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不正招魔难 正念正行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做销售工作的,在工作环境中,受到的各种名利情的诱惑很多。平时我忙工作,在修炼上对丈夫有些依赖,证实法、讲真相的事也是他对我的帮助多。我平时学法少、实修不够,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多。有一天,我莫名其妙的想这个银行的存折都是丈夫存钱,我不去银行,都不知道密码,万一他有啥事我都不知道密码怎么办?

二零一七年的九月下旬,丈夫感到胃难受,吃不下饭,人也开始消瘦。本来一起出去做讲真相的事也不能和我一起出去了。二十多天过去了,看他吃不下饭,变的越来越消瘦,眼睛越发蜡黄,我心里着急的不得了。就督促他多学法多发正念,并没有深度的向内找找自己的原因,而是看着他有哪些做的不符合法。

有一天我在外地,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问我可不可以回家,给丈夫发正念,他肝部疼的已经不能吃饭、不能说话了,我当时犹如晴天霹雳,心里非常慌乱紧张。在电话里听到他痛苦的呻吟声,努力的吐出几个字:“帮我发正念。”我说会的会的。我人急的都快哭了,对着电话说:“喊师父没有,快喊师父救你。”“要么实在不行,要不要去医院啊……”此言一出,我觉的不对。

放下电话后,我稳了稳心,说啥呢,去医院那不是常人吗,常人就是生老病死的啊,医院能挽留了人的寿命吗?丈夫以前就有肝病,修大法好了,医院救不了丈夫,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丈夫!我要稳下心,对自己说:坚信师父坚信法!我默念着这句话,心里平静了下来。当时是和同事们在一起吃饭,我脸上平静,心里默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正法口诀。晚上睡觉的时候,只要意识清醒,我就念正法口诀。

第三天我到了家说了几句话,就坐下来和丈夫一起发正念。发好正念,我开始吃饭,让丈夫也吃了点。在几天的时间里,丈夫看上去比前阵还要黑瘦,皮肤和眼睛都蜡黄蜡黄的,(后来丈夫告诉我,尿都是酱油色的),样子很吓人。这个时候我也逐渐稳住了心,不着急了,我要稳住心发正念。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切都是假相,阻碍我们学法炼功发正念的一切干扰我们都不承认。现在是救人的关键时期,师父不会安排丈夫这个时候“病”倒的。我们有师父保护,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从新审视自己向内找,整个过程中我的所思所想。平时学法少,修炼流于形式,没有真正的实修自己。修炼好多年了,名利心、怨恨心,色欲心还是很重(我和丈夫早都断欲,但在常人中漂亮的衣服,长得好看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还是会多看几眼)。利益心以为修去了,却执着银行里的钱,想着丈夫万一有啥事担心自己拿不到咋办,这不是自己肮脏的执着心招来的魔难吗?还给同修带来这么大的麻烦,真是汗颜啊。这钱和得法修炼救人,哪个重要?不是明摆的吗?钱有啥好执着的,够用就好了。真是懊悔的无地自容,我发正念去掉这些心。同修也闻讯此事,帮助一起发正念、学法。

丈夫看上去毫无精神,只能吃一点点东西、要么不吃。除了炼功,大多时间半躺在床上听法。看着救人的大法徒变成这样,我心痛不已,流着泪对他说:“你是师父的大法弟子,你有着这么伟大的师父,多么荣耀。你背后的空间场里,无数众生正在天上看着他们的主躺在床上,焦急的等着你来救度他们,世人也等着你救度,师父不会安排你在救人的关键时刻,又黑又瘦又黄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做,你还是要站起来,走出去,做你该做的事……”丈夫也流下了眼泪。

后面几天,丈夫除了晨炼,晚上加炼一套第五套功法。向内找自己,把他做真相的手机又从新拿了起来,每天尽量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慢慢的,我看到他开始有些变化。一点点的能吃饭了,眼睛也不那么黄了,人一点点的精神起来了。

大概不到两周的时间,丈夫除了有点瘦,其它都迅速恢复了正常!眼睛的蜡黄没有了,尿也恢复了正常颜色。从出现胃难受到现在痊愈,前后大概一个月的时间,没有用一点药,没有去医院。大法太神奇了。

丈夫从生死的劫难中走过来了。谢谢伟大的师父!

转变观念过“感冒关”

这几年一到冬天,我就会有所谓“感冒”症状:先头疼脑热,咳嗽多痰,然后流鼻涕流眼泪,再然后是鼻塞睡不好觉。一套“病状”现象有排序的出现。一旦这个症状出现,说话都困难,人非常难受。二零一六年冬天一来,我就把自己穿的很厚,以防“感冒”。由于向内找实修不够,害怕“感冒”,越害怕越出现,认识不到这是该去除的观念和承认了旧势力的干扰。结果我穿的厚,还是免不了头疼脑热的一套症状又来了,浑身难受,一折腾就是近一个月。

三件事表面上坚持的还行,炼功学法打真相电话也坚持着。但是这个“感冒”,这仿佛成了避不开的魔难。

二零一七年冬天,貌似症状又来了,我感觉又要“感冒了”。这次我很警醒。修炼这么多年的大法弟子,一个炼功人怎么会感冒呢?这是多么不正的一念,这么浅显的道理,这么多年来我怎么就分辨不出来,这是该转变的观念啊!现在是抓紧救人的关键时刻,我还在这感冒?这是人的观念,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否定它,不承认它!

我悟到这“感冒”的思想烙印是旧势力安排压進我的思想和空间场中的,让我感觉我就是要这样的,觉的“感冒”又来了。其实修炼人最清楚病业是怎么回事,根本就不会当回事。我不该有“感冒”这个思想的烙印。该是我承受的我承受,不该是我承受的我坚决排斥否定!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学法炼功发正念。难受的症状和念头一出来,我马上排斥它,不承受它,这不是我,我每天学法炼功就可以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的!

我的思想有了突破性的转变,不到一周的时间,我一点难受的感觉也没有了,没有像过去一样流鼻涕流眼泪的一套程序全来。感谢师父让我悟到这些。我悟性这么差,可师父还是帮助我让我认识到,转变观念度过这一难关。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