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人院上夜班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个已经年过半百的美籍华人妇女,去年在一家华人超市外面的玻璃广告柜里面,看到一家老人院急需人上夜班的广告,于是应聘到一家老人院上夜班,做护理员。

夜班可不是谁都能上得了的,特别是在现代人的意识里面,多多少少都有着“熬夜是健康第一杀手”的常人观念。因此,公司请人上夜班特别不容易。而且,每一个新员工刚来的时候,为了学好工作中的各种技能,都往往被安排先上早班(6:00-2:30)和下午的中班(2:30-10:00),因为据说夜班(10:00-6:00)学不到什么东西。

等到在早班和中班学得比较能上手的时候,才会安排上夜班,但是往往试了一次两次之后,大多数人不是干不了就是不愿再干了。而我却恰恰相反,就是愿意上夜班。因为这样一来,我每天白天都有很充裕的时间做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啦。

大约半年之后,当上夜班的员工在主管面前抱怨如何困如何累的时候,主管马上就拿我摆出来挡箭:从来也没听她说如何困如何累的,你怎么就这么困这么累啦?这时我会打打圆场对主管说:“你还不能拿我来跟她们比较哎。因为我是炼功人,她们不是。”

当秋冬季节流感肆虐期间,公司会要求员工打流感预防针,否则必须上班戴口罩。夜班的领班叫我赶紧去打流感预防针的时候,我说:“不打。你去问问看,全世界有哪个炼法轮功的人去打流感预防针的?如果炼法轮功了还像你们这么弱,还炼功干什么呀?”“总之,炼了法轮功之后呀,无论什么痛苦的感觉都会减掉四分之三。比如说感冒,假如这个人本来注定在某一天会感冒十二天才能好,但炼了法轮功了,那么可能只三天时间就好了,即使发烧亦不需退烧药就能自动降温,而且难受不适的感觉也比其他人轻微的多。就是这样的。”

因为有的时候,我们有消业的现象被常人关注到甚至非常关心,此时,我可以很自然的庆幸道:幸亏自己修炼法轮功,否则,这个麻烦最起码大三倍以上。人家会觉的我说话实在,不吹牛,容易理解。其实,说心里话,炼了法轮功之后呀,无论什么痛苦的感觉都无一例外的减掉百分之九十九亦不为过。可人家听了不一定能理解呀,甚至还可能说我很会吹呢。

还在上中班时,我因想减肥而长期不吃公司提供的免费晚餐,同事们常常故意逗我:今天吃鱼哎,你要不吃,我可要把你这份餐的鱼给吃了。有的说:“你不饿吗?这么长时间不吃东西你怎么受得了?不怕把胃饿出毛病来吗?”我就说:“以前还没炼法轮功的时候我还真的受不了,一顿不吃就饿的慌,就感觉脚软虚脱,根本不可能做到长期不吃晚饭的。但现在不一样了,饿的感觉仅仅几秒钟就消失了,而且依然有力气感觉良好。真的不担心。”我的言行潜移默化的令同事们对于炼法轮功的印象起到了很正面的作用。

一天,主管在听完一位夜班领班抱怨上夜班又困又累真不想干了的话,临下班的时候主管就跟我说了:“某某,你能不能去找几个炼法轮功的人来上夜班哪?”

我一直想帮主管这个忙,当我真的确定修炼人干这个工作是蛮不错的时候,就写了这篇文章,如果这篇文章能够发表呢,也许无形中也就帮了主管的忙了。但愿如此。

感恩师尊和大法,以及不辞辛苦坚持早晨去公园洪法传功开九讲班免费教功的所有同修们!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