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劳教 判刑三年 上海陆爱荣凄凉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是温馨庄重的圣诞节,人们在怀着对神的感恩和崇敬,静思过往,享受圣诞节的平安喜乐。但是在上海浦东区法轮功学员陆爱荣家里,却是无比凄凉。凌晨三点,五十四岁的陆爱荣睁着双眼,离开了人间。

陆爱荣
陆爱荣

自从中共江泽民集团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开始,十八年里陆爱荣经受多次迫害,两次被劳教迫害,被非法判刑三年,历经酷刑和凌辱,妻离子散,身体和精神都被摧残崩溃。看着他不愿瞑目,凄凉离去,在场的亲友无不心酸落泪。

两次劳教,遭受酷刑虐待

陆爱荣,家住上海浦东新区长岛路,原是上海胶鞋六厂的职工。他心地善良,淳朴老实。一九九六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他虽然正值青壮年,但身体不好。修炼后各种疾病消失了,他认定法轮功是正道,要坚定的修炼下去。他炼功非常刻苦,每天很早到炼功点,刮风下雨都少不了他的身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他为了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单位配合中共迫害,开除了他的工作和中共党籍。他失去了稳定的工作,只能打零工养家。

二零零一年陆爱荣再次去北京上访,再一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他又被人构陷,七月二十三日陆爱荣在单位上班时被浦东新区浦兴街道、浦兴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晚上被非法抄家,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他遭受了酷刑,受尽虐待。

610胁迫、挑拨 妻离子散

回家后,他本想让家庭安定下来,为了养家,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一段时间内家庭和谐,似乎风平浪静了。但是中共没有放过他,居委工作人员到陆爱荣所在单位骚扰,威胁说:“他是学法轮功的,你们要注意他,用他有危险,要小心。”如此多次,陆爱荣被辞退。

陆爱荣个性老实、单纯,四十多岁的人找工作本来就不容易,居委不断的采用类似的方式干扰,他再也找不到工作了,家庭陷入了严重经济困难。本来生活稍有转机,这次家庭彻底破裂了。

找不到工作,陆爱荣自己摆了个修鞋修车的小摊,以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610人员找到陆爱荣的妻子,唆使她问陆爱荣:“我们娘俩和大法,你选哪个?”简单淳朴的陆爱荣没有识别610的险恶居心,草率的作出了回答,伤了妻儿的心。本来修炼大法是于家于国都有利的,却被中共的迫害把家庭成员对立起来。妻子后来怨恨他,与他离婚,实在是610挑唆的结果。离婚后夫妻共有的房子也被卖掉了,财产分给前妻。从此以后,他居无定所,租房居住。

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提高自己宽容别人,家庭更加和睦;很多家庭多年积怨,因为学了法轮功,学员能向内找,不记旧恨,消除了多年的怨恨。正常的国家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世界上信仰宗教的人们占大多数,没有被逼着在信仰和家庭之间选择的情况。只有中共有这样的险恶居心,它不但用暴力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饭碗和家庭,也是它得心应手,实施迫害的工具;他不但残害人的身体,更要残害人的精神和灵魂。

陆爱荣被说成“只炼功,不要家”,“对家庭没有感情,不负责”,其实是中共610背后挑拨,有意的污蔑,造成周围人对他的歧视和孤立。中共有系统周密的安排,无孔不入的迫害手段,简单纯朴的陆爱荣不能识破,落入了中共的圈套。

家庭是压垮人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回答了“我选法轮大法”,实际上离婚对陆爱荣打击很大。在他最后的时间里,提到前妻的名字,他会流泪;看到女儿,也止不住的流泪。可惜的是,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次对她们说出来,只能用眼泪来表达。

被非法判刑三年 不堪屈辱、以死抗争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陆爱荣使用写着法轮功真相的人民币时,被恶人构陷。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陆爱荣被浦东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由于体检时血压高,改为监外执行。

中共610人员不让他与其他学员联系,在他脚上安装了定位器,时刻不放松对他的监控。陆爱荣有一次把定位器拿下来,610 的人马上就找到他,恐吓他说只要一拿下定位器就收监。老实的陆爱荣不敢反抗,整天带着定位器,度日如年。虽然没进监狱,但他遭受的凌辱、煎熬胜过监狱。

定位器安在身上,睡觉、洗澡都不能取下;二十四小时被监控,出门受歧视,使陆爱荣感到极大的屈辱。他内心充满矛盾和痛苦,长期生活在恐惧不安中,精神逐渐崩溃。有一天他又拿下了定位器,但又怕中共610人员来找他,就喝了农药。如此行为有三~四次。

法轮大法教学员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但是陆爱荣长期遭受肉体和精神双重压迫,精神崩溃,无法象其他法轮功学员那样平和、坚强的反迫害。他走了极端,以死抗争,这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迫害造成的,江泽民和中共才是罪魁祸首。610的人员监控到他的情况,马上找到他,发现他吃了毒药,把他送到川沙人民医院抢救,后来转到上海福华康复医院监禁。

敬老院受虐

离婚前,陆爱荣不会料理生活和家务,对妻子依赖很强,生活自理能力很差;离婚后他在江苏省昆山市买了一套房,本想过去住,但是司法局和610不让他去,指定他只能在“户口所在地”生活。陆爱荣没有经济来源,不得不顺从610,住进了上海市浦东新区合庆镇敬老院。陆爱荣以为,住在敬老院解决了食宿问题,不用自己料理家务,还能出去走走,并没有丧失自由。全然不知,中共控制下的敬老院,已经变成了一部迫害修炼人的机器。

