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来自于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我于二零一二年有缘了解到有关法轮大法的真相,特别是“真、善、忍”三个字深深的吸引了我,于是通过明慧网下载了大法经书。由于挑着书看,而且一看书就犯困,直到二零一三年下半年,在系统的看完《转法轮》后,我才恍然大悟这是一本修炼的书。后来师父给我下了法轮,并连续好多天给我净化了身体。

自此我真正明白了人活着的目地,在工作单位我认真做事,真诚待人,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麻烦事我都当作是好事,一天到晚总是乐呵呵的。师父还引导我背法,走在街上、在公交车上,我都反复的背法,遇到什么事马上就能想起师父的法,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快乐。心灵不断的净化着,那段日子常常是泪流满面,内心深处一遍一遍的欢呼:我有师父了!

一正压百邪

二零一四年,当地同修A在发资料时被警察绑架。想到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 ,我就决定先了解A的情况,然后去派出所要人。

到了派出所,我问他们为什么绑架A同修,几个警察却不分青红皂白就拉着我搜我的包,并叫来所长,我就跟他们讲法轮功是佛家功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A到底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绑架他?一会儿又来了几个县公安国保的人,要求做笔录,逼问我有没有炼。我心里默念:“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当时真感觉自己很高大,那些警察摩拳擦掌的也没能动了我的心。我说:江泽民集团上演“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六·一零”是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好比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希望你们不要助纣为虐,否则最终害人害己。

那些警察就说如果法轮功发工资,他们也炼。我看时候不早了,就说:把东西还我,我要回家。当时心里坚定一念:我今天一定得回家,不能在这儿呆着。到中午他们吃午饭时问我吃不吃,我说不吃,心想我要回家吃。一直到了下午他们快上班前,有个人来说:“你走吧。”我说我还有一把伞呢,他说在屋里,我拿了伞就走了。后来在海内外同修的合力营救下,同修A的家人给办了取保,A同修安全回家。

锁不住的信念

一次去同修家时被邪恶绑架,好几个便衣将我打倒在地,嘴被打出血。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再迫害好人。他们继续踢我,并将我的两手反绑着,我就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胶布贴在我的嘴上。然后把我带到派出所,我就质问他们为什么乱抓好人?几个警察就对我拳打脚踢,强行用手铐把我铐在一个铁椅子上。后来有其他犯人被带進来,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警察進来我就给警察讲,警察就打我,威胁我。还强迫我做笔录、拍照,我不配合,几个警察便把我按在地上强行拍照。

第二天把我非法关進看守所。我想起师父的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3]。心想既然来了,我就要证实法。早上警察来巡监时,我便盘腿立掌发正念,他们一看便说:“是法轮功啊!”下午就叫同监室的犯人把我手脚都铐上,所谓“龙抱柱”,即双脚被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然后双手穿过一只腿铐上,不许别人和我说话,说是大队长的命令。我就想:你能锁住我的肉身,但你永远锁不住我的信念!

每天早上巡监的时候,别人喊五遍“到”、“是”、“谢谢”、“报告”,我就大声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4]。监室要求签谈话记录,我不签,主管就叫人把我带到办公室。在走廊里,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到了办公室,有很多警察,还有一些其他犯人,我就想大法弟子是主角,应该大声点讲,让所有人都听见,我说,大法教人向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一九九二年从中国大陆传出到一九九九年就有上亿人修炼,现在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大陆却被中共造谣诬蔑,残酷迫害,编造所谓‘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老百姓,甚至绑架好人。希望大家认真了解真相,不要被中共利用。

多数都在静静的听。

监室派了两个包夹随时跟着我。在看守所,警察把关進来的犯人,其中有吸毒的、卖淫的、偷盗的、杀人的等等,当成人渣、败类,我却认为他们只是迷失的孩子,和我得法前一样,是被邪党毒害的众生。师父讲:“人海茫茫相遇难 萍水一笑缘相连 静下心来听真相 你为此言等千年 救难大法已在传 句句天机是真言”[5]。于是我就找机会给他们讲真相。监室隔几天就换一波人,我就请师父加持弟子,让他们都来听真相。

记得有一个中年人肚子痛,脸色发黄,说话有气无力的,每次都坐在一个角落里,我找到机会跟他讲真相,并给他做了“三退”,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消灾祛难,逢凶化吉。中午他还问我给他退了没,我说别担心,一定给你退。下午再看他时脸色变红润了,看起来精神饱满,根本不象是有病的样子。我真为他高兴。

那时是冬天,感冒咳嗽的人多,看守所给大伙儿发药,但是药不管用,他们都说是假药。我当时也咳嗽,有时候咳的好象内脏都要咳出来了,吐出来的都是脓一样的血块,他们问我要不要领药,我说不用,我明白这是好事,师父在给弟子净化身体呢,不久就好了。有一天我发现身上起了个大疙瘩,再一摸发现整个背上都是,我就发正念,清除空间场中的不好的东西,下午再摸全好了,一个疙瘩也没有。大法真神奇!

