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弟子:师尊保护 走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我是一名在修炼中摔大跟头、从新站起来的大法弟子。对不起师尊这么多年的慈悲救度,弟子没修好自己,病业关没过好,走弯路了,让师父操心。

我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初幸运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着大法要求修炼自己,跟着先得法的同修学炼。得法第一天请了《转法轮》宝书,开始去学法组学法。学法的人很多的,我是少数民族,读法音调不标准,大家哈哈笑,我说别笑,我不在意,专心的学法。没等我炼会五套功法呢,邪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当时我很后悔得法晚了,我就哭,对修炼两个字很陌生。

那时也不明白什么是修炼,什么是正法,什么是证实法,我看过一遍《转法轮》,心里就觉的这法好,下定决心坚修到底。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初期,坚定自己的正念,谁也挡不住我修炼和助师正法的路。后来学法小组的人越来越少,我心想:“这么好的法,为什么不让学呢?”又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学下去,哪怕就剩我一个”。

师父看着我有真修的心,大量的学法,在师父的保护与加持下,我明白了很多大法的内涵,当初没有怕心,心想我没做坏事,我修的是真、善、忍做好人,不承认迫害。我们大法弟子就做该做的事。

得法前,我身体有好几种疾病,妇科病和风湿最严重,炼功不到一个月全都好了,二零零二年五月,师父开始给我净化身体,我鼻子流出恶臭的脓和血,流了一个多月,十年后,又流了十多天,又过了三年,又流了十多天,就全好了。

刚得法时不知道修心性,以为能学法、炼功就是修炼,法没少学,可是法理不清,有时候做的不好。师父说:“大关小关别想落”[1],可我没听师父的话,大关小关积攒多了,没做好三件事,亲情关,家庭关都没过好。

我丈夫是上班族,他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知道大法好。可他单位因为我修炼的原因对他施压,他出于害怕,对我修炼干扰很大。我对他有怨恨心,争斗心,怕自己修炼跟不上的心,不会向内找,都向外看,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肉身。

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二零一六年三月初的一天,我发现自己腿根部长了一个包,下午在同修家学完法就回家了,也没和同修说。我以前每次过关,都不爱和同修交流,自己多学法多发正念,就过去了,我以为这次也没事。

可回到家后,就感觉特别疼,丈夫说带我去医院,我说不去没事,修炼人没病,几天就好。第二天起床后,疼痛难忍,丈夫找来大夫看,大夫说需要做手术,去了离家最近的医院。经过医生的各种检查后,医生说我血糖高,伤口不好封口,先打消炎针。

当天夜里三点多,脓包出头了,流出了黑黑臭臭的脓血,和二零零二年鼻子流出的脓血一样。当时我想师父讲过有的人业力大,得一步一步推,一下子推过去他身体受不了。只因为我正念不强,被家人送進了医院,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把病业假相演化的越来越重。医生让转院,丈夫又把我送到了当地第四医院,然后又转去了省会第二医院。当天晚上九点多到的,有个四十多岁的医生说我的病是历史上罕见的病,比萨斯毒素还大,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手术后在重症监护室的日夜里,我坚定自己的正念:“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得法了,一切等待师尊的安排。医生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眼泪哗哗流,有了师父、有了大法才有我的今天。

我知道这些年是师父保护了我,这次师父又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果我没学大法,早就没命了,这么大的业力常人是挺不过去的。

不承认迫害

有了正念以后,我知道这医院不是我呆的地方,我的心痛的无法言说。我这次走了弯路是我自己没修好,出现问题第一念不够正,给大法抹黑了,我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修炼者责任重大,这次给救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带来了很大损失。我跟邪魔说,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是要被淘汰的,你想拽我下去,可能吗?任何东西都改变不了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我就要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在哪摔倒在哪爬起来,师父不会不要我的。

手术伤口拳头那么大的坑,换药时疼痛难忍,我就喊:“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在病房的墙上空中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里求师父,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师父用护士长的嘴鼓励我,她天天八点多钟查房,進来就手指着我说,你是好人,病好的快。我悟到是师父用她来鼓励我,当时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师父感恩的心。

身体弱到不能下床,不能吃东西了,我放下了生死。儿子哭着鼓励我吃东西,一口一口喂我。丈夫从家里取钱回来告诉我说:“我给师父敬香了,求师父救你了。”我一天天好转,终于出院回家了。

回家后师父没有放弃我,好多同修来我家帮助我一起学法炼功,我又走入了大法修炼中。我现在遇事会向内找了,天天找自己的不足,找到一个执著心就修掉它。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几天一个变化。

感恩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