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过程中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参与了营救好几位被迫害的同修,这些同修都被非法判刑,上诉后二审又维持了原判。而现在全国各地都有公检法人员明真相后,以各种方式放人的实例,而在我所参与的营救案件中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这使我很迷惑,是不是我们哪里还做的不到位?另外本地同修中有一种情况也反映出来,那就是认为我们是营救同修“项目组”的,一旦出现同修被非法抓捕的现象,自然的就通过各种渠道转到我们这里。我认识到这种现象不对,我看到了同修们的一种依赖心,是不是我们哪里不符合法了,而招致这种依赖心出现?而后又出现对小组同修的传闻……种种不正常现象。

我意识到前段时间我们是执著于做事了,而学法没跟上。我开始大量学法。再反思我们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认识到师父讲要做好三件事,营救同修的过程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就是我们要面对和提高的过程,从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上找,就会找到问题的所在。

一、再次明晰三件事是什么

“学好法对每个大法弟子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你们和过去的任何一种修炼方式,与过去的修炼人,差异很大,是因为你们的使命很大。宇宙的法在这里传,谁来听法?听法的生命将做哪些事情?这一切都有更重大的意义。过去我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实际上你们承担的责任是相当大的。”[1]

“所以说,个人在修炼中你们不断的坚持学法是非常主要的。你们学不好法,在做大法的事情时,有很多事情也难以摆正、难以做好。如果你们学法学的好,很多事情做起来就会容易一些,同时,不容易出问题。所以说,再忙也要学法。

刚才我讲的是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我们要重视讲清真相。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

“我刚才讲了两件事。第三件事,就是你们发正念的问题。这是大法弟子当前要做的三件事情。”[1]

“在这种情况下,我告诉大家发正念,在发正念中清除了操纵人的邪恶因素后才从根本上使世人清醒了。”[1]

二、重视学法

师父在不同时间的讲法中总是在强调让我们学法。就我自己而言,在九九年迫害之前,因为没有邪恶干扰,那时候非常重视学法,此后对学法就不够重视,更多的是做事了。此次营救同修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知道是师父用重锤敲醒我,一定要重视学法。在这段时间的学法过程中,我常常是一边看法,一边唏嘘感叹,我真正认识到了师父说的:“还有的工作人员长时间不看书学法,这怎么能做好大法的工作哪?无意中你们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2]师父告诉我们的都是最好的,可是我重视了吗?

其实在营救同修过程中了解到的关于同修的情况,也多是由于不重视学法出的问题。已经是师父借同修的问题点醒我们重视学法,可是当时并未认真对待。而我自己就出现了学人不学法,以做事代替学法等问题,最后的表现是做事中因为没有法的指导,许多事做起来似是而非,疑惑重重,发现了自己很多在法理上不清晰的问题,这时候如果我能及时醒悟,加强学法,也会使事情向好的方向转变,但是由于执著于做事,被邪恶钻空子,使一件事连一件事,让我更没时间学法,失去了很多可以通过学法提高上来的机会,也使我所做的营救同修的事情做起来没有那么神圣,讲真相往往也不能讲到位,无形中的损失啊。

三、重视发正念

细想起来真是汗颜,在许多应该发正念的场合,我都没有好好发正念。在看守所等待律师会见同修的时候;在同修被非法开庭的时候……而在明慧要求的时间段发正念也坚持的不好,有的时候在外面办事,就以此为借口不发了;尤其半夜的整点发正念,有时候就睡过去了。其实就算是在清静的环境中发正念,大多时候也达不到静心的状态,脑袋里面各种常人的事……

我真的认识到了发正念的作用了吗?我真的认识到发正念是师父给我们大法弟子的神通了吗?我真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了吗?

其实我知道发正念的作用,师父也让我经历了发正念的神奇。大约十年前的一天,十多个警察守在我家门口,意欲抓我,师父点悟我发正念。我从下午五点一直发到半夜,我能感受到空间场从阴云压顶一般,一直到清朗透明的变化,警察撤了。虽然我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情况,但是我能感受到。上次同修被警察堵在室内,他打电话告诉一位同修,这位同修打电话给了我,我直接告诉他转告当事同修放下所有一切,发正念。同时我也放下手中的工作,帮助同修发正念,大约两个小时,直到空间场清静了,最后得知警察走了,同修无恙。

是从什么时候起,发正念流于形式了,发正念成了我思想中的一个概念了,这怎么行?

在学法中我突然想到:师父说“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的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那么如果每个学员都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五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就这么重要。”[3]

那为什么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没能达到这一点让邪恶灭尽呢,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每一个整体发正念的时间段,总有大法弟子不在位。

四、对营救同修这件事的再认识

从对法律一窍不通开始,认为同修被抓,被判刑是不对的,要营救,而且师父也有相关的法:“你们的同修大法弟子一定要救,不能被邪恶肆无忌惮的迫害”[4]。我参与了营救同修的事情,走到今天,应该是越来越成熟了。想在此谈点体会:

什么事都不能形成执著

前段时间本地出现了大量同修被迫害的案件,我们小组的同修都是尽自己所能参与营救,而近段时间,在师父的点悟下,我们停下来开始大量学法,同修被迫害的案件也骤然减少。虽然这之中有正法進程的推动等各种原因,但是我也反思到,是不是我们对于营救同修的事形成了执著,也是造成本地前期大量出现同修被迫害的原因之一。把营救同修的事情当作项目来做本身是不是就是执著所在?

