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年幸福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我是山东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六岁,一九九七年冬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天将自己修炼历程中的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从目不识丁,到能通读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后,记得那年的冬天,一天早晨,我炼静功时,清楚的看到,在我眼前放着一本《转法轮》,书的上面放着一把钥匙。看到后,我就想:《转法轮》是解人心锁的钥匙,我一定要学会他。可我一个字不识啊!怎么学啊?过了几天,我又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个人拿着一本书,对我说:这本书好学,你快学吧!当时我就想:这是不是师父让我学《转法轮》呢?当时孙子已经一岁了,儿媳妇每天晚上都接回她家。我晚上有时间学法。第二天晚上,我对丈夫说:“你教我学《转法轮》吧!”丈夫说:“你一个字不识,能学会吗?”我说:“能!我一定能学会的。”

就这样,丈夫读一句,我跟着读一句。只要有空,我们就这样学法。丈夫一共领着我读了三遍。到第四遍的时候,我竟能自己读了,每一页书中只有三、四个字是读错了的。丈夫就及时给我纠正。就这样在以后半年的时间里,我这个目不识丁的老太婆,竟能自己达到一字不错的读《转法轮》了。我非常感谢师父,也感谢丈夫的无私帮助!

自从我自己会读《转法轮》后,从二零零一年,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三下午,我们坚持共同学法交流,心性提高的很快,为今后更多的救人打下了牢固的基础。除了学《转法轮》,我还跟随小组同修学师父的其他讲法。至今,我听了师父的讲法无数遍,通读了《转法轮》数百遍,天天读《转法轮》两讲以上,每天晚上学师父的其他讲法两个小时以上。

炼功是改变本体的基本保证,我从开始学大法到现在,我做到了每天坚持晨炼,从不间断。每年重要的节日里,我也没间断过。我的身体,证实了大法的神奇,谁见了都说我的年龄比我实际年龄少十几岁。

二、救人是我的使命

从邪恶迫害开始,白天我抱着孩子,兜里装着真相材料,见到有缘人就给一份,也会放在世人的自行车筐里,晚上会在小区里把真相资料挂在住户的门把上。星期天,孩子不在的时候,我会带上真相材料、真相胶贴到方圆十几里地二十几个村庄去发放和粘贴,十几年来周围二十几个村庄几乎家家都收到了我发的真相资料,人们都看到了我贴的真相帖子。

从二零零八年,我面对面的发真相光盘救人。开始自己有怕心,一次发不了一张两张的,还只是挑女的发。发的过程中,我不断的学法、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消除怕心。几年下来,我现在一次能发放十几张,都是面对面的发放,怕心没有了。救人效果也特别好。

从二零零五年劝“三退”救人开始,我先后把家里的儿女及亲朋好友都劝退了。为了能让更多的世人得救,我利用红白喜事的各种场合,给在场的人发真相材料、护身符、真相光盘,碰上有真相台历、过年贴的大福字等,我也会给他们带上一些。为了能多救人,在去某地的路上,碰到大集,我就让司机等我一会,我会面对面发上几十份救人的资料后再返回车上。

记得有一次,我一次就发了七十多份真相资料。看着人们拿着真相资料高兴的样子,我都会在心里默默的谢谢师父。几年来我的亲朋好友基本上都收到了救人福音,都记住了法轮大法好。很多都得到了福报,也有十几人走上了修炼的路。

在救人的十几年里,更多的感受到了明真相的人的感谢。可也遇到过几次有惊无险的事。

二零一五年诉江后,我到一个市集去发救人的真相资料,我先发给了几个卖菜的摊主,他们都很接受。当我将一张真相单张发给了一个便衣警察时,此人对我吼道:你看看你发给我的是什么?我说: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吗?便衣对我说:你站这别动,我打电话给派出所,让他们来接我俩。此时,我马上抓住那人的手,严厉的对他说:这个电话你不能打!打了,对你对我都没好处!便衣被我的话震住了。只见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迅速离开了便衣,顺利的回家了。回家后我到师父法像面前,给师父合十!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二零一七年腊月初二的那天,我和一个同修一起到大集上讲真相、发资料和《九评》光盘,被警察看到了。他先用手机给我拍照。我心里发了一念:让他的手机不好使,拍不到我。然后我就对着他笑。他拿着我的兜子(兜里还有没发完的小册子)对我说:你笑什么?再笑,我带你回去!我面对着他还是笑。他一看我这样就对另一个同修大吼起来。让那个同修把兜子拿过来(同修兜里有真相帖子和资料)。我对那个警察说:她兜里什么也没有,就是买了一点菜。你让她走吧!在说话的同时,同修立刻走脱了。然后,那警察看看我说:你还笑,你也快走吧!就这样看似一场危险,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化险为夷了。谢谢慈悲的师父又一次保护了弟子。

三、正念闯大关

记得,那是在二零零零年春的一天,身体突然高烧,全身发冷。躺在床上盖上几床棉被也是冷的直打牙帮骨。儿女们急了,要给我量体温,我坚持不量。又要送我去医院,我还是坚持不去。让我吃饭,我吃不了。就这样,我在床上躺着,不吃、不喝、不睡。一天、两天、三天、四天,这天下午,我想我不能就这样老躺着(当时还不知道发正念),我得起来啊!我有师父管我,我不会有事的。想到这里,我从床上起来,换了一身衣服。这时正逢女儿来看我。女儿说:妈妈,你行吗?我说:妈没事。四天没吃饭的我,想吃东西。我让丈夫给我做了两碗白菜下馍。我象健康人一样,很快把两碗饭吃的精光。第二天,我好了,一场邪恶的迫害解体了。通过这次经历,让家人真正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为他们以后得救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我被人恶告,和老伴同时被绑架。在邪恶的黑窝里,我不畏不惧,面对邪恶,没有仇恨,我以慈悲的胸怀,讲真相证实大法。一天一夜的时间里,我不停的发着正念解体邪恶,不管警察问我什么,我都不配合,我就盘腿发正念,其中一个警察说:“大姨,你睁开眼吧,我害怕。”我知道在我的强大的正念下,邪恶已经解体了,我要回家了。到第二天下午他们无条件放了我。

