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着 修炼道路自然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六日】我九九年得法之前患有咽炎,贫血头晕、血小板减少、乳腺癌中晚期、脚上又长了一个无名的大包,最后也不敢检查,反正是个不好的东西,整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不知啥时有个头。就在这走投无路时我喜得大法,两个月后所有病痛不翼而飞,那种愉快的感觉无以言表。

一、放下执着,修炼道路自然宽

得法后我把喜悦的事情和大法的美好告诉了老父亲,父亲看后说:这个功确实是好,但贵在坚持,就怕这个党不会让你炼下去。我当时不理解的说:做个好人天下哪有不准的道理。

九九年七二零,听同修们说,外面有不少炼功人被抓了,明天有人要到省委去讨个说法。第二天八点前我到了省委门前,很快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挤满了大院内外,可是等了半天也没见一个官员出来说句话,却等来了大批警察和当兵的武警,有的拿着电棍和盾牌、有的带着长短枪戴着头盔,气势汹汹如上战场一样,紧紧的把我们包围起来,不准進出走动,用盾牌把我们顶逼到一起,我们手挽着手,用身体顶着他们,齐声背诵着师父的《论语》和《洪吟》,“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那个场面壮观感人,不少同修含着泪水向士兵喊话:你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人民养你是保卫国防、抵御外来侵略的,怎么能拿枪来对付我们学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你们都有父母兄弟,他们就在我们中间。士兵们无言对答,就这样僵持到下午六、七点钟,来了不少汽车,强行的把我们拉上汽车,送到市周边各地,一两天后就地放回家了。当时我一直是在第一排顶着,我知道枪一响我会第一个倒下,可是我没一点怕心,我想第二次生命都有了,法也得到了,真正体验到“朝闻道,夕可死”[2]的心情。

七二零后邪党铺天盖地造谣污蔑,没完没了的疯狂打压,我丈夫这个老实巴交的人也听信了谎言,被谎言灌疯了,他不准我炼功,天天跟我吵闹,说什么他会死在我手上。我说:我跟你几十年夫妻,我有哪点对你不好?在对你家父母上,不说跟妯娌比,就连你家姐妹都说我比她对待老人都好,连你父母都说,他亲生女儿也没有我好,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了昧良心的事,我连个活鱼活虾都不杀,我会杀你吗?我炼功身体好了,你是看得清楚的,说法轮功不好是邪恶造谣,你就那么相信?他硬是无理横闹,我怎么说他就是不听,我就正告他说,这功我是炼定了的,谁也动不了我的心,说别的事我可以依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他脱口而出,离婚,我说我不会主动和你离,但你办好了我签字,他又说财产不给我,我答应可以。果真他就连房门钥匙都要走了,就让我拿几件换洗衣服净身出户了,儿子不准我带走,可儿子只有十三岁,在校住读,放学回家就在家哭,也不正常吃饭,还只准星期天去看我。我出去找地方住,找工作干活养活自己。

过了六个月,丈夫先后办了三次离婚手续都没办成,不是手续不齐,就是手续有错,到了第四次该办的时候他不去了,反而跑回老家搬动他的姐妹来劝我回家,还跑到我家姐妹那里,求她们劝我回家,我说回家可以,他必须保证做到两点:一支持我修炼,二不干涉我和同修来往。结果他还真拿出了做到这两点的保证书。回家一看那真锅朝天碗朝地,到处脏兮兮乱糟糟的,蛆虫到处爬,还把我原来的衣物用品堆放在一个角落里。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就把这个家收拾整齐了。

丈夫这时却发出肺腑之言:你们炼功人还真是好,个个待人真诚热情,别人多是看我的笑话和热闹,你们才是真心为人好。回家后丈夫再也不出去打牌深夜不归了,天天买菜做饭,一日三餐都包了。儿子长大了结婚生子后,有时丈夫看到小孙子老缠着我,他就主动把孙子带出去玩,给我挤出了大量时间。有时为了赶资料做到深更半夜,他也不干扰我,最多是以关心的口气提醒我注意休息,同修们来了再也不赶人走了,还主动开门打招呼,有时在外面听到或看到不利于大法的事,回来还提醒注意安全。现在他完全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二、师父呵护 小花盛开

