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警察两次入门骚扰韩玉红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星期二)下午两点左右、七月十二日上午,涿州市公安局先后两次闯入涿州市百尺竿乡、四个庄村韩宝贵家(韩玉红的娘家),骚扰法轮功学员韩玉红。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下午两点左右,由四个庄村党支部书记李景梁带领身着便装的涿州公安和原高阳劳教所三人闯入四个庄村韩宝贵家找韩宝贵的女儿韩玉红进行所谓的“回访”。当时韩宝贵的二女儿韩玉红恰巧在家,韩宝贵二儿媳也在家。他们对韩玉红说:我们就是来找你。然后一个女人上来就拿照相机给韩玉红拍照,韩玉红说:你在我家不许随便给我拍照,你再拍我就不客气了。那个女人不听还拍,韩玉红说:你是违法的,再拍我就告你去。一个穿黑背心的男人也说不叫她照了她才停下,另一个男的用手机在一旁给韩玉红偷拍并录音,被韩玉红发现制止。

韩玉红问:你们找谁?你们是干什么的?这时穿黑背心的人拿出证件说:我是涿州市公安局的,这是我的证件。他指着另一个男人说:他是高阳劳教所的,我们来看看你的情况什么样了,做做回访。

韩玉红看到证件上写的是“杨震峰”的名字。他又问:你还炼法轮功吗?韩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为什么不炼?我就是炼法轮功才身体好的,我吐血全村人都知道,我就是炼法轮功好的。“我劝你还是别炼了。”“我炼功我没病了,我妈得癌症上医院花了十多万也没好。有病了我们得借钱去看病,你说怎么办好。”“国家有规定法轮功被打成某教了,你就别炼了。”我们修“真善忍”按“真善忍”做,怎么错了?现在也是,这劳教所都解体了,你们还没给我劳教单呢?!这都好几年了你们也不给我解教单?你们还想劳教我多少年哪?“你现在说不炼了就行了。”有那么多人说不练了,你们不是照样找人家吗?我的身份被你们做了特殊标志,上了“黑名单”我连门都出不了。“劳教所解体那只是制度问题,那是国家制度。你现在说不炼法轮功了,你骂你们师父某某某,骂法轮功,我马上给你办好了。”“我不骂人,你就教育你孩子骂人啊,你孩子就干呀,你就干呀。(他无语)咱们不都是好人吗!”“我们只是看看没事就行了。”

七月十二日上午,涿州公安国保杨震峰和另两个警察再次来韩玉红娘家骚扰,说来看看,并给她的摩托车拍了照。说来看看,就开车走了。

同一时间涿州还有别的法轮功学员也被骚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