殃视为祸何时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最近几天中共喉舌中央电视台制作播出所谓的《开学第一课》又被民众、媒体的谴责、声讨包围,九月一日是中国大陆孩子们开学的日子,在这一天到来前,教育部命令所有的学生观看《开学第一课》、上传学生观看该节目的图片并强令写出观后感。

民众、媒体一齐指向节目开始铺天盖地的广告,殃视借机敛财,并且人们非常反感的是统一论调的观后感。本来每个人的价值取向不同,一个节目或者一个事物再好也难免有不同的认识、感受,但是在中国这个邪党对人的思想极度控制,即使有不同认识也不敢说,只能说套话、空话,这就是对孩子精神自由的剥夺和阉割。对此事众多的评论使用了令人“恶心”、“欺骗”等词汇。

其实,在中国大陆谈起教育问题是件非常令人痛心的事,孩子们从小就被党文化毒害洗脑,殃视、教育系统等还时不时的、见缝插针式变幻着花样折腾孩子们。先不说如今被人们担忧的“寒门再难出贵子”的教育不公,就是你拥有“成才”的机会,在邪党独裁的中国,要么顺从邪党的意志成为它的帮凶,放弃做人的良知和骨气;要么被排挤、打压甚至失去人身自由和生命。比如在刚刚被邪党打压、糊弄过去的疫苗事件中,我们就能看到形形色色丧失人格人性的表演。笔者记得一篇关于此次疫苗事件的报道里,有个教授公开说出:“目前就是中国食品安全最好的时代”。该教授在文中极力为监管部门辩解,说发现问题不说明监管不到位,恰好说明监管是到位的。

这耸人听闻的话语震惊着笔者的心,疫苗造假事发于内部职工的实名举报,哪里有一点监管部门起作用的影子?

在随后出现的猪瘟事件中,更有“非洲猪瘟病毒并不会传染给人”的论调大肆宣扬,甚至有人因为发表“少吃猪肉”的言论而被抓的闹剧上演。

孟子说:“无善恶之心,非人也”,做人最起码的标准是知道是非善恶、说违心的话、说错话知道羞耻,否则即便是披着人皮已经掉下做人的底线。可是邪党就是强迫、逼迫、欺骗每个人放弃良知、自我意识和精神,做顺从它作恶的人。

此时此事不禁让笔者想到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这个十恶不赦的歹徒与中共互相利用,对法轮功及学员实施“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的灭绝人性的残暴政策,进行了长达十九年的迫害;数千名法轮功学员酷刑致死;很多法轮功学员在活着的时候被强行摘取器官后遭焚尸灭迹。这个罪恶滔天的、心理变态的暴徒也无耻说: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

殃视则被人们形容成党的一条狗,其长年累月播出的新闻联播被人们总结出这样的规律:前二十五分钟播报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后五分钟告诉大家世界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殃视所做的更加让人不齿、谴责、声讨的事就是抹黑、污蔑法轮功。

以被称为“世纪谎言”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为例。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为挑动民众仇恨法轮功,特意在天安门广场上演了一出自焚的闹剧。事后证明,这起自焚完全是一场骗局。单就第一个点火自焚的王进东来讲,中共殃视播放的镜头显示,王进东的棉衣裤子都被烧烂了,可他的头发却完好。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在大火中也丝毫没有变形。

这个雪碧瓶为何能经受住烈火?这是有原因的。二零零二年初,参与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央视记者李玉强,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座谈”。有法轮功学员问她,王进东都烧成那样了,他两腿间夹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咋不变形?此问题不但提的突然,而且被法轮功学员分析得非常透彻。李玉强一时语塞,面对下不来台的窘境,她才承认:王进东腿中间的雪碧瓶子是他们放进去的,此镜头是他们“补拍”的。像这样的穿帮镜头、伪造情节、违反医学常识的痕迹还有很多(详情请登录明慧网查询)。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并发表声明说: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国代表团在强大的证据面前没有辩词。

就是这样的谎言被写进孩子们的教科书,毒害懵懂的孩子们,即使是现在还在利用来毒害世人。敢于讲真话传播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和民众,很多人被投入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迫害。

邪党不灭,它和它操控的殃视及媒体还会继续为祸人间,解体中共、退出邪党一切组织是破解所有祸患的唯一办法,也是每一个善良的、有责任感的中国人的正确选择。迄今,超过三亿有识之士退出邪党则表明了人心向背和邪党摇摇欲坠的现实。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