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古代故事想到修口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个星期,听到明慧广播《神传文化:意净无染 君子有终》中讲明朝有个人之所以子孙即将断绝,是因为平时的行为不端,其中一项就是:君之语言敏妙,讪谤嘲讽,舌锋所及,怒触鬼神不知凡几。我听后惊觉自己平时经常“讪谤嘲讽”。

当看到同修的某个行为不符合我的观念或者大法的要求时,我就会嘲讽的说出,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在平时生活中,有时开些常人中的玩笑话,低俗愚昧,还觉得能让别人注意,沾沾自喜;经常炫耀自己脑子活,玩文字游戏,本来对方没有这个意思,我就偏要说出另一种意思,让对方难堪;还有给人起外号取乐;虽然不喜欢搬弄是非,但总是会想维护自己所谓的好名声,把责任都推到第三人身上,从而在背后说别人或扭曲一些事实。事不在于小,可心术都不正啊。

林林总总,其实都是在变异的社会中形成的变异的消遣和娱乐,根本就达不到师父讲的对修口的要求,而且是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色欲心、妒嫉心、求名心在口中的反应。我记得一次集体学法时,一个老同修说:你一高兴起来,什么话都敢说。那时还不以为意,其实在我兴奋的时候,魔性就已经占据了大脑,自然就口不择言了。

当我意识到这些时,我当即要求自己在说话前要三思,想想这样说是否在法上。想着师父讲的:“我们讲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与修炼者在社会实际工作中没有关系的;或者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或者由于执著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1]这些天我发现我在平常的生活中心态宁静了许多,少了往日的许多私心杂念和暴戾魔性的脾气。

前两天,又听到一个同修说:我发现你最近变了许多,不怎么一针见血的说别人了,以前你见到谁不符合你的想法了,一通说过去,让人家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现在你都不怎么开口了。以前我就想给你说,师父说过“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那时的你虽然说的是在法上,可是总是不考虑别人是否能承受的了,只管自己痛快说出来就行了,没有善念,人家当然就听不進去了。

我听后,知道这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点悟我,虽然我现在能忍住不说了,但是还是没有达到法的要求,就是事事考虑别人的承受能力,师父在多次讲法中说到要“善意”的给同修指出问题,可是如何“善意”,我想就是完全的为他,要达到这个境界,就要去掉自身的私心,对自己要用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我相信我能做到,因为师父讲过“大法能熔炼了金刚,那咱们就熔炼不了一个人?”[2]

回到那个神传文化的故事,故事的结尾说,那个人最后改过向善,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慢慢到了动则万善相随、静则一念不起的境界。”我听后很感慨,古代的人都有这么高的思想境界,而我是一个修炼的人,就更要严格的要求自己,在修口上就要做到时时警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