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松原市鹿士增、徐桂花夫妇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鹿士增,男,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开始修炼法轮功,妻子也修炼法轮功,那时家里是学法小组,周边很多学员都来他家,大家一起学法炼功,在大法中受益。可是十几年来,他们夫妻因为信仰真、善、忍屡次被非法关押、高额勒索以及非法劳教。

一、证实大法 屡遭绑架和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不让集体炼功。九月一日,鹿士增和妻子徐桂花一起拿着炼功的录音机,到红光农场以炼功的形式证实法。

前郭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刘殿臣带人来,破坏炼功环境,阻止学员炼功,他们砸碎录音机,绑架学员,当地派出所绑架了鹿士增一家三口,并非法抄家,抢走两个录音机和录音带。

在派出所,他们遭到体罚,问他们还炼不炼功,他们说:炼。结果,他们被体罚到半夜两点,第二天回家。

回到家,莲花泡派出所警察上门,敲诈鹿士增和妻子徐桂花,后强行把他们劫持到莲花泡派出所,不让睡觉,并敲诈他们各二百元钱后才放回。

九月五日,前郭灌区领导上门找鹿士增谈话,恐吓他不让他炼功。九月八日,前郭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带着四、五个警察上门强行绑架鹿士增和徐桂花,非法审问并暴打鹿士增,敲诈鹿士增和徐桂花各二百元钱。九月十八日,当地派出所上门绑架审问。

九月二十五日,鹿士增和妻子徐桂花用二千六百元钱打车去北京上访,在北京遇到当地同修,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十月三日晚,被人举报,把他绑架到三河市一个邪党党校,非法搜身抢走七千八百元钱,警察联系到鹿士增所在地驻京办事处,把他劫持到那,搜身又抢走一千元钱,把鹿士增和几个学员铐在一起,一天一夜不让吃喝。

十月八日,当地派出所警察谭卫国与前郭公安局政保科苏波把鹿等学员劫持回前郭县拘留所,敲诈六百元钱,并非法关押十五天,十月二十二日放回。

十月二十八日晚,当地派出所把鹿士增劫持到前郭公安局,非法提审后,又强行劫持到前郭看守所,前郭县电视台到看守所录像,逼迫鹿士增说不炼功。鹿士增没配合,十二月五日放回。

到家以后,当地派出所绑架他,红光农场厂长敲诈三万元钱,说是做抵押,就是阻止鹿士增进京上访。

之后,一家三口又遭到绑架,敲诈一万八千元,三口人放回。红光农场强行开除鹿士增公职,抢走四晌稻田地。以后的日子就是经常遭到骚扰。

二零零零年六月一日,鹿士增和当地学员去长春取回资料。发资料的学员遭到绑架,说出资料来源,八月九日,当地派出所上门把鹿士增强行劫持到前郭公安局,警察王小辉非法提审,逼问资料来源。鹿士增不说,公安局局长谢某暴打鹿士增,用拳头打头,鹿士增的耳朵、嘴被打出血,牙活动,牙龈出血,抢走鹿士增身上带的三百元钱,后鹿士增被送到前郭看守所非法关押,九月九日敲诈家人一万元钱后放回。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十月一日,当地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把鹿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放回。

二、去北京证实法后遭绑架、不断被勒索和骚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鹿士增去北京上访,二十八日在金水桥打“法轮大法好”横幅,遭到绑架,暴打。广场附近派出所非法审问后,把他劫持到延庆看守所非法关押,抢走身上七、八百元钱,鹿走脱。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到家。

到家后,当地派出所上门骚扰,把他强行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要过年的时候,当地派出所又绑架鹿,在敲诈家人一千元钱以后放回。

三月五日,前郭县政法委李有、苏波带着犹大上门,威逼鹿士增“转化”。

三月二十日,灌区领导找鹿士增去谈话,逼迫他“转化”,大骂鹿士增一上午。

六月一日,有学员发真相资料时遭到绑架,前郭政保科警察上门骚扰,强迫追问鹿士增资料来源,当地派出所敲诈家人一千元后放回。

七月二十日那天,农场治保主任上门骚扰。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中共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三月六日,前郭公安局警察半夜十二点上门强行绑架鹿士增,在当地派出所他被非法关押一宿,后放回。三月八日晚上九点,灌区派出所所长石宝昌带着警察上门骚扰,翻东西。

二零零二年五月,前郭政法委李有、苏波伙同农场场长还有当地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恐吓。以后,只要是所谓敏感日,就是骚扰不断。

三、非法拘留和劳教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晚八、九点钟,新立派出所所长朴玉丰带着七、八个警察像土匪一样破窗而入,抢走影碟机、两部手机、mp3两部、强行绑架鹿夫妻和在他家的一位学员。

晚上,朴玉丰非法提审鹿士增,鹿士增遭到暴打,嘴被打坏、耳朵打坏、眼睛打坏看不清东西,之后,鹿士增被劫持到前郭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并被诬判二年。他被强行送到九台劳教所继续迫害。妻子徐桂花被诬判二年,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迫害。

鹿士增在九台劳教所遭到强制“转化”,恐吓,在犯人严管下超体力劳动,完不成任务就遭到犯人打骂,吃饭慢遭打。干活慢遭打,早上五点干活到晚上九、十点钟,限制上厕所,鹿士增在强制压力下,写了“五书”,之后,鹿士增每天都觉的天塌了一样,精神极度压抑,三个月以后,鹿士增和许多学员集体声明,写的“五书”作废,劳教所恐吓要加期迫害。

二零零九年七月,劳教所强制“转化”学员,鹿士增没配合,身体被迫害的出现病态,胸闷、咳嗽,到十二月,身体病态更加严重,不到一年的时间,身体消瘦到不到一百斤,狱医检查说是结核性胸膜炎,疝气。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当地派出所朴玉丰担保,敲诈一千元钱后,鹿士增被保外就医放回。这时的家已经破烂不堪,妻子徐桂花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家里暖气管子冻裂,身体极度虚弱的鹿士增还要撑着身子上山捡一些树枝、玉米秸秆,勉强撑着自己做饭,冰冷的屋子,只有鹿士增睡觉的地方有一点热气。

鹿士增几次命若悬丝,起不来做饭,下不了地,四下没人,他凭着对大法师父的坚定正信,在师父保护下,闯过来了。慢慢好转后,鹿士增在家学法炼功,半年以后,身体得到恢复。

四、妻子徐桂花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九年,徐桂花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黑嘴子劳教所被强制严管,逼迫干苦役,在劳动车间做工艺品,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有两次晕倒在劳动车间,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回家。

之前,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徐桂花去北京上访,前郭公安局政保科敲诈两千元钱,并诬判劳教一年,她被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末回家。

二零一五年诉江,徐桂花遭到新立派出所上家骚扰。二零一七年,邪党十九大当地警察非法上门骚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