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归大法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

喜得大法

母亲在二零零四年时,在我们用过的课本堆中神奇的发现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劳累一天后,母亲经常晚上听师父的讲法录音。那时父亲在村中当村长,因经济问题被判刑一年。我们姐妹都在外区县读书,正是用钱的时候。经济的重担落在母亲一人的肩上。因为妹妹听信中共抹黑法轮功的谎言,她非常反对母亲学法炼功。但我非常支持,并告诉妹妹:“学法炼功,能使人道德回升,祛病健身,挺好的,支持母亲炼吧。”

因母亲文化程度不高,认字不多,只能在夜深人静时打坐听师父讲法。父亲出狱回家后,看到母亲精神状态很好,发现母亲在学法轮大法,言谈举止中表现出反感,母亲只能在父亲不在家时听讲法录音。

因为支持母亲修炼,所以日后和大法结缘了。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我在国外坐月子,因家中有月嫂照顾,闲来无事的我每天以看电视打发时间,造成眼睛、胳膊及肩膀酸痛。于是婆婆给我找了一个按摩师,每天到家里给我按摩,虽然不舒服,心里一点也没当回事。我母亲从国内到新加坡照看我坐月子,每天清晨会去我家附近的炼功点学法炼功,平时经常向我洪法,但我都婉言拒绝了。

有一天电视上没有自己喜欢的节目了,打算回房间休息。忽然看见桌子上放着一本《转法轮》,便心生好奇的拿起书進了房间,打算看看书中到底写的是什么,能让我母亲那样的坚信。

我一口气看了两讲多,家人担心我的身体让我睡觉。睡梦中我将家中砸的一塌糊涂,跟母亲讲我好象着魔了。随后看见母亲和一位我不认识却让我很安心的人站在我的床边,瞬间从我体内取出一个发着刺眼绿光、还尖叫的灵体。我被吓醒了,急步走到客厅跟家人讲述了我的梦。这时感觉身体格外轻松,不适的症状全部消失了。学法不久后我明白了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返本归真

得法前我是常人中的佼佼者让同龄人羡慕,被当地人称为农村飞出的金凤凰。可是在人世间的大染缸中我完全迷失了善良的本性,放荡自己。家中的卫生清洁要找保洁公司来打扫。经常出入歌厅,挥霍大量金钱买名牌包和手表,带着员工陪客户喝酒那是经常的事。真如师父讲的“灯红酒绿现代世 迷魔乱舞荒淫事 放纵魔性离神远 地狱一入无出日”[1]。

现在回想起昔日的我,感叹:若不得法,等待着我的该是什么样的结局?

我深知自己得法太晚,因此我时刻严格要求自己,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因在常人中以前养成的名利心,显示心,爱享受的心,色欲心,太多太多的执着心,都成为阻挡我跟师父回家的障碍。

因为师父告诉我们;“那么真正修炼,对学员的心性要求也就要高了。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著心。”[2]所以我必须意志坚定的清除它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一切思想业力及干扰,学习五套功法,不让任何生命,包括副元神干扰我得法,有时梦中过关感觉不够标准,立刻发正念铲除干扰我同化大法的一切不正的因素,我就是要同化大法,返本归真做师父的实修弟子。

得法后的善感动父亲

我刚刚得法时,父亲经常埋怨母亲:“女儿开公司经常和政府机关打交道,你这不是害她吗!”有一次,我坦然的告诉父亲:“我这几年在外应酬经常喝酒,每逢春秋喝汤药,中医说我不到三十岁的人,六十岁的心脏,身心交瘁。您看我学法没多久,神清气爽多好啊,而且我也不用像原来那样挖空心思找项目了,客户知道我是炼功人,讲诚信,还给我介绍其他客户呢。”

我还告诉父亲:“只要您不影响我们师父让做的三件事,我啥都听您的。”去年父亲想在我家的果园建窑洞,姐姐、妹妹都不同意说:他那么大岁数,你花那笔钱干啥?父亲知道我要移民用钱,就不好意思开口管我要钱了。我从母亲那里得知后,主动告诉父亲:“我支持您,只要您心情好,身体好,只要您支持我妈学大法。我们公司今年项目挺多的,到年底结账回来的钱移民够用了,如果不够我们贷款也行。”

父亲看我拿出自己用来移民的钱给他建窑洞,感到修炼大法后我的变化太大了,感动的说:“好!”以后的日子里,他常提醒母亲早晨炼功,整点发正念,有时母亲听法时,他还坐在旁边喝茶水陪着,并感慨的说:“你们师父可真不是一般的人呢!”

父母每年都会到新加坡看望我和家人。每周四是新加坡本地区派发大纪元报纸的日子,每次父亲都会陪我去。我派发大纪元报纸,他在一旁看报纸,等我发完后,父亲陪我一同去给我家附近的商铺派送报纸。

父母前几天从国内来新加坡,这次乘坐的是中国航班,提供的都是共产党媒体的报纸,父亲刚到新加坡進家门就说:“飞机上提供国内的报纸,真实的啥都不报,报喜不报忧尽是蒙骗老百姓的,还是你们的《大纪元时报》好,啥内容都有,真言直言。”

充分发挥营救平台的整体作用,默默圆容

我参与平台的拨打电话已有两年多的时间了,自己通过学法更加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和证实法的路上,不让任何干扰影响我参与平台电话拨打的正念。營救平台是大陆公检法司人员和被迫害同修的一线希望,解体邪恶,震慑邪恶,减轻大陆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救度众生,营救同修,是我们应该、也是必须去做的。虽然海外修炼大法弟子的人数众多,大多是不同的族裔,无法用流利的汉语跟国内的公检法人员讲清真相。我们身为海外的华人大法弟子,有责任参与并承担这一份救人的使命。我们都学好法,发好正念,每個环节都做好,互相配合好,就会充分发挥营救平台的整体作用,营救的效率就会更高。也希望同修都能够把心用到救人上,不要为一些触及到个人观念的魔难和干扰影响到救人的正念。

我们平台有很多台湾的同修参与拨打,对于接听电话公检法人员的不同反应,有时会不知所措,我会诚心的将自己的拨打经验,以及大陆公检法人员思想被中共毒害后为何会有不同的反应,跟共同拨打电话的同修分享切磋,希望可以共同提升拨打的接听效果。有时案例员同修因为时差或忙的原因,没有更新案例,我会默默的把前几天的剩余案例合并,改成当天的日期和编号,然后告知案例员同修,如果粘贴新的案例请留意案例编号。有时同修碰到骂人、胡搅蛮缠的号码,不知该如何继续拨打,我会主动继续拨打,希望同修可以共同配合,共同圆容,走正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

只要是能救度众生,我愿意默默的支持。正念的对待每一通电话,达到震慑、解体邪恶的效果,为大陆同修更好的救度众生铺路是我必须、也是我应该做的。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心得体会,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叩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无度〉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