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喜遇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我是一个农村的家庭妇女,一九六六年出生。从小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父亲、母亲都很正直,也很善良,姐妹很多,我排行老四。六十年代,能吃饱饭就是生活的比较好了,我们也不操心,都是父母操心,长大了,我和姐姐经常给猪、兔割草,小小年纪经常放学后,就背个大箩筐割草,天黑才回家。因为那时人们很穷,孩子们大多是那样,也就不怎么感觉苦了。

生活的无奈

我上了初中,虽然我姐妹很多,但是我心中常常有一种孤独感,不知为什么,有一次我站在街上,看到街上的人都是陌生的,感到这是在哪儿呢?好象这个世界不属于我。

毕业后,成了家,丈夫老实憨厚,就是挣钱养家。我呢?虽然文化不高,可总是在寻求人活着的意义,向往人生的美好,尤其在夫妻闹矛盾时,更是感觉到人生的孤独和空虚。

而且我从小还有严重的头疼病,心情好时疼的次数少一些,心不顺时,头马上就疼,而且累了也疼,晒了也疼,反正是疼,有时一星期疼两、三次,医院还看不了,说是祖传神经性头疼(父亲、奶奶就有头疼病),疼时就用家乡的土办法,又拔火罐,又刮痧,还喝止疼药,一起用才能止住。

因为总是这样,人家都习以为常了,你疼你的,人家干人家的,自己感觉不到亲人的关心,心情更糟,这样头更疼了,已成了恶性循环。看到两个懂事的孩子买回罐头来,儿子三岁、女儿九岁,小手抱着打开的罐头,也不吃,让妈妈吃,我心里是又高兴又心酸,心想,自己怎样才能健健康康的呢?然而,现实的我总是往牛角尖里钻,时不时的怨天怨地,心中全是怨气和恨,人生就是这样无奈吗?

有幸遇大法

在一九九七年十月里,大姐来娘家,她告诉娘和父亲自己学了一种功法叫法轮功,好的不得了,叫父亲也快学吧(父亲身体不好),当时自己受无神论影响,心里还抵触,对什么太极拳,这个教、那个教都不懂,也不爱,只相信实实在在的“科学”。所以,在娘、二姐、三姐都学了法轮功以后,自己还没有动。

慢慢的,她们学了,都觉的确实太好了,我心里也不抵触了,就和大姐说:“给我一本书,我自己看一看。”这样我请来了一本《转法轮》,当时我也记不清用了几天看完,反正越看心里越亮堂,没有放下,一气呵成,当时印象最深的是:自己就想做书中说的这样的人,法中讲了吃苦为什么是好事的道理,自己心里说:“人最怕吃苦,现在知道了吃苦也是好事,我这就没有苦事了。”

自己每天早起炼功,炼完功一身轻,按书中讲的做一个好人,自己就慢慢的,不影响丈夫、孩子睡觉,开始做饭,打扫家,等丈夫孩子们吃完饭干活、上学都走了,自己就和公公、婆婆一块下地干活,身体轻松,心情舒畅,心中充实,感觉这才是人生的幸福,头疼的次数越来越少,半年后,基本上都不疼了,这顽固性的祖传头疼终于不治而愈了。

以前总是怨恨丈夫不会心疼人,经常和人家生闷气,现在从书中懂得了遇事向内找,找自己哪儿做的不对,是不是和宇宙真、善、忍特性拧劲了,等自己理顺了,一切都顺了。

在没学功的时候,基本是自己挑丈夫的毛病,尤其丈夫爱玩扑克牌,自己就是不喜欢他玩这些东西,经常吵架,而且晚上丈夫回来晚了,自己就没好脸色,到最后两人都干起来了,干完仗一个月都不说话,你想那日子能好过吗?娘家和婆家是一个村的,父母都跟着我们不好受。修炼法轮功以后,我每天都乐呵呵的,因我早起炼功,丈夫数落我,我也能心平气和的不还口。丈夫玩牌回来晚,我也能站在他的角度考虑了,因一年到头就是干活,晚上没事,玩牌放松一下,也不是赌博,这样自己心里也不烦了,能睡着了。

学了功以后,自己牢记师父讲的:“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1]所以对两个孩子再也没有骂过,更没有打过。两个孩子也非常相信大法,有什么事也懂得向内找。我们一家人生活在幸福之中,两个孩子长这么大都没有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

大法的神奇

法轮大法是佛法,所以还有很多神奇的事情:

有一次县城里开法会,八点开始,我和姐姐吃了饭,骑上自行车就走,那时没有电动车,在村里感觉风不大,一上公路,风很大,又是逆风,顶着风根本骑不动自行车。离县城有二十里路,骑自行车肯定会误了时间,可我们俩也没有往回返的想法。就推几步,骑几下。

这时听到后面来了一辆三轮车,我也没回头,反正也不认识人家,也不准备拦车,三轮车从我们身边向前开走了,可是走了不多远,三轮车停住了,好象在等我们,我和姐赶紧推着车小跑几步。过去一看,原来是娘家邻居,认出我们来了,他们帮我们把自行车放到三轮车上,我们上去,一会儿就到了县城,而且他们去的地方恰好经过我们开法会的地方,我们下了车走進会场正好八点,我们心里那个激动啊,知道是师父在看着我们,也显示出大法的神奇。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江泽民因小人妒嫉迫害法轮功,那时大法弟子都自发的到北京上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在二零零零年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我被乡政府扣留在派出所不让回家,一共有四个学员,他们让我们扫雪、擦玻璃、洗床单,男同修还要给他们每间房子里挑煤。

眼看就要过年了,也不让我们回家,我们四人决定闯出去,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可是晚上有两个人看着,怎么出去?我们心里都求师父。

