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上访亲历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今年的4.25马上就要到了,回想1999年4.25中南海大上访的经历,虽然整整十九年过去了,仿佛就在昨天。

1999年4月24日晚,有同修告诉我,天津公安殴打并抓捕了45名天津的法轮功学员,事态很严重,我们应该去国务院信访局反映这个情况,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国务院信访局在府右街附近,我们决定明天早上就去。

第二天早晨5点多,我来到炼功点,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家,有几位学员也愿意一起去,我们也没回家,直接骑车進城了,有的学员是坐公交走的。没有去的学员继续正常炼功。

在去信访局的路上,我的心里很平静,没有太多想法。大约七点半左右,我们来到府右街北的丁字路口,旁边有个延吉餐厅。我们把自行车放好,看到有不少学员已经沿着马路边的人行道站着,我们就挨着站好,静静的等着。慢慢人越来越多,大家自动的站成两排、三排、四排,五排,排出去的队伍也越来越长,但中间留出行人通道。有人来询问我们干什么来了,我们就讲我们是法轮功学员,天津警察抓了法轮功学员,我们是来反映情况的。

也有警察执勤,但他们态度很放松,并没有敌意。马路上交通正常,车来车往,一切都很平静。后来听见有鼓掌的声音,被告知是总理朱镕基出来和学员见面,让法轮功学员派代表与有关方面会谈,然后有学员自告奋勇的進了中南海,后来是法轮功研究会的人员去会谈的。我们只是在外面站着等消息。因为我们是按“真、善、忍”去做的炼功人,抱着善意向政府反映情况,希望问题得到妥善解决。当时总理朱镕基也善意的回应了学员。

那天天气不冷不热,多云,没有太阳直射,一点小风吹着。真是没有人组织,每个人都是自我约束,自觉的做好。有志愿者拿着塑料袋收集垃圾,维护公共卫生。虽然人很多,但是没有人喧哗吵闹,大家都非常平静祥和,现场秩序氛围非常好。我安静站着,没有说话聊天,脑子里背着《转法轮》中的《论语》和《精進要旨》中的经文,就是静静的等待。时间站久了,我们就前后排轮换休息,前三、四排人保持站立,站累了坐到后面地上休息一下。很多我认识的炼功点上同修都来了,我还看到我们单位的几个炼法轮功的同事,他们也来了。

后来听说何祚庥,就是挑起天津抓人事件的元凶,也跑到这里来露面,不少在场的中科院的法轮功学员认出他来,但是也没理他。

到了下午,突然出现不少武警出来警戒,气氛有点紧张,我们还是站在那里没有动。慢慢天就黑了,我们希望会谈快点有结果。大约晚上八、九点钟,有消息传出会谈已结束,天津已经放人,大家可以放心离开。得到消息后,我们就离去了。离去时地面非常干净,连张纸片、烟头都没有。

4.25和平大上访的过程从表面看,实际很平静,虽然参与的人很多,而且很多人互不相识,他们来自不同地区,不同年龄,不同职业,都表现都很理性,很克制。作为亲历者,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发生的历史意义,只是觉的我们应该去反映情况,为天津的法轮功学员请愿。

走过了十九年风风雨雨,法轮功学员虽然在中国大陆依然遭受残酷迫害,被中共抹黑法轮功的恶毒谎言毒害的民众,正处于绝境,但是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反迫害、讲真相、救众生的慈悲伟大壮举,感天动地。三亿中国民众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的精神觉醒运动波澜壮阔。法轮大法洪传到全世界,使亿万民众受益。4.25是历史的丰碑,永载史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