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禄在河北省冀东监狱遭受的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法轮功学员崔禄遭九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上旬走出河北省冀东监狱。崔禄几次在狱中被迫害致皮包骨头时,被暴徒再用圆珠笔长时间凿刮肋骨,导致精神接近崩溃状态,至今留有疤痕。

崔禄,五十多岁,原在涿鹿县政府农工部工作,自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没生过病,身体健康,孝顺老人,家庭和睦。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不贪不占,领导同事都交口称赞。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崔禄正在涿鹿县政府上班,被县公安局绑架并非法抄家。因审讯口供为零,又被送到廊坊市行政拘留所洗脑迫害近两个月。因没有转化,邪党警察将他劫持到张家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构陷。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崔禄喊“法轮大法好”,绝食反迫害,五月十三日,被野蛮灌食,灌入肺部,导致昏迷,生命垂危,送张家口市人民医院急救。经六天六夜抢救后苏醒(据医学记载,救活率只有万分之二)。张家口市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于五月二十日又将崔禄转移到涿鹿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崔禄仍喊“法轮大法好”,并继续绝食反迫害,又被野蛮灌食,后因崔禄刚脱离危险,身体极度虚弱,邪党干部怕再出现危险承担责任,把崔禄送进县医院,用手铐、脚镣铐在床上进行野蛮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床上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床上灌食

中共对崔禄进行非法判刑九年的非法判决书下达后,于九月一日被转移到河北省冀东监狱一支队(现改名:冀东分局一监狱)关押迫害。

九年来,崔禄每天每夜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一个接一个的生不如死的残酷迫害。现将其遭受的主要迫害手段整理如下:

1. 强行野蛮灌食,累计五个多月。
2. 熬鹰(强迫不让睡觉)连续一个月左右。
3. 拳打脚踢,用木板抽打,群殴。经常打的全身是伤,坐立不安。一次被打掉一颗门牙,邪党为掩盖真相,多次拒绝其家属会见。
4. 针穿指甲缝。十个手指甲缝都被穿“大头针”。

酷刑演示图:十指插针
酷刑演示图:十指插针

5. 用点燃的烟头火烫脖子。
6. 多次被全身压入冲厕的大脏水桶中淹溺、呛水,严重时灌成大肚子。

酷刑演示:溺水
酷刑演示:溺水

7. 寒冬强迫脱光衣服往身上泼冷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强制关小号(严管队),长时间固定一个姿势迫害。累计被关小号十多次,共二百天左右。
8. 多次往脸上、眼上喷辣椒水,最严重时导致整个面目蜕皮,差点烧伤毁容;多次强制往嘴里灌加盐的辣椒水,恶意刺烧损害其嘴、嗓子和胃。
9. 强迫看邪党诽谤大法的音像、书籍,强迫写、说“邪党好”的言语。
10. 经常手铐、脚镣、电棍击打。有一次用电棍击打不解恨,就用电棍砸头,把电棍砸烂。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11. 强行上老虎凳,用约束带约束到呼吸十分艰难,每15分钟解带喘几口气后继续约束,连续长达七个多小时,导致肺部挤伤吐血。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12. 多次上死人床(上板),累计长达两个多月。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死刑床)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死刑床)

13. 控制吃饭、喝水等基本生存条件。经常连续一个多月每天只给吃一个一两重的窝窝头,不给喝水,致使身体骨瘦如柴,行动艰难。
14. 往嘴里塞布,捂嘴、勒嘴。有一次被塞布压住气管,导致呼吸停止约十分钟,后发现异常,取出塞布进行人工呼吸才活过来。
15. 冷冻迫害。大冬天打开窗户,不给铺褥垫,不让穿棉衣,四肢固定在光木板上冻,连续长达十多个昼夜,导致身体半瘫痪状态,特别是右手右臂软瘫无法支配,双腿膝盖以下严重冻伤,长期红肿麻木,4个脚趾甲脱落。
16.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在冀东第一监狱广场大会上,只因他喊“法轮大法好”,被关押在严管队遭受迫害。

自崔禄遭受冤屈,他的老母亲被惊吓的经常魂不守舍,发呆,嘴里天天念叨我儿子多会儿就回来了,靠家人安慰支撑的活着。去年七月份自己在家里摔倒造成脑出血,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离世,没有见到儿子的面,带着遗憾走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