就做出来、就想到了,为什么?说不清楚。其实呢,人的身体不是表面这一点点,层层层层都有你的身体,都有你的思想,都有你的细胞,都是你的一个整体;在做一件事情的表面上的行为,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整个细胞都在运动、都在思考,同时又不在一个空间中。越微观它的时间是越快,他的能力越大。你这边你觉的是经过这么微微一想,可那边已经想了说不定过去好几年了,因为它不在一个空间。”[5]

前一段时间读了正见网上的一篇文章,大意是说古代唐朝诗人王勃出口成章,才华横溢,是因为有了神佛的加持;他另外空间的身体思想也在起着不同程度的作用。

学了师父的这段讲法,受这篇文章的启发,我心中明白了许多。有一次在创作大法题材的绘画时,我求师父加持,并希望调动自己修好的部份参与,很快脑子里就浮现出要画的具体内容,很容易的就画出来了。我体悟到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是做好一切证实法之事的根本保障。

以上为我在个人绘画中的修炼体会。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