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观念 在背法中学会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一日】二零零六年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师尊很快的给我净化了身体。不知不觉中我以前很严重的胃病、头痛病都没有了。可是我只知道真善忍好,这样的感性认识,还谈不上修炼。我受益了,我想,我有文化、又年轻,能不能也为大法做点什么(当时的想法,其实都是给自己做),很快联系上了同修。那是二零一零年的下半年。那时我错把做事当成了修炼,用人理衡量事情的对错,根本就不会修炼。

一、被迫害中才知道了法的重要

二零一二年,我跟人讲真相时被举报,被警察送進了劳教所,违心的所谓“转化”了,当时内心的痛苦无以言表。在一次狱警给大法弟子开会中,我讲了大法的真相,于是好多违心转化的学员都说大法好。

在劳教所,我遭受了第一次毒打,那时四、五个警察把我堵在墙角,有用电棍电的,有用脚踢的,有用书卷成棒子使劲抽我脸的。当时我一个字不提,不能连累同修。心里想起了师父讲法时说的喊师父呀,就在心里喊了两声师父,同时把心一横。“朝闻道,夕可死”[1]。就这样,他们电我,我居然没有感觉,打我也不知道疼。被打后,我的脸几乎被毁容。那个可怜的警察不知使了多大的劲踩我的手,我当时还想,这干什么呢?过后发现自己的手背整个都青了。后来才知道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丈夫在家做梦说我被打死了,第二天来看我,遭到拒绝。

又有一次,大概是队长说我们做错了什么,对我们罚站。当时一场针对我的邪恶迫害就要爆发,我没有动心,忽然想起了师父讲的一段法,对我的迫害就烟消云散了,而且让我回去睡觉了。在那样邪恶恐怖的环境下,我才知道了法的威力。

零零星星的想起了曾经背过的师父的几首诗,来回反复的背,不觉间悟到了法理,那种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知道了自己的这场不必要的魔难是求来的。

二、突破观念

我家楼下有个老年同修,二零一零年得法,每天学法六、七个小时,而且天天参加晨炼,非常精進。我一开始不认同,心想什么时候炼都行,我有时间,不用上班。

后来,经过大量的学法,我想我也参加晨炼。然而多年懒散的习惯已经养成,下定决心三点四十起床,第一天就没起来,第二天又不想从被窝里出来,第三天铃声响了,我就象被粘在褥子上根本就起不来,我想肯定是安逸心不让我起。我就一边念着安逸心死,懒魔死,就这样我终于起来了。但是,没两天,丈夫不干了,说你不睡觉熬死了,被他拖过那么几回。后来习惯了,他也就不管了。我在炼功上突破了。

晨炼起来之后,我居然连续过了六、七个关。虽说过的不是太好,但感觉百分之九十五的算过去了。过去之后,好多同修都说我改变了。

现在我每天三点四十分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基本没有耽误过。在讲真相中,我也由原来的不敢讲,到现在的堂堂正正的讲,也悟到救人是师父在做,而且生出了慈悲心。这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三、背法,向内找

看着同修背法的体会,我羡慕极了,我也要背法。然而背法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背了两句就背不下去了,就开始划手机,很快一、两个小时就过去了。过程中有好多同修带着我背,在此,感谢同修的无私付出,更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让我现在还在坚持背法。

在背法中我学会了向内找。开始时是遇到什么事我就无条件的找自己,后来看到同修的不足也找自己,把同修当作自己的一面镜子,形成了向内找的机制。仅举一个例子,那天见了A同修,她在我面前提了一堆同修的事,大概就是张三怎么了,李四又怎么了,我听了很不舒服,没说什么,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没几天,见到B同修,她也说了一堆同修的事,我听了不悦,还跟同修说,修炼就是修自己。回去后,觉得不对劲,为什么他们都是这样表现呢?我就问甲同修我是不是也这样呢,她说,没她们严重,但也有。我知道我该修心修口了,因为每个同修都有师父管,我归正了自己。再见了同修A、B,人家都是只字不提别人,原来师尊是叫我看呢。

就这样心性得到了升华,我很轻易的戒掉了看手机、看电视的坏毛病,以前也知道这些不对,可是反反复复就是戒不掉。现在我用了一个老年机。

背法、向内找真的太重要了。师尊讲,“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着你打抱不平了。”[2]我悟到,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向内找,这场迫害就没有了。

师尊还讲:“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你想通过什么手法、方法去静,我说那都是向外去求了。而炼功恰恰走偏,走了邪道了,就是指人向外去求。”[2]

学法、背法、向内找、时时修心性,不断的突破自己,溶入整体。此外,看明慧网同修文章,对自己的帮助也很大,能找到自己不易察觉的错误和缺点。谢谢同修!

最近,好多人说我年轻了,讲真相时,有几次都有人称呼我闺女,其实我已经四十五岁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