我是个旧军人家庭的后代,是邪党一贯打压的对像,在我应该上学的时候,正好遇上停课闹革命的文革时代,算是挂了个小学三年级的名,又被下放到农村,从此只有劳作的份,没有学习的机会。得到大法宝书后,我能认识的字不多,好在集体学法很快使我全部认识,就有机会自学了,但是说写个文章做什么文人的事,还是不如我做点手头活更方便,要做文人的事便可想而知的那个难。

二零零零年后在邪党严密封闭下,同修经常给我一点资料发一发,我看到这一针见血、一戳谎言就穿的真相资料真好,就是又太少了,我就手抄几份跟着一起往外发,可是我抄写的别提有多难了,而且又慢又不好,心想我要是能自己做这多好。我把想法和同修说后,他们个个都支持。没多想我们就去买一台佳能复印机,回来打开一看全是字母,是外文还是拼音字母,反正是不认识,插上电源怎么用,大家围着机子你看这,我摸那,啪一下子盖子开了,也不知是摸到那里,打印机突然一下开了。大家又惊又喜,既然开机了,我们就象复印店里的人那样把纸摆上,它还真出来了,我们就高兴的看着复印吧。

就这样,今天摸会了复印机,明天买一台激光打印机,再过一段时间添一台喷墨打印机,现在笔记本电脑、刻录机、切割机、装订机应有尽有,而且我现在用起来得心应手,有时别处新开小花,还要我去帮忙,几乎把我当成技术同修了,有时我自己也觉得好奇,我一个半文盲的妇道人家,怎么会干这一套文婆婆干的活儿。唯一的解释,就是慈悲的师父栽培和呵护我才有今天。

有一段时间,大法书籍特别紧张,我想印书,我知道这是很严肃的正规事,可不是试着玩的事,结果印得出来,装订不起来,晚上睡觉梦中师父拿胶水教我怎么粘,第二天我就按师父教的做,做出来还真象那么回事。这样神奇的事数不胜数,今天印多少一出手就是多少,明天该做什么,资料往哪个方向走等等经常遇到师父的点化,真是点点滴滴都有师父呵护。

这朵小花开了十七年,越开越茂盛,现在大法书、资料、日历、书签、吊牌、展板、护身符样样都做,数量也不少,质量大家反应不错,有时忙不过来,叫同修来帮忙,儿子儿媳妇下班也帮忙,尽量满足同修需要。用的耗材量也大,为了不引起社会注意,我采取随买随用少拿多跑,肩背手提或用买菜小车拖。所用资金量也大,一想到钱都是同修们你今天两百,明天我三百,省吃俭用甚至有的捡破烂集点钱,所以我处处事事注意俭省节约,特别是机子灌墨粉用钱多,灌一次粉就要一百二十元,几天一次,用的叫人揪心,为了节约,我就问店员,我的机子怎么耗墨这么快,是不是你们没给灌满,店员为了消除疑点,叫我看着他灌,正合我意,我就用心看他怎么灌,怎么打开,灌多少为好,用的什么牌子的墨粉,一一记在心中,回头我就买一瓶墨粉,其实一瓶墨粉只几十元,可以灌好多次,回家我自己就试灌成功。

开放了十七年的小花,有设备老化了过时了,免不了有时出现一些故障,当然这是常人习惯的看法,每当遇到故障时,首先向内找,看自己是哪个心不对了,没有做好,确实找出自己有时有欢喜心、依赖心、甚至有喜新厌旧的心等等,正念铲除,清理好自己,然后和机器沟通,多次这样沟通都管用。还有很多大大小小事,在师父呵护下出现的神奇,就不在此一一写。叩拜大慈大悲师父!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