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入膏肓得师尊救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二十年的修炼,二十年的征程,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时时都感应到师尊的慈悲点化、保护和加持,使我能在中共的绑架、拘留、判刑中,从没有动摇过我信师信法坚定修炼的心,因为我的命都是师尊赐予的。

病入膏肓 师尊救

修炼前,我的身体己病入膏肓,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是痛的,家庭关系也特别紧张,在这时我只好求助宗教,在佛教里,我求了十年多,还练了气功,可是,都无济于事,越学越练病越多。在这万念俱灰的情况下,我选择了自杀(吃安眠药)。

我儿子发现后,把我送到医院抢救,医生说我瞳孔己扩散,抢救希望不大,其实,我当时已元神离体,当我的元神来到普陀山时(我在佛教时,是在普陀山拜师皈依的),当值的和尚却不让我过海,说你不能上船,你还要上班,硬把我塞進了返程的汽车上,这样,我又被抢救过来了。我只好无奈的在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日子里苦熬着。

最值得庆幸的是,当我在生命的悬崖边沿徘徊时,师尊救了我,一九九六年,一同事要我学法轮功,并把《转法轮》放在我家一个月,但我没看,我说,我已在佛教中学了快十年了,我不能再学别的法门了。

一九九八年,又有另一同事向我洪法,送来一本《转法轮(卷二)》,要我一定看,我当时已和庙里联系好了,不日就要出家,進庙专修去了。当我看过《转法轮(卷二)》后,我在佛教中所有不得其解的问题,特别是庙里许多不正的现象,什么都明白了,经过半个月比较思考,最后我决定放弃進庙,一心修炼法轮功。

修炼法轮功,我并没有想到能治病,但是,修炼一段时间后,能睡能吃,哪也不疼了,家庭关系也和谐了。每天的心情都沉浸在愉悦中,真是乐不可支,学法抄法洪法,忙得不亦乐乎。

风雨中证实大法

我刚修炼一年,九九年七·二零来了,中共邪恶鋪天盖地的镇压,造谣宣传,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于国于民都有利的功法,却不让人炼。当然,共产党的手段我是领教过的,它要干什么,老百姓是只能任它宰割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因为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被绑架,我们就到省委去要人,除此,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做了。

1、第一次发真相资料

后来有同修给我送来了真相传单母本,“纸包不住火”等,共有三、四种文章。为了告诉人们我的师父是好人,大法是正的,是好的,有同修找我商量,要把这些传单复印,发给不明真相的人,可是当时的形势特别紧张,全市大小文印店的柜台上都放了一个告示牌:接派出所通知,凡发现有复印法轮功资料的必须举报。

我们跑了好几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同时在这期间,我市已经发生了几起因复印法轮功资料被绑架的事件,最后我们总算在城郊找到了一个能复印的地方。资料拿回来后,我们三人于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上各提一袋,分头同时发放。因为我们都是头一次,不知该怎么办,人又特别紧张,因为都是得法不久的新学员,也不知道可以求师父加持。

当从同修家一出来,正在不知所措时,突然发现对面商业街上停电,一片漆黑,天气又特别热,人们都坐在屋外乘凉,于是我们就商量,商业街那里停电,我们就到那里去发吧!这样,我们就面对面的把真相资料送到了乘凉人的手上。他们问我:是什么?我说是好东西。

当我们发完这条街时,这里就来电了,一看,马路对面的街道又停电了,于是我们又去那条街上发,而且连那里的派出所里面也发了,因当时什么也看不见,发完出门时,才发现大门边挂着“某某派出所”的牌子。

十九年过去了,无论形势多么严峻,魔难怎样凶险,我总是怀着一颗虔诚、尊重、谦卑的心、信师信法,坚定的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

2、看守所里讲真相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因我们挂条幅、横幅被冤判。

二零零二年九月,看守所要搬家,中间有几百米距离,警察用一个手铐铐两个人(一人一只手),我和另一同修共一副手铐,我俩都发出一念,对手铐说:手铐呀,你是铐坏人的,我们是好人,你铐了我们对你不好,你放大身子吧,让我们的手出来。真的一下我俩的手就出来了。

到所后,警察给开手铐时,发现锁完好无损,我俩的手却在外面,用手指勾着手铐,她非常震惊。后来,我就给她讲真相,我说:我们完全可以走脱,但考虑到对你不好(不久前,有个女警,因明白了真相,同情过法轮功而逼迫下岗了),所以,我们没有那样做。我们的师父要我们到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一个完全为别人着想的人。她当时没作声,但我知道她在心里很感动。

不久,先后又進来二位年轻同修,那个警察在给她们做入监谈话时,对她们说:你们年轻人,不要和刑事犯搅在一起,你们法轮功并没有犯法,只是暂时政府不允许,不要在这里学坏了。

她因明白了真相,后来,对她所管的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她都不另加迫害,我们无论在监室里炼功,抄经文,她都视而不见,武警抄监时,她搜身,看到我带着法轮章,也不作声。我很欣慰,一个生命在面对法轮功上,摆正了自己未来的位置,她得救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