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过安检的心性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我儿子在国外留学,在国外已生活了九年,他一直想我去看他,主要是邀请我到国外去游玩一下,尽一下他的孝心。我居住在偏远的小县城,在人们的眼里能够出国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

我因修炼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曾两次被非法关進看守所。通过我的身份证,他们可查我的个人信息。

二零一三年,我在火车站过安检刷身份证时,机器发出声音,就被铁路公安人员带到警务室,然后对我的随身物品一样一样的检查,在包里搜到几份真相资料,就把我送到火车站附近的派出所,通知当地的国保大队。两个多小时后走出了派出所,但办事的国保通知了我县的国保,我县的国保又通知了我单位。

在以后的日子里单位领导和国保人员时不时的骚扰我,给我及亲朋好友在精神上带来极大的压力。因在包里有真相资料,我不经意间自己承认了有真相资料就要被迫害的理由。我心里堵得慌,表现出无可奈何,即使有点正念都是以一种英雄似的在硬撑,导致我只要乘坐要身份证的交通工具就有一种恐惧感。

这样一来就自然不愿出国。为此儿子给我吵、赌气、甚至骂大法,他觉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学法轮功造成的。我为此也怨恨他,怪他不理智,在国外什么都能看到,明明知道我被迫害着还不为我着想,非要把我往被迫害的路上逼。因为我怕过海关,我为此还给他写了一封信,谈了我的处境,不能去的理由,目地是想给他讲真相,望他能够明白真相不要给我出难题,体谅我的难处。

由于自己学法不入心,完成任务似的,虽学法但没得法。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下,还带着情,怨恨心,指望常人的心,我怎么能够救得了他呢?事情根本没得到解决。所以打电话时,我心里都不踏实,怕儿子又提此事,怕他生气,怕他乱说,所以每次无论是打电话还是微信聊天都是尽量少说几句,怕话不投机引来不愉快。

二零一七年元旦,儿子又问我什么时候出去?这一次我壮起胆子给他许愿:暑假去办签证(护照早已办好)。行不行我都去试一下,签证办下来我就来。这句话说出后就象一块石头落地一样,心里踏实许多。但我并不是从法理上悟上来了,而是从明慧网上看到形势变化很快,暑假还有半年,说不准那时形势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也就是我在等外界环境的变化,而不是真正的一思一念修自己,从法上真正提高上来。

放假了,说出的话要兑现。请儿子帮我准备办签证要交的材料,我必须亲自去交材料,因要录指纹。既然走到这一步,我就想母亲看儿子天经地义,我不再象以往一样怨儿子逼我,而是我理所当然该去看他,去哪里是每个公民的权利,谁都不能阻挡,我是一个合法的公民。签证能否办成由我的师父说了算,办成了我就该去,办不成那就不该去。

我坐火车去办签证,第一次过安检时,身份证一刷,安检员就把我的身份证及火车票递给了乘警,乘警就把我从队列中喊出来带到警务室,两个警察仔细检查我带的随身物品,钱一张一张的看,还要查看我的手机,看有什么视频没有?我也讲了一些真相,他们没说话,只是微笑。我就在火车上回忆这过程中,哪里没做好,虽然讲了真相,但是他们并没得救。一是学法不入心,讲出来的话没有震慑力,解体不了另外空间的邪恶;二是信师信法不够,叫我打开包我就打开包,叫我打开手机也打开,因我手机设有密码,也就是配合了邪恶的要求,没有听师父的话;三是我没有带大法的资料,我就不怕检查,骨子里还是认为带有大法资料就要被迫害。

我知道又做错了,我已经把自己摆到被迫害的位置上去了。我从新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操控火车站的安检人员、乘警对大法弟子犯罪的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些安检人员是要被救度的对像。

第二天返程过安检的时候,安检人员把我的身份证一刷,就把我的身份证、火车票递给乘警,我马上就说:“我是有信仰的人,是炼法轮功的,是公安局给我的个人信息作了标识”。一个年轻警察就说:“有信仰是好的,我只是登个记”。我说:“你能不能不登记,因那对你不好”。他说:“那不行”。然后就把身份证及车票还给我了,其它什么都没做。

我再次坐火车过安检时,这一次我带了一个大的拉杆箱,刷身份证时安检员又把我的身份证递给乘警。我立即说:“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是公安局给我的身份非法作了标识,你们不要助纣为虐,现政府明确规定执行明显错误命令的是要追究责任的。”但他还是坚持要对箱子進行检查,这次没有从队列中把我喊出来,而是等我的箱子过了安检后,在候车厅内的一个台子上把我的箱子打开,那里的乘客也多,我就讲真相。我看他肩上还别着一个记录仪,我说:“你还给我照相,你是在犯罪”。警察说:“我怕你们告我”。他也只是表面看了一看,用手在箱子里简单的摸了一下,不象第一次一样一样的查了。旁边的人都静静的听着我说,望着我笑,好象从来没听说过一样。

接着是过海关,我心里还是不踏实,也很担心,我就想只要是警务人员对我异样对待,比如翻我的随身物品、问东问西的对他们都不好,都让他们对大法犯了罪。我就坐下来静静的发了一个多小时的正念,全面解体旧势力利用火车站、汽车站、机场的安检系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目地是毁众生,安检系统,电脑所有的都是有生命的,让安检系统对我的身份证失灵,让安检人员对我的身份证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师父就在我身旁的。只要有负面的思维出来我就否定那不是我想的,那是由我生生世世形成的观念和不好的思想业力构成的假我想的。

到我过海关的时候,我的心非常平静。海关人员用机器看我的护照时,还喊另一个同事把他的机器拿来再看,我当时一点都不怕,心非常稳。师父的法打進我脑子里:“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真切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顺利过了海关。

通过这几次的经历我悟到我首先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怕过安检遭到迫害,归根结底还是没有信师信法,骨子里隐藏着眼见为实,无神论在作祟。其实师父在法中早就讲清楚了的,师父说:“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2]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