回家以后,我一看,大法书被邪恶全部抄走了。没有书我怎么学法啊!同修及时给我送来了大法书,我加大力度学习师父的讲法。学法炼功调整自己,找出自己在修炼上的漏洞,找出很多不足,如:自己还有很多人心,显示心、怨恨心、争斗心等等。我发正念解体它们。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就感到邪恶已经解体了。我又回到了救人之中。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皇历),我去看望一个病人亲属。当天没回家,在同修大姐家住下了。二十七日早上发六点的正念,我的手掌立不起来,嘴发麻,身体右侧发麻,手拿不住碗筷。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下午我回到了家(我自己住)。晚上我长时间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的迫害。第二天,我虽然自己不能正常走路,可我就是不承认邪恶迫害,我推着自行车当拐棍,到集上去发真相资料救人。为了不让儿女们知道,我尽量减少和他们来往。

一个月后正好是发真相台历的时间,我不停的逢集就去救人。但是由于我的悟性没上来,病业假相一直还存在。因为面对妹妹同修用常人的方式,带着奶和香蕉来看我,我没守住心性,用不善良的口气批评妹妹。埋怨她:为什么不能给我添正念,帮助我闯病业关?生出了怨恨心、争斗心、私心、亲情、显示心等人心。使得这场邪恶迫害加长了时间。过后我认识到了,邪恶是在往死里整我,不行,我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我要堂堂正正,决不能有任何人心,要改变人的观念。我就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就听师父的,我一定能闯过去的。那年新年前后,我就以救人为主。逢集就面对面发送真相台历、神韵光盘、真相小册子,过程中师父看护我,救人的过程中看不出我的病业症状。但身体右侧麻木一直没去掉。

到了二零一四年,我们学法小组同修们都到外地给儿女们带孩子去了。我想,这可能就是我自己要过的关难。我加大了学法力度,一天学三讲《转法轮》,发八次以上正念,天天出去发资料,晚上出去贴真相帖子,不管天冷还是天热,就这样坚持救人不懈。整个过程,同修们都不知道,儿女们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不动心。一年中,病业假相严重的时候,我不能用筷子吃饭,手连个鸡蛋都拿不起来。可我就是不承认邪恶,靠着师父的加持,靠着对大法的坚信。历经一年多身体上的关难,我恢复正常了。我又一次走了过来,我会一如既往,助师世间行。谢谢师父!

二零一七年正月,我又遇到了一次重大的亲情关。女儿借酒发泄,要我从新分配家中的财产。儿子儿媳见状大发雷霆,并逼我为他们做主,保住财产。我不为所动,她们是常人想的、做的都是为了个人利益,为了利益可以六亲不认。面对这常人对利益的争夺,我就是心不动,我没有表示对财产自己有什么态度和意见。我听师父的话,我就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一切听您的,您说了算,我没有任何意见。”事情在我的不动声色中过去了。又过了一些时间,他们姐弟俩人又和好如初了。我也经过了一次心性关的考验。

二零一七年六月,外甥女同修和另一个同修,讲真相救人时被绑架。为了营救同修,我自己拿出了一万元,让协调同修请了一个正义律师,我坚持在家多学法、多发正念。可此事引来了儿女们的发难,天天来我住的地方,先是劝我再不要出去讲真相救人了,后来干脆轮换看着我,怕我出去讲真相。一次在他们回家吃饭时,我骑上车子就出去了,他们回来看我没在家,就等我回家后,向我一齐开炮。儿媳说:“妈,你这样出去搞,万一出了事我们都会跟着你遭殃的。万一害的我儿子找不到工作,你说怎么办?”我说:你们可都是跟大法沾过光的人。你们可不能这样对待大法,我不会有什么事的,你们就放心吧。再说:你们能管了我吗?我做证实大法的事,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你们就别为我操心了。你表姐肯定没有事,一定会很快就回来的。

儿女们听了我的话,感到很有道理,叮咛了一些话,都回家了,再没有来我家干扰我。我继续做着救人的事情,做着营救同修的事情。外甥女和另一个同修,在我们整体配合的营救中,在师父的保护加持中,在她们自己的强大正念中,终于闯出了魔窟,安全的回家了。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的心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结语:

有付出就有收获,二十多年来,我在证实大法中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一点点。比起大法给我的真是寥寥无几。一人得法,全家受益。儿女们,因为我学了大法,各家都有很好的收入,个个都有很好的工作。孩子们有个小感冒,不吃药就会好起来。孩子们都能坚持常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儿媳多年来给我买水果,也都会多买一份给师父供着。女儿经常问我:妈妈,你们大法需要钱的时候我给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出。女婿还找了一个当地有名的书法家,给我写了一幅“真、善、忍”条幅,挂在了我的正厅当中。相信他也会得到大法更大的福报!

叙说着这一桩桩真实故事,我内心里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今后,我只有多学法,多救人,完成我的使命,才是对师尊最好的回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