敬老院的工作人员和护工,被中共洗脑,被610人员关照过,敌视法轮功,对陆爱荣和探视的亲友态度很不好。他住进敬老院半年,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从二零一七年九月份后,陆爱荣半身就瘫痪了。如何造成的,敬老院如何医治的,这些情况亲友们都不知道。从此以后他和在监狱遭受酷刑没有任何差别。因为穿衣服困难,护工根本不给他穿衣服,浑身赤裸,长期卧床,身上恶臭,长满褥疮。他不能说话,不能动,任由护工摆弄,丧失了做人的尊严。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到敬老院去看他,他手脚分别被绑在床栏杆两侧,完全是酷刑“死人床”的样子。手肿的变形了,被绳子勒出一条血印子。学员们把绳子解开,给他听法轮功师父讲法,他就开始哭。每星期去看他,都是绑着的,和护工要求“松绑”,但没用,亲友们一走就绑上了,直到下次来才能再松开一会儿,这种痛苦可想而知。学员们找护工谈,问为什么给绑着?护工说:不绑他就踢被子。学员们说他知道了,不会再踢了,不要绑着他了。护工说不行,他还会踢,没有用的。态度非常敌意。

目睹陆爱荣在敬老院遭受迫害的情况,亲友们决定接他回家,就是这个简单的决定也是困难重重。他只有一个瘫痪的身体,自己的房子和租住房子的钥匙都在610人员手中,要接他还得610同意。法轮功学员配合他的亲友,把他从敬老院背出来,送上车,送回家中。当时浑身恶臭,长满脓疱。学员们毫不介意,回家后帮他洗澡,清理脓疮,穿上干净的衣服,准备了各种生活用品。护理瘫痪病人是很难的,周围的法轮功学员无私的帮助他,轮流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回家后陆爱荣的哥哥、侄子、女儿都来看他。陆爱荣百感交集,痛哭失声,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法轮功学员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念的声音特别大,但吐字不清楚。

矛盾和挣扎

因为修炼法轮功,他长期遭受迫害;两次非法劳教期间,经历了种种酷刑,他对中共的邪恶手段产生了畏惧。他不愿意放弃修炼,但是又因为自身的软弱不能正面反迫害,无法摆脱对他的迫害,他内心充满了矛盾和痛苦。

在长期消磨,历尽酷刑,妻离子散之后,他不能理性看待这一切,对自己最初的选择和信仰也发生了质疑。二零一七年三月,他把法轮功的书籍交给其他法轮功学员,说不再修炼法轮功了。他以为,放弃修炼法轮功,中共就能放过他,让他过正常的日子。他没有认识到的是,中共是毁灭人类的恶魔邪灵,它不但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同样迫害任何不服从中共邪灵的人。中共杀人,不但要杀身体,还要杀人的灵魂。即使放弃修炼法轮功,中共也不会一丝一毫放松对他的迫害;反而因为他老实软弱,迫害变本加厉,直到最后。

中共也用洗脑杀人。先造谣、抹黑法轮功,煽动民众敌视法轮功,然后把他们变成执行迫害的帮凶和工具。只要中共需要,随时可以将它所掌控的人员、部门,变成协同迫害的机器。敬老院的护工本来和陆爱荣没有冤仇,因为610的洗脑和关照,就敌视和虐待法轮功学员。街道和居委的人员,更是不遗余力,在陆爱荣最后的时刻,也没有忘记上门骚扰。就这样,陆爱荣被身边的人歧视、孤立,最终一步一步被逼入绝境。这些人不知道,他们是被中共暂时利用了,还以为自己做的是好事,其实自己真正的生命早就被中共劫持了。

陆爱荣有个朋友,叫蒋雪军,被称作老蒋,陆爱荣的事情全是通过他,全家人都非常信任他。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他是浦东610雇的“义工”,专门监视法轮功学员。陆爱荣的一举一动,他都会监控汇报;610的布置安排,他都会执行。敬老院是他联系的;是他签字把人送进去的;陆爱荣的租住房的钥匙、昆山房产的钥匙都在他手里;房子没人住的时候,他张罗出租;租金支付敬老院费用,也是他安排;甚至陆爱荣去世后,他还帮忙料理后事。可悲的是,陆爱荣一直遭受迫害,直到最后;还认为蒋雪军是好朋友,是在为他好。

被中国洗脑毒害的世人,不信神佛,敌视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已经不知道,作为社会中的一个角色,正常的工作应该是怎么样的,怎么样对待亲人朋友才是对的,他们以为配合中共的标准和要求才是正常的,也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违反法律,侵犯人权。法轮功是救世的佛法,站到法轮功的对立面实际就是被剥夺了进入未来的机会。他们是被中共杀掉的另一类型,灵魂被中共杀掉了。

回归与救赎

陆爱荣回家后,在法轮功学员精心的护理下,身体好转很快,肿胀、脓疱消失了。他想自己站起来,想自己炼功。一次他在身边没有人时,想自己下床,结果摔倒在地。他绝望了,接受了自己已经丧失行动能力的事实,彻底失去和信心,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

回家第十三天,过了十三天正常人的日子以后,他流着泪走了。庆幸的是,他没有在敬老院阴暗、疾病和恶臭中离开,没有在护工的歧视和虐待中离开。他是在法轮功学员的精心护理下,在亲友的关注下离开的。在离开之前,他又闻到了久违的佛法,选择了回归。

我们为他祈祷,希望能如他所愿,在另一个世界中,能自由的选择“真、善、忍”大法,不会再被误解和歧视;他摆脱了中共邪灵,回归到佛国净土,大法会抹平他内心的创伤。

可惜的是,被中共洗脑毒害的人们,全然不知自己沦为中共邪灵的帮凶,虽然配合中共得到了眼前的一点好处,但是真正的生命面临万劫不复的深渊。我们也希望他们能认清中共邪灵的本质,不与它为伍;善待法轮功学员,使自己的灵魂得到救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