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乡下家家户户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我们小县城有十四个乡镇,从二零一六年起,我与同修们到乡下家家讲真相、户户劝三退,挨家挨户走了一遍。最多每天有六辆车接送我们,每天大约劝退五百人,一年里劝退的人数相当可观。

为了使乡亲们加深理解真相,我们对当时不接受真相的、由于外出打工当时没在家的,再一次把他们找到,继续讲清真相,让世人得救,让所有众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我与同修们达成共识,于二零一八年又去乡下讲真相。下面是我与同修们在讲真相中的几个小故事:

故事之一:正念闯出派出所

我们一行四人于三月三十一日,带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真相材料物品去某乡的一个村庄,两人一组分头讲真相,我与一同修走到南路段,另外两名同修走到北路段。我们开始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送真相小册子、护身符,文化层次高一些的送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或《九评》。快到十一点了,我俩这边基本讲完了,同修用电话联系她们那边情况,那边同修是在派出所里接的电话。我俩一听赶紧找地方发正念,并通知家里的同修们。这时抓走同修的那个车已到了我俩跟前,不容分说,警察把我俩连拉带拽抬到车上。

我与同修在车上给警察讲真相,发正念。同修说:“现在都什么时候啦,还抓好人?这不是犯罪吗?我们全县各村都走了,即使警察看到了,也先鸣笛,示意让走。”车上警察似乎明白了真相,他们说:“没办法,有人举报,我们是在执行公务。”

说话间车子驶到了派出所。看到有警察正在记录那两位同修身上带的东西,接着让我们报名,问住址,还要照相,我们谁也不配合警察,就是发正念。警察把我们一个一个单独问话,我们没有一人配合,就是对着他们讲真相,其余三人就是发正念。最后一个找的是我,就问我一句:“你们为什么不配合我们?”我说:“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你们像审犯人一样审讯我们,你们已经在犯罪了,你问的那些东西,都是你们将来的罪证,为了你们好,我们才不配合你们呢!……”

草草结束了问话,这时家里面的同修也赶到了,里外齐发正念,能量场相当强,审讯我们的警察和轮流看着我们的人,态度都很好,他们明白了真相,有的做了“三退”。为了不让他们留下所谓“物证”,同修们里外配合把他们扣下的小册子、各种挂件拿出派出所。这时在二楼办公的派出所所长通过监控看到了,象疯了一样训斥看着我们的人,又加派人手看管我们,氛围变的凝重起来。这时我想起师尊的一段讲法:“修炼就是修人的心。你的心不动,其它表现都是假的,形式是假的。”[1]

别看所长表面很邪,他心里很虚,觉的自己白忙活了,用他的话说就是证据没了,不好交差。外面来的同修去和他讲真相,要求放人。他提出的条件是把东西拿回来,马上放人。去跟他讲真相的同修没有一个配合他的。

这场正邪交战直到晚上六点多钟。他给自己下个台阶,说把我们两个岁数大的放回去。另外两个他亲自出马送往看守所。两位同修一路发正念、讲真相。到了看守所,检查身体不合格,被拒收,所长亲自看着医生,测了三次血压,一次比一次高,最高一次达到240。他象泄了气的皮球,又把同修拉了回来,自讨没趣的说:“这回我又要上恶人榜了。”第二天凌晨三点多钟,两位同修在师尊的保护下安全回到家。

第二个故事:她们是来串门的

邪恶迫害一天没结束,我们就不能停止讲真相。我们四位同修于六月十四日又来到一个乡村讲真相。我与同修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中,不知不觉又被人举报了,和上次一模一样,又来了一个假相。原来是《沈阳市公安局关于检举揭发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下发到乡、村、街道有人群的地方,各村组都有联防队员,于是把我们当作他们认为的坏人举报到乡派出所。

这村子基本上走完了。我与同修正在一个赵氏家族讲真相,因和他家男主人岁数相仿,就多讲了一会。农村人纯朴,谁家来人,左邻右舍都会来看,这位老人的儿媳妇也过来了,没等和她讲呢,她就走了,我便随着她出了房门。我看到门前停了一辆公安车,下来一个警察问:“有事吗?”我随口答应:“没事。”我和同修又退回屋里继续给老人讲真相。我说:“我们每天顶着随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的压力,冒着危险来救人,我真为举报我们的人感到痛心。”这位老人的儿媳妇从外面匆匆進来对我们说:“大姨,这警车是找你们的,快走吧。警察问我你们是干啥的?我告诉她们,你们是到我老爷子家串门的。”

此时此刻,我真为这个女子在关键时刻选择保护了大法弟子而高兴。更感恩师尊时刻看护着弟子,让弟子有惊无险,躲过这一劫。

第三个故事:以后我就供这个

晚上学法时,我们都向内找,不能被昨天假相吓倒,决定明天继续下村救人。六月十五日,我们四位同修又来到一个村庄,分两组,从东西两边往中间汇合。我和同修来到一户人家,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主人从屋里出来喊:“干什么的?”我和同修心平气和的说:“告诉您好事来了,我们是大法弟子。”“法轮功?大白天,干这事?我就是举报这事的。”他凶巴巴的横眉怒目,咬牙切齿,高声喊道:“现在我就报警来抓你!”说着就掏出手机要报警。

当时我求师父加持弟子,心里发着正念,铲除他背后另外空间的邪恶。同修给他讲真相:“举报对你有什么好处?给你多少钱?现在的人都在觉醒,谁还在干这事呀?你看那些贪官,名义上是贪腐入狱,其实都是参与迫害大法弟子遭报应,你这么好的人,能干这傻事吗?”

我接着说:“是呀,你是不明白真相,才这样说的。我们不生你的气,也不恨你,快过端午节了,送给你一个吉祥物吧!”我把写有真、善、忍好的葫芦吊坠送给了他。同修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及小册子、护身符等材料送给他。

此时,他象变了个人似的,不但“三退”了,还一个劲的说:“我把这东西供上,行不?以后我就供这个了,我还要烧香磕头。”我说:“这事我们不管,这是你的选择。”你今后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得福报。

他把我们送出大门外,让我们家家走走,他不管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从心底里谢谢师父。无论我们做了多少,都是师父铺好了路,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做的,但威德都给了我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