第二天,奇怪的换了外村的一个人来看守,而且他还说天安门广场很多大法弟子打横幅,你们还在这儿坐着。我们四人明白,机会来了,晚上趁那个人睡着,我们顺利的跳墙出来,去北京证实法。后来听说我们离开不到一小时,乡政府发现我们不见了,找来村委会好多人出来找我们,找了大半夜就是没找到。其实我们一直走大路,向村里走,出了村路过田野、穿过树林。

大概走了六十多里路,就有点走不动了,一个学员的脚开始痛了,这离北京还很远呢,四人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走的慢了,这时从后面来了一辆面包车,开的很慢,路过我们身边,问上车不?上车不?我问男同修,上不上?他说上吧。我们上了车,听到那个司机说:“从来没有这么早走过。”因为冬天,五点来钟,天很黑,我们心里明白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们。到了市区里,天很亮了,又坐上去北京的车,顺利的到达北京。

经历魔难

在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我被邪恶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又被劳教迫害了两年,经历了两年的冤狱痛苦后,终于回到了家。

可是面临我的是又一次剜心透骨的选择,丈夫因不理解我坚持信仰,更不愿意过这种被骚扰的生活,已经和别人生活了,要我在炼法轮功还是离婚上选择,我没有和他争辩,只是心里在哭泣,觉的人间太凄凉了,那时自己身体非常虚弱,只有九十斤重(瘦了二十多斤),公公在这两年中得了肺癌,我忍受着丈夫不在家的痛苦,按照大法的教导去做:“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1]

我给公公找来真相光盘,对他说:爹,我有什么错,你可以说我,我会改正,可你要了解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你的身体会慢慢的好起来。因婆婆也炼功,我就给他放光盘,公公也不抵触,看了好几盘,后来公公在身体一点都不疼痛中离世。

在办丧事的前几天,因我家和婆婆家挨着住,做坟的人,他们家里的人,都是在我家吃饭,因我身体还不算好,丈夫也成了外人,更不心疼我,而且还有乡政府的人来骚扰,我是恐惧、悲伤加上劳累,真是有点撑不住了,可我心中想到了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大法改变了我,使我变的心胸宽广,不与人斤斤计较,吃苦就是在还业债,邻居二嫂在我家做孝服,她看在眼里,对我说:你们家全是你做活,多亏你女儿帮你。

丈夫一次一次的逼我离婚,更让我难过,我给他写了一封劝善信,给他讲法轮大法遭迫害是千古奇冤,离婚会给孩子们留下心灵的创伤,当法轮大法平反之时,你的良心又如何安宁?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不在家没有照顾好家,是因为江泽民小人嫉妒发起的这场残酷迫害,把我们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一个个抓到监狱里,使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怎么能照顾家?最后还诬蔑说炼法轮功不管家,真是厚颜无耻,我们做事要为儿孙后代着想,你要理智的三思啊。

儿子上初中放假回来,看到我经常一个人坐在那里,知道妈妈心里痛苦,不舒服。我要上外面站一会儿,他都跟上我,怕我有个三长两短。我和孩子说:妈妈不会想不开,妈只是出来透口气,两个孩子很认同大法,明白真相。可是也无奈,说服不了他们的爸爸,只好安慰妈妈。

在二零一二年一天晚上,村委会的人又来敲门骚扰,我让丈夫把我送到我弟弟家,路上,丈夫说:“你快点和我离婚吧。”我说:“离吧!”第二天我们去办了离婚手续。我心很平静,只为自己没有挽回这个家庭而遗憾。

大法恩赐

师父说:“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2]我修的是真、善、忍大法,我心中常常背这句法,每当怨恨心出来时,我就告诫自己,你要修善。渐渐的我对丈夫没有了怨,想到他还不明真相,还被谎言毒害着,抵触大法没有得救,每当他回到家,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对待他,问他干活累不累,要注意身体,少抽些烟。孩子们放假回来,我也经常让孩子打电话让他回家吃团圆饭,丈夫虽然不说,他已经感觉到修大法就是不一样,我对他们家的人、亲戚都和从前一样,我们相处的很好。

我虽然自己打工挣钱很辛苦,丈夫大哥家的孩子娶媳妇、嫁闺女我也出一份礼钱,每年八月十五、过年,我都给婆婆钱,他们家的亲戚有病,我都带上礼品去看望,小叔子的孩子考上大学,我也给孩子喜钱。

儿子上学走的一天晚上,我和丈夫说了很多,因为自己的心态变了,他这次一点没有反对,我和他说:你以前说过对大法不敬的话,撕毁过真相资料,你写个严正声明吧,他说,行,用真名写。他终于有了变化,有了得救的希望,我又给他拿了几本真相期刊,让他回去好好看看,他说,嗯,看一看。大法慈悲,师父慈悲,谢谢师父,一个生命有了希望。在二零一七年起诉江泽民的征签时,我对他说,如果没有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残酷迫害,我俩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你是受害者,你也签个名吧。他说:“我是最大的受害者。”他签了名。

修大法是有福份的,虽然被邪恶迫害的吃了很多苦,可大法给予我们的是纯净的心灵,道德的提高,良心的安宁。今年在过年拜年时,儿子对爸爸说:“爸爸你干活很辛苦,你要注意身体,你在了解法轮大法真相方面再進一步,你从妈妈身上、奶奶身上、从她们的身体上和思想上都应看到法轮大法给她们带来的变化。妈妈能在这样的迫害面前,在这困境面前坚持下来也是很了不起的。”

好人总会有好报。孩子们一个个长大成人,女儿有了美满的家庭,而且还添了一个可爱的宝贝儿子。儿子今年大学毕业并且已经顺利的考上了比较好的大学研究生。

善良的人们,我把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身心变化写出来,希望你们都能来了解法轮大法真相,都能得福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