同修被迫害是旧势力所安排的,是师父不承认的,我们营救同修也是在迫害发生了的情况下,针对此事,按从法中悟到的将计就计,将其变成向世人讲真相的契机。

现在世人的传统观念认为:法律是代表正义的,好人受法律保护,坏人受法律惩罚。而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判刑,会对世人造成迷惑,认为法轮功就是违法了,会给讲真相造成障碍,同时也影响了世人入道得法。

如果同修被迫害的事情不发生,世人也就不会在此方面形成迷惑,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公检法的人卷入参与迫害中。

而迫害发生后,通过打官司不断曝光邪恶,可以揭示法轮功合法的真相,破除世人脑中被灌输的:“法轮功好是好,就是违法了”的观念,让世人能够正确认识大法,不产生害怕和抵触,使有缘人能够接受法走入修炼,同时揭露中共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从来都是不讲法律的,让世人能认清中共的邪恶,从而能远离邪恶,回归正义,这是在法律层面上讲真相,以救度在这方面被蒙蔽的世人。

当然同修被迫害有后面的因素存在,关键是我们不能承认它。把营救同修的事情当作项目来做,似乎就有“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来吧”的一种潜在的认可。久而久之,就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观念:迫害发生了,就按部就班的做,迫害不发生,好象还在等待它发生。这不就是执著,这不就是有漏了吗?甚至有同修公开说:我讲真相的事做的少,就在这事(营救同修的事)上下点功夫吧。好象把营救同修的事当作了讲真相必要环节。那不就是邪恶不断制造事端的借口吗?尤为严重的是,我是在近期大量学法的过程中才发现同修当时说的这话有问题,而当时并未意识到。

放下人的观念,才能更好的救人

在与律师的接触过程中,我发现一个问题,对于愿意参与为同修辩护的律师,我们过于关注的,往往此律师的表现差强人意,而我们正常接触的反而有意想不到的表现。是因为我们在此过程中人念太重造成的。

最初本地没有律师为同修辩护,我们请了外地律师,并且一直对这些律师较为依赖,后来我们认识到应该在本地律师中讲真相,陆续有本地律师参与進来。

这些律师有的小有名气,有的名不见经传,有的看上去雷厉风行,有的似乎弱不禁风。结果在配合的过程中,发现,在我们面前表现大义凛然的律师,在处理案件过程中前怕狼后怕虎;而大家对其都有争议的律师却是最配合我们的那一个;而我们依赖的律师,却出现言行不一。我们一度在律师表象的带动下,产生了各种人的观念。而有同修至今仍分不清我们与律师之间的关系,在人情中徘徊不自知。

律师就是我们要讲真相的众生之一,只不过他们的工作会和我们形成更深入的接触。他们的表现其实就是他们在明白真相后自己选择的外在反映。将律师身份特殊化,会对我们营救同修事情产生不利影响,甚至会将律师推向反面。

将没有做好的事情抓紧时间做好

这段时间的学法,让我浮躁的人心能静下来,站在法上认识法,用法来衡量周围出现的事情,我发现前期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在应该用心的地方很欠缺(如讲清真相),而许多事流于了形式(如走法律程序)。出现了一种现象,好象我们在被牵着鼻子走,有同修被迫害了,我们就忙于联系家人,联系律师,走法律程序,最终造成为了结果(让同修出来)而努力,而其中真正我们要用心做的,向公检法人员讲清真相方面做的不够。加上邪恶钻我们执著的空子,造成我们疲于在一个一个案件中奔忙。

其实在每一次案件中,我们也积累了一些讲真相的信息,如果能多侧重讲真相,让这些信息能发挥应有的作用,通过让实施迫害的部门和人员认清真相,主动不参与迫害到抵制迫害,我们就在变被动为主动。如果同修被迫害,我们能及时大范围曝光邪恶的一切违法途径,就会让更多的世人认清中共对法轮功根本没有讲过法律,从而放弃对中共的幻想,认清其本质,远离邪恶。

营救同修的事情,是讲真相的一个契机,不能陷于其中,因为我知道迫害是师父不认可的,最终要解体的。同修被迫害了,我仍然会参与营救,但那将是站在对法正悟的基点上的参与,在参与中放下人心。

五、做好三件事,不留遗憾

学习师父的讲法,我知道,以前有许多我应该做好,而没有做好的事情,我必须在师父给我们延长了的,有限的时间里,从三件事入手,做好我应该做好的,不给自己留遗憾,不让众生失望,不能再让师父等我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