自从修炼大法后,我变的宽容、平和了,所以我把他们都当作朋友看待。看守所的饭菜都没什么油水,好多人吃不饱,我就把鸡蛋、饭菜分给他们。逐渐他们也感受到大法修炼人的确不一样,休息的时候有的还主动要坐我身边,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功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现在已经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并剖析了“天安门自焚”的种种疑点,告诉他们之前电视新闻报导的都是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陷害,还讲贵州藏字石惊现“中國共產党亡”六个大字。很多人明白了真相都做了三退。还有个老总经常给我零食吃(在看守所买零食是很不容易的),送我凉被,睡觉的时候还帮我盖被子。他说很敬佩我,说我有骨气,跟其他人不一样,我就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是大法改变了我,并希望他回去后好好看看《转法轮》。他说好。我真是感慨万分,心里由衷的希望这些众生都能得救。

有的人认为我出不去了,很为我感到惋惜。大概大家心里都明白中共太惨无人道了吧,我却微笑着告诉他们,我一定会出去,而且用不了多久就要出去。他们觉的我心态真是好。我说是因为大法使我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我抬头看着铁窗外面的天空,他们笑话我说:“你要变只鸟儿飞出去啊?”我说:我师父会救我出去。

我求师父救我,并静下来从身边的人、事物中找自己的不足,发现自己还有很强的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色欲心等等,平时不注意修口,不敬师不敬法,发现还有报复、战天斗地、说话冷嘲热讽、不考虑对方感受、恨等等不好的思想和行为,今后一定要按照大法的要求认真修自己。

终于,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在不断向内找的过程中,破除了邪恶的迫害。离开看守所时,警察问我回家还炼不炼,我说:“炼!”

师父说了算

事隔一年多,我又一次被邪恶绑架了。但是我就想着:“你有你的千条妙计,我有我的一定之规”[6] 。只要有合适的机会,我就跟身边的人讲大法的真相,警察找我谈话我也高高兴兴的去,去了就讲大法教人向善,而江氏集团编造天安门自焚谎言毒害老百姓,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现在全世界诉江大潮已经开始,希望他们不要选错了方向。

有时候警察来巡监,有的上一次就认识了,看到我还跟我打招呼,我也很高兴和他们打招呼。那些犯人看到都觉的不可思议。后来开会的时候一个值日的还拿我做表率,叫大家向我学习,要认认真真做事,不打架斗殴。

有一天晚上,睡梦中看到莲花开放了,一朵一朵的开,好多好多。醒来后我眼含泪水,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师父时时都在弟子身边。

警察来提审时,我想到师父叫我们救度公检法的众生,那我就从法律角度跟他们讲。有个警察对大法有很多误解,我就告诉他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公通字(2000)39号文件认定的十四种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功,通过百度网站就可以搜索到。我看到他好象在用手机搜索,后来他的态度转变了很多,还说:你在其他区域怎么做都行,别在我的管辖范围内宣传。我就劝他回去好好看看真相资料,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历次运动都是卸磨杀驴,现在是办案责任终身制,希望他不要再当中共江氏集团的替罪羊。

后来我被转到逮捕组,主管叫我在谈话记录上签字,我不签,他说:“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我说:“你说了不算。”他说:“我说了不算,谁说了算?”我说:“我师父说了算。”他说:“那你等着瞧。”

监室的人就说我要带械具了,好象都等着看我出丑似的。我坚定正念:一切师父说了算!直到我离开看守所,那主管都没来找过我。

在铁窗下,有的人无可奈何,有的人焦躁不安,而我却静如止水,总是面带微笑。我总是找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有的还做了“三退”。有个人看我很瘦弱的样子,经常关照我,后来他跟他的律师说,同监有个法轮功(弟子),看他能不能帮助我。我拒绝了他的好意,但是我很感激他。他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如果请律师,必须做无罪辩护。他问:你有没有证据在公安手里。我说: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是中共在犯罪。他劝我:公安提审、检察院过检的时候,你不要对他们说太多。

后来检察院过检,我回去的时候,他问我是怎么说的,我说:“我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是在犯罪,公通字(2000)39号文件认定的十四种邪教组织里面不包括法轮功,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共产党起源于德国光照帮,那是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马克思信奉的是魔鬼撒旦,看看中共从一九四九年以来搞的各种运动就明白了。”他听后对我竖起大拇指,我说:不是我厉害,是我们师父伟大!他又竖起大拇指:“你们师父伟大,你也了不起。”我内心很平静,我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在看守所,他们对我都很关照,有送衣服的、有送被子的、有送吃的,还有要跟着我学打坐的。时不时的还会听到大家在玩耍的时候喊:“法轮大法好!”在这里,法轮功成了他们每天都要谈论的话题。

我每天坚持背法,反复的背,然后有空就静下来清理自身空间场。有几天脑海中总是出现“没完没了”这句话,我想起了师父,说:“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7] 我忽然明白了,一直以为有漏就要被绑架迫害,甚至觉的我被绑架可能是师父安排弟子到看守所救这些人的,心想要不然这些人怎么救啊?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讲过没有安排过所谓的监狱修炼,那都是旧势力干出来的。

于是我马上转变观念,归正自己: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现在我把生命交给师父,一切听师父安排,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师父没有安排监狱修炼,我不应该在这里,我有什么漏都在大法中归正,没有什么到看守所讲真相救人的安排,没有什么等到三十七天、或者判刑三年等等说法,也没有什么被绑架后必须经过检察院、法院等等程序,一分一秒都不承认,他们必须立即无条件无罪释放我。

我求师父加持弟子,心中坚定正念,一分一秒都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最终我在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撤案释放”。

离开看守所时,警察叫我找个亲人办取保。我说半夜三更的,上哪儿找亲人啊,而且我也没钱,也不会办取保。当时想起师父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8] 最终正念战胜了人心,不论警察说什么把我送回去继续关押等威胁的话,我都坦然不动。后来他们又打算搞什么“监视居住”,我也不签,警察就说不签就走吧。最后在师父的保护下,顺利回家。

回想自己的修炼路程,我深刻体悟到一切正念来自于法,是师父的大法引领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是师父的大法指导我如何正确面对生活中的各种困难和矛盾,是师父的大法指引我走出了邪恶的黑窝。由于实修不够,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留下了很多遗憾,愧对师父的一番苦心。在以后的修炼中,弟子一定谨记师父的教诲,多学法、学好法,理智清醒的去证实法,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有缘人。

谢谢师父!合十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话有缘〉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