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求师父 邪恶自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我今年六十三岁,是一名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四月十二日喜得大法,是陪着丈夫治病走入大法修炼的。将我修炼的点滴故事写出来,以此见证师父伟大。

病业假相 不治而愈

二零零七年八月的一天晚上,睡前洗澡发现腋下各有一片红疙瘩,白天就痒没管它,到晚上奇痒难忍,越痒越挠、越挠越痒。第二天,红疙瘩长满了身体的百分之七十,第三天长满了全身,整个人胖了一圈,眼睛封住了什么都看不见了,用力睁开才有一道亮缝。那我就听法,耳朵也肿的听不见了,那我就背法。饭也吃不了,大小便也成了问题,在这其中我不承认这是病。

师父说:“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

我反复背着师父这段法。丈夫和儿子看我这样子,就催我去医院,我说不去,几天就好。儿子说:整个人都脱相了,这么严重万一……没等他说完,我说别说了,没有万一,有师在,有法在,也有同修来帮我。

第四天家人看我不见好转,满床打滚,抓挠不断,床单沾满了黄水和血水,就把我三妹接来了,三妹看我这样子对我说快去医院吧,再这样下去……我没吱声,因为我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家人商量要强行抬我去医院,还好我头脑清醒,扳着床头,小声的安慰他们说,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

第五天,我正在似睡非睡时,听到一阵风响,从头吹到脚,就象冬天刮的六、七级西北风从远处传来的响声,然后全身震动“咔”一响,这时我惊醒了,感觉全身轻松了,而且还想吃饭了,我清楚的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为弟子做的这一切。

一家人看我好转,各个眼泪涌眶感谢师父。第八天完全好了,我又可以讲真相发材料救人了。

提高心性 修好自己

我是一个五口之家的主妇,丈夫患重病多年,生活不能自理,孙子上学还要我接送。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更不能懈怠。所以在忙中不乱,平衡好家庭、生活与修炼的关系。时刻铭记自己是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下面是我提高心性的两件事。

一天丈夫叫我,我确实没听见,因为在厨房做饭还隔着两道门,等我听到他正在破口大骂,丈夫的脾气是他叫你你慢一点或动作稍不如意马上就骂大街。其实这次没什么事,就想让我把他拽起来。骂街还不算完,等我刚要去拽他,一个重重的大巴掌打在了我左脸上。当时心里五味俱全,受累、挨骂、还挨打,我让自己冷静下来,明白了因由后,把头扭了一下,还打这面吗,他没打,我劝他:古人云气大伤身啊,你不就想坐起来吗,也用不着生那么大气啊,这早一点晚一点没啥关系吧,这事要发生在我没修炼前,十个大巴掌都回你了,但是我不能那样做,我修炼大法了,要听师父的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1]所以我不和你计较,但你也不要太自私了,我行我素,换个位置也为别人想一想好吗?他含泪点点头,看得出来他真后悔了。

另一件事。一天傍晚买菜回家,在门外就听见儿子小俩口在吵架,吵得很凶。心想又该我提高心性了。進门后,儿子突然站起来手指屋内,说:妈你听她骂你半天了,打她去。我说:你敢打她,肯定是你先骂了人家。儿子看我没替他说话,火气更旺了。他拿起扫帚向他媳妇砸了过去,在这紧急时刻我抢扫帚也来不及了,就用身子挡住了,一下砸在了我的肩头上,他俩都害怕了,象是喊一二似的一齐说:“妈砸坏了吗?”我说:没啥大事,你俩很默契啊,以后你们不要这样了,人家笑话,尤其是你(指我儿子),脾气得改,砸坏了她怎么办,有问题多交流,心平气和的把问题解决了多好。

事后没几天,儿媳妇下班给我买回来一套衣服(大品牌很贵):妈,给你买的,接着。我顺手接过来。她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都笑了。

关键时求师父 邪恶自灭

二零零五年发生的一件事,至今我记忆犹新。一次去发资料,放下自行车,刚背起书包往上走,从楼上下来一个人,手里拎着一个大暖瓶(买冰块的那种)。因为看他面目表情很不善,就没和他打招呼,擦肩而过,突然他回过头来问:你是干什么的?我手往楼上指,去楼上,一边说一边往楼上走。他二话不说一下子就把我背的包拽下来往外走,把真相资料倒在了楼道大门口的地上,说:法轮功,走,去派出所,一看你不是楼上住的。

当时我稳住心,眼睛正视着他发正念,铲除操控他作恶的、背后的邪恶生命,同时向师父求救,加强弟子正念,坚决不去派出所,因为我还要助师正法去救人。我不慌不忙接着他的话说:难道我就不能是楼上住家的客人吗?看您的年龄比我大,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去卖冰块吧,相信您一定也有善良的一面,多做善事会有福报。送我去派出所一定不是您的本意,因为这对您一点好处都没有,既耽误您的时间又耽误您的买卖。您是受共产党的谎言欺骗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

正向他讲着,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二十多人,我没停下,又对着围过来的人讲着,你们有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怎么回事的,这材料里边都有,明白真相会有福报的。

当时执意要送我去派出所的那个人不吱声了,可能听明白了真相。可是刚围过来的其中有两个人,一人拽着我胳膊,一人拽着我的书包要送我去。我大声说:放开我,去哪都不怕,两个大男人拽着一个弱女子成何体统?这时从外围挤進来一个身着打扮很体面,戴着一副白框眼镜七十多岁象个有文化的人,慢声细语地说:怎么回事?拽着我的两人说:她是法轮功,送她去派出所。“嗯,法轮功啊,她们不干坏事,送她去派出所干啥,咱不管这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说是吗?”那两个人放开我,我抱起散在地上的真相资料问:你们有愿意看的吗?帮我说话的老者先要了一份,坐在大树下看了起来,紧接着二、三十人每人都伸手要了一份,我真心的谢过这位老者。在回家的路上,我第一念就是感谢师父在危机时派老者出来保护了我。

事后反思,是哪块没做好,认识到每次上楼送真相遇见什么人总是打一声招呼或问声好,什么都迎刃而解,这次上楼看他不顺眼、面不善,就没理他,这是自己这出问题了。师父讲大法弟子没有敌人,要是自